第956章 真背

 ,
   金羽正对汪铭直问:“沙漏是怎么回事?”先前汪铭直始终淡定,直到沙漏离手才大惊失色。更古怪的是,神海使怎知要指使小饿鬼去偷那沙漏?
   “那沙漏……”汪铭直只说了三个字就沉默了,好一会儿才接下去道,“那沙漏就是杏儿的命!”
   “嗯?”燕三郎也没听懂,“何解?”
   “许多年前,杏儿途经映日峰被饿鬼追击,不小心掉下悬崖。”汪铭直笑得苦涩,“其实,那时她就已经死了。”
   边上两人面面相觑,金羽问:“那方才站在洞里的是谁,魃尸么?”魃无人魂,但可以修行,至道行高深时关节软化,外表与人类无异。
   可是哪有魃尸不自知的?
   “还是她,活生生的她。”汪铭直低声道,“当年我赶到时已经救不了她,悲痛欲绝。后来弥留之地同意我的请求,允许杏儿活转过来,甚至可以进一步长生不死,但她只能存在桃源境中。沙漏中的细砂,就是她剩余的寿数。”
   此事当真匪夷所思!连燕三郎都忍不住问:“当沙漏走完呢?”只要翻倒过来,沙漏里的砂尽早会往下漏光的。
   “走完……她的寿命就到尽头了。直到我将沙漏倒翻过来。”汪铭直脑子里有虫,又要倚靠他们追击海神使夺沙漏,也不敢再说假话,“那么她就会再活过来,一切如新,这就完成了一个轮回。”
   燕三郎想起自己在小镇和潘涂沟里见到涂杏儿的怪异感,一个成熟、一个天真。明明是同一个人,却有外貌上的些微变化:“一切如新的意思,是指她不记得上一个……”他想了想,还是采用汪铭直的措词,“上一个轮回里发生的事?”
   “是啊。”汪铭直也很无奈,“她失事时是十六岁,所以每次轮回开始都是十六岁。每次她重新活过来,能记起的最后一幕就是自己乘着马车从山崖摔落无底深渊。在那之后发生的事、我和她共同渡过的所有时光,都会从她的身体和记忆里抹去。”
   他叹了口气:“其实我原本还存有两粒记忆之砂,是她临终前的最后画面。可惜,后来弄丢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听得心中一动。记忆之砂,还是两粒?难不成……
   他按下这个想法:“你前几天才倒转了沙漏吧?”
   “是的。你们住进店里那个夜晚,上一个轮回的沙砾刚好流光。”汪铭直挠头,“她最后的心愿是想看潘涂沟的花火,我一定满足,因此在这里重置了沙漏。哪知后面发生这许多意外,潘涂沟的花火也没看成。”
   燕三郎还有许多疑问,但这时前方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。
   出了什么事?
   汪铭直立刻切换了话题:“他们就在前方。待我制造个幻象,让他们不能顺利逃出鹤壁。”
   三人立刻提高了警惕。这里地形复杂,汪铭直要真动点手脚,一定给海神使造成好大困扰。所谓尺有所短而寸有所长,这人搏杀能力平平,控制幻境的手段却当真出神入化。
   就连千岁,也是自愧不如的。
   燕三郎才想起她,红衣女郎的身影就映入眼帘。
   地上满是碎石,她倚在半块坚岩上,满脸写满不耐烦,地上还破了个大洞:“你们属蜗牛的吗,怎么才来!”
   在这里见到她,三人都是大奇。燕三郎问她:“你怎么在这?”
   “超出距离!”她凤眸圆睁,“我都下到水面了,结果!”
   她能够远离木铃铛的最大距离是二里。方才沙漏掉落岩缝,她也跟着化烟而下,顺势摸到了水潭里。
   可惜啊,只差几步就能抓到沙漏了!
   结果千岁才迈出一步,就被无形的大手用力拽了回来!
   燕三郎沉声问:“可有受伤?”
   千岁摇了摇头。那感觉就像人好端端走在路上,却被疾驰而过的马车勾住了衣领,一下子倒拖回去。她被扯得气血浮躁。
   真背啊!
   “抄近道。”她指着身边的窟窿,“从这里跳下去就是水面!”
   她怕燕小三绕远路,耽误她时间,干脆打通了直降通道后就在这里候着他。
   汪铭直忍不住问:“他们人呢?”
   “废话,当然下去了!我们下水,必能逮着他们!”千岁板着脸,抓着燕三郎肩膀就要往下跳。
   头顶忽然掉了两块巨石下来,正朝千岁砸去!
   “小心!”燕三郎一把将她拽离原地。
   轰地一声,大石坠地,砸成了七八大块,把她方才凿出的坑洞填得满满当当。
   “这?”众人都是一呆。
   岩石风化脱落不奇怪,古怪的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。该说他们的运气太好还是太差?
   “这什么?”千岁脸色很不好看,“快挖!”
   她心底知道,这多半就是福生子带来的噩运反噬。
   四人都有神通在身,要将这些重逾数百斤的大石挪去一边可不像普通人那么费劲儿,还要借助各种撬铲。
   可这毕竟也要耗费时间。
   等堵洞的巨石被搬去一边,千岁扯着燕三郎和汪铭直,迫不及待跳了下去。金羽往下观望两眼,也纵身跃下。
   此处距离底下的水潭,落差近三百丈。
   这要是换个人下去,不管用什么姿势砸在水面上都能被砸晕。
   三人秤砣一样掉落,但在距水面不到十丈时,千岁将两人轻轻一甩,直接扔去了侧边的大石上。
   紧接着她化为红烟,轻飘飘地又卸掉了重量。
   她的准头出色、力道适中,两人一伸腿就能站稳。
   而金羽比三人更早一步打出飞梭,钉一声扎在石壁上。梭上系着绳索,他荡了个秋千,就稳稳站上了大石。
   燕三郎目光扫过全场,脸色就沉了下来——
   海神使两人已经到了,浑身精湿,足踝还没在水里,却朝他们笑得肆意。
   她手里,抓着那只小小的沙漏!
   一缕红烟飘到水边,化成了红衣女郎。千岁脸色阴沉:“你们怎么……”
   怎么这么快就下到水边?
   不过看见正上方的岩壁漏了个直径起码四尺的大洞,她把疑问收了回去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