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7章 失去的记忆

 ,
   看着那张和心上人一模一样的面庞,她咬了咬唇:“从那个晚上到现在,过去了、过去了多久?”
   “很多很多年了。”汪铭直取出那只沙漏,“这只沙漏重置过几十次了。”
   涂杏儿虽然脑海中一团乱麻,但仍然努力理清头绪:“也、也就是说,我像前两天那样子醒过来,已经有几十次了?”
   “对。”
   “这几十次,我都和你生活在一起?”对她来说,这简直不可想象。
   汪铭直点了点头。
   “那我、我为什么全无印象?”
   汪铭直把沙漏往她面前一送:“因为它。”
   涂杏儿伸手接过,那种亲切温暖、仿佛血脉相连的感受又出现了。因为沙漏半残,她也举得格外小心。
   也就在她凝视下,沙漏上球中的细砂又落了一颗下来。
   “这便是我的生命又减少了一刻钟?”这样看着,并没有什么感觉啊。
   其实每人对于生命每一分、每一秒的流逝,也是全然无感。
   汪铭直缓缓点头:“弥留之地为你量身订做了这只沙漏,初始砂量固定,可漏十二年又十二天,这便是一个轮回。”
   “轮回结束,我就?”匪夷所思。
   “就消失,直到我重置沙漏,一切又重来。”
   涂杏儿眨了眨杏眸:“那、上一次重置是何时?”
   “两天前。”
   就在两天前,她刚刚和这个男人过完了十二年?
   不,不对,他们已经一起过完了几十个轮回。
   两人的对话通过放在涂杏儿身上的诡面巢子蛛,也传到千岁那里。听完这句话,她心头的疑惑也终于得到印证。
   为何萍乡的涂杏儿和眼前这位明明是同一人,面貌却有些微变化,并且眼前的涂杏儿也压根儿不记得自己去过萍乡。
   那只是因为,汪铭直正好重置了沙漏。“涂杏儿”新生,又回到自己十六岁的那个雨夜之后,自然不记得燕三郎、千岁、白苓,甚至也不记得汪铭直了。
   涂杏儿又期期艾艾问:“那过去的几十个轮回,我们都在一起……我们是夫妻吗?”
   “是。”汪铭直的目光柔和,“每一个轮回都是。你一直很好,无论我们过上什么样的生活,你都能快乐满足。”
   涂杏儿有些脸红了。这个轮回刚开始,她现在才十六七岁,情窦初开的年纪,被男人这样深情地告白,难免心头鹿撞。
   “我还是不懂。”她垂首,把额前散落的发丝都挽到耳后去,“我醒之后,你为何不告诉我真相,为何还要冒充铭哥?”
   汪铭直道:“每次你醒来听见我说这些,都要伤心欲绝,为涂家,也为你的铭哥。我实不忍心。”他长叹一声,“让你和‘汪铭直’幸福过一世,也未尝不好。”
   涂杏儿动容,眼眶慢慢红了,喉间也有些哽咽。
   是啊,铭哥死了;至于涂家,她也回不去了。
   她在桃源已经历几十个轮回,那也就是说,时间过去了好几百年。爹娘、姐妹,她熟悉的一切,早就不在了。
   自己最了解自己,涂杏儿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信了他的话。从前遭此变故,她一定会哭得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。
   可这一个轮回莫不是遭遇的事情太多,她居然没有想象地那么悲痛,只是心底空空落落,不知所措。
   她轻轻抹了抹眼角:“我有没有求过你,带我回家?”她在最无助也最害怕的时候,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养育她十六年的家吧?
   可笑的是,她曾经迫不及待要逃离那里。
   “自然有的。”汪铭直声音低沉,“几乎每次我和盘托出,你都会这样哭着求我。可是……”
   “可是你不能离开桃源。”他顿了顿才道,“人死不能复生是世间法则,即便强求,也有限度。弥留之地将你的活动范围限定在桃源之内。只要踏出桃源一步,你就会身化飞灰,再也、再也不能复活了。”
   涂杏儿美眸圆睁,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命运:“我、我被困在桃源了?”
   “弥留说,即便是他们也不能破坏天衡。你虽是死而复生的特例,也要将影响减至最小。因此,把你留在这片天地、不与外界相交是最稳妥之法。”
   涂杏儿望着手中沙漏,深深吸了口气。
   “杏儿……”
   “我不害怕。”涂杏儿忽然扬起微笑,“说起来我已经多活了几百年,又是永保青春,比旁人都划算了。唔,你能用回真面目么?”
   汪铭直微怔,但很快点了点头,伸手从自己脸上拂过。
   而后,他就换了一张脸。
   涂杏儿一瞬不瞬看着他,良久才笑道:“挺好,以后就用这张脸吧。”
   汪铭直眼睛一亮:“那么汪铭直?”
   涂杏儿摇了摇头。兴许是这两天经历太多,心境已然不同。
   “从前,我真有点傻。”她轻轻一叹,“要是永远都能记得你,那有多好。”她不笨,铭哥和她交往不过半年,蜃妖却陪伴她数百年之久。这两人的情意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
   汪铭直沉默片刻才道:“其实,那个雨夜你见过我。”
   涂杏儿吃了一惊:“真的?我怎么毫无印象?”
   汪铭直倒出两颗细砂,着她握在手里:“闭上眼。”
   涂杏儿依言闭眼,只觉手心的砂子突然发烫,紧接着脑海眩晕,忽然有画面走马灯一般从眼前晃过。
   漆黑的夜晚、曲折的山路,还有后头咆哮的饿鬼……
   尖叫声中,她和马车一起掉进了万丈深渊。
   铭哥好像掉出去了,不知所踪。车厢连续翻滚,在峭壁撞上一棵小树,卡住了。
   涂杏儿被撞得七荤八素,满面是血,叫都叫不出来,视野中只见到雨水如丝如针,从天顶毫不留情地兜头浇下。
   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缓过一点力气,开始大呼救命。
   当然,没人听见。
   后来小树“咔嚓”一声断了,马车再度下坠……
   她随车厢落在谷底,脖颈以下都没了知觉。目光渐渐涣散时,她听见有人大喊她的名字:“涂杏儿!”
   有个身影疾奔而至,跪倒在她身边,一声声呼唤着她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