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3章 海神使的目标

 ,
   吴城主和金羽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,两人朝他逼进两步:“你故意放饿鬼众攻打潘涂沟?”
   待脑海里的剧痛一点一点褪去,汪铭直好不容易才直起了腰,脸色泛白:“我、我也不希望事态至此!”
  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术,吴城主自己都不知道用过多少次了,怎会被他蒙混过去:“但你还是这么做了?”
   旁人望向他的眼神也充满了鄙视。除了涂杏儿,这里所有人都经历过潘涂沟保卫战,知道那一役打得有多么艰难惊险。活在桃源里的人类差一点儿就万劫不复,竟然全拜眼前这位“守护者”之赐?
   都说“一起扛过枪”能让人有最过命的交情,至少眼下众人同仇敌忾了。
   眼看他们步步逼近,汪铭直双手连摆:“各位,我也是迫不得已!”
   “当时迷藏幽魂集结饿鬼众之力,轰击两界壁垒。”他苦着脸道,“这要是真让它们轰开来了,后果不堪设想!更可怕的鬼物会通过界垒,来到人间。到时桃源境一样会化作飞灰。”他顿了一顿,“那种情况下,我只得将通往桃源的入口打开,让它们放弃进攻界垒。”
   金羽冷冷道:“这叫两害相权取其轻,是么?”
   汪铭直不答。
   吴城主也盯着他道:“你怎知我们拦得下?”
   千岁哼了一声:“他不知道,只是不想让界垒再受损罢了。”
   那么代价就是桃源里生灵涂炭。
   汪铭直低声道:“有时候只得豪赌一把。”
   这是拿桃源里所有人的命来赌哇?吴城主脸上戾气更重了:“我且问你,既然这是你向弥留求来的、心上人的复活之地,可桃源里为什么会有人?”
   众人一想,是啊,吴城主的问题提得好。
   从涂杏儿的表述来看,她随车队路过映日峰时,这里是渺无人烟的十万大山。那么桃源后来是怎么出现大量人类的呢?
   “在我封镇了饿鬼道的入口之后,头两个轮回,也就是最初二十多年的时间里,这里没人,只有我和杏儿两人定居。”汪铭直轻轻道,“我早习惯这样的日子,也没觉有甚不好,但杏儿却太寂寞了,终日郁郁。”
   人类和他这样的蜃妖不同,需要在族群中寻找自己的位置。
   “后来又有人拿着苍吾石来求弥留之地。他们苦战乱久矣,想要一个避世之地。”汪铭直摸了摸鼻子,“弥留同意了他们的要求,将桃源辟为他们的居所,又把我指定为守护者。”
   他定定看向吴城主:“我当这守护者,一则是为守护杏儿,二则守护弥留入口,三则镇守饿鬼道的界垒,却不必对人类尽责!”
   这句话倒是说得中气十足,他只是带着涂杏儿混居于人类之中,却不对这些人类行守护之职。
   “不必尽责?若无人类,你俩还在荒山野岭茹毛饮血,谈得上什么衣食住用?”吴城主脸上青气一闪,“桃源里每过数十年都有大灾大疫,不是天灾就是人祸,你全然不管么?”
   “桃源就这么大,人类又繁衍太快,五口之家三十年后就变成了五十口之家,以此类推。没有灾疫怎么减少人口,重拾天衡?”汪铭直干脆敞开来说,“我在这里当了几百年的守护者,若说感受最深,就是天地自有平衡之法,非人力能及。这一次饿鬼众进攻桃源境,也是灾祸之一。人类能挺得过最好,挺不过也是天意。”
   金羽一匕向他胸膛戳去,声音才放了出来:“放p!”自家大人治理潘涂沟城劳心劳力,这厮三言两语就归其为无用,孰不可忍也!
   燕三郎却一把刁住他手腕:“莫急。”
   他后发而先至,金羽挣了两下,竟觉他虎口如桎梏,气力强横却沉稳,不由得暗暗心惊。这小子不过十六七岁,哪来这么深厚的修为?
   吴城主也向他摇头:“金羽,莫要冲动。”
   待他神情平复,燕三郎才缓缓松手,转问汪铭直:“饿鬼众在绝地里已经待了那么多年,为何一直都没有集结轰击界垒?”
   “轰过,但都是个体行事,就像人类攻城一样。”汪铭直答道,“只有这一次,所有魂魄集合起来操纵一只巨怪,才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惊人力量。那时我收到弥留的警讯,任它们再撞下去,界垒难保,我这才想了个应急的法子。”
   “集结所有魂魄之力,这不是饿鬼能办到的。”千岁开了口,“是迷藏幽魂特有的本事。并且那几次撞击看似惊天动地,其实都是魂力起作用。单纯的力量碰撞,对界垒根本毫无作用。”
   最后一句引起吴城主注意: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   这女子从哪里冒出来的?漂亮得紧,也邪乎得紧。观其言行举止,和燕三的关系似是密不可分。
   千岁耸了耸肩:“我试过。”
   这句话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,包括汪铭直在内,众人看她的目光更加怪异。只有燕三郎明白她话中含义。她在修罗道时想进入人间,几次三番冲击界垒不成,留下了很深的怨念啊。
   从此也看出,迷藏幽魂的力量特性之古怪强大,实非外人可以评估。
   燕三郎还是忍不住发问:“这种怪物如今身处弥留,到底会引发什么后果?”
   “不妙。”汪铭直答道,“弥留之地已经发现,这些东西根本不为满愿而来。”
   白苓大奇:“那为什么?”
   “苍吾使者。”汪铭直闭目,像在倾听弥留的声音,“它们的目标,是苍吾使者。”
   众人都是大奇,燕三郎和千岁对视一眼,均是心头一震:
   是了,苍吾使者。
   燕三郎进一步求证:“这样说来,它们要的是苍吾使者的身躯?”
   “对。”汪铭直肯定了他的见解。
   见众人迷惑,燕三郎言简意赅地解释一遍:“迷藏幽魂受两界规则束缚,只能附于特定人身。这样的皮囊万中选一都难,也制约了它们力量的发挥,并且有寿数限制。无论什么原因,皮囊死了,它们离开躯壳一小段时间也会跟着一同消亡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