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2章 石碑和拓文

 ,
   “或许吧。”燕三郎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一会儿再问问汪铭直,可有补救之法。”
   两边就隔着几块坚石,其实他和千岁能把汪铭直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   汪铭直也知道,但并没有避讳他们。
   此时燕三郎走去海神使二人的躯壳边上,蹲下来观察,而后从她手指上扒下两枚戒指。而白苓也凑过来旁观。
   “千岁,过来。”
   要发财了?千岁精神一振,眉开眼笑踱了过去:“给我看看!”
   燕三郎递过一枚戒指,她欣欣然接过,神念就往里探。这种储物戒子绑定主人,但海神使的躯壳已死,戒指就成了无主之物,可以随便检查了。
   “唔,好东西不少啊。”千岁啧啧两声,“但还不够!”
   她伸手在海神使身上掏扒开来,这也是燕三郎唤她过来的原因:他自己不方便嘛,毕竟死者是女人。
   她的动作倒让白苓看直了眼。这么娴熟……他们经常做这种事么?
   千岁当然是惯犯了。她陪着燕三郎长大,这厮从小打闷棍下黑手发死人财都习以为常,她这不是近朱者赤么?
   再说,海神使身为迷藏国最高掌权者,雾墙通道关闭之前,应该把整个迷藏的宝贝都带来人间了。其中必定有许多宝物是魂魄携不走的,那么眼下就该便宜了己方才对!
   果然,她飞快从海神使身上扒出一个白龙纹绣荷包看了两眼,伸手从里面摸出一枚圆溜溜的宝珠,喜孜孜道:“瞧,这是什么?”
   这东西燕三郎身上也有,他只看一眼就认出来了:“曜珠?”
   “果然在她这里。”
   这就是他们从笃信察的宝库里搜出来的“七曜珠”,标石一共有七颗,燕三郎自己逃离主岛时用掉一颗,前不久又用掉一颗,还有一颗被幽魂带走,现在他手里只有四颗。
   “海神使果然把这样东西带在身上,如今也算是物归原主了。”千岁接着伸手扒拉几下,美目大放异彩,“过去这么多年,他们果然囤积了珍宝无数啊!”
   迷藏海国以发卖会形式吸纳人间至宝,本身又有金山银海,遍地珠宝,差一些儿的都不能被装进海神使的储物空间。
   可想而知,这里面藏有多少宝贝了。
   燕三郎却从储物戒中翻出一块黑色的石头,比他巴掌略大。
   石质也普通,只是相对细腻,但有一面都被削平,上面刻字,看起来就像块小小的石碑。
   他问千岁:“这种字符,看起来眼熟不?”
   阿修罗瞄了两眼、咦了一声,抚着下巴沉思:“唔,好像在哪里见过?”
   “迷藏。”
   他只提示两个字,千岁就恍然记起了:“是了,这帮自恋的家伙在迷藏各岛都竖了天神碑柱,供傻乎乎的信众叩拜,上面满是这种文字!”
   这是迷藏幽魂们的语言。准确来说,是迷藏先民们生前所用的语言。
   她指尖摩挲石碑:“有年头了,这里还长过藓,看来曾经保存的地方不太好。”至少是太潮湿又近地面,或者干脆埋在地底。
   燕三郎再度从戒指中翻拣出一块羊皮:“这块皮子和石碑是放在一起的。”
   羊皮上也有迷藏文,上半部密密麻麻,下边儿却有一个角落完全空白,字迹是鲜艳的朱红色。千岁看了一眼就道:“拓文。”
   显然这是另一块碑文的拓片。
   燕三郎把这二者放在一起,摆弄几下。虽然谁也不懂迷藏文,但大家都能发现,石碑和羊皮上的内容拼在一起,应该就完整了。
   也就是说,它们原本属于一块完整的石碑。后者由于不明原因裂作两块,海神使找到其中一块原件,另一半石碑并没有拿到手,只是寻得了它的拓文。
   “这字迹有些潦草。”燕三郎顺着字迹描了几笔,“应是仓促间写就,用的是尖细的锐器。并且羊皮纸上有空白,字迹缺失别扭,显然它拓印的石板本身也缺了个角。”
   也就是说,原本完整的石碑其实至少裂成了三块吗,两大一小?
   “不好办。”千岁也想挠头,“世间哪有人通晓这门文字?”
   可是海神使珍而重之将它们藏在储物戒中,必定有用。迷藏先民的霸权覆灭只在一夕,它们要趁着雾墙开放期间逃进人间,无数年积累下来的家底只能择珍重而取。
   所以这些碑文一定有其价值。燕三郎也珍而重之收起,只待走出桃源再作处理。
   吴城主被这里动静吸引,和金羽一起走了过来,正好听见燕三郎道:“这才合情理。在潘涂沟西城时被天雷打焦的那几具尸身,并没有这许多宝物。”
   吴城主不由得多看他几眼:“那时你就知道,海神使没有死了?”这少年心细如发。
   真是难得。细心的人往往专注于小事,难以顾全大局。但从这几天的表现来看,燕三仿佛两样都能兼顾,这是难得的优秀品质。
   “嗯。”燕三郎大大方方承认,“死的一定是替身。”
   陪着涂杏儿迈步走来的汪铭直听得恚怒不已:“你有意为之!是你特意将迷藏幽魂引到此地!”
   燕三郎面不改色:“言重了,也就是默许他们跟踪我等至此。”
   众人听了汪铭直的指责,不过耸了耸肩,并不觉得燕三郎过分。进入这等诡异之地,他们可不会把汪铭直信了十成十,驱虎吞狼是个好办法。
   只是眼下看来,海神使这只“虎”过于凶猛了。放它蹿进弥留之地,谁也不晓得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事。
   右眼皮跳得厉害,白苓伸手去捂。据说右眼跳灾?
   那厢燕三郎也继续道:“先前在绝境,罗刹醴的地穴坍塌得太快了,一下就曝露了出口。你是故意将海神使和饿鬼众放进桃源境吧?”
   “胡说八……”最后一个“道”字还没出口,汪铭直就哎哟一下,抱着脑袋痛叫出声。
   他情急之下又忘了,谶兽还在他脑袋里呢。
   也就是说,他现在说出来的话可以被验真去伪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