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9章 从今天开始养生

 ,
   “他太老了。”燕三郎一本正经,“你在他身边,待不了几年。”
   千岁哼了一声,正要说话,少年已经抓着她的手,轻轻道:“跟着我罢,我还能活好久。”
   “你怎知道?”
   “心口有点凉。”他还记得潭边的事,“弥留送来的冰魄,你替我用上了?”
   千岁黛眉微蹙,在他胸膛上虚划一记手刀,“我不能伤你,只能唤军医在这里开刀,从你动脉和心脏上取出三块碎骨片,顺便清出瘀血。”
   她知道该怎办,但不能自己动手,毕竟她不能“伤害”木铃铛的主人,而福生子带来的噩运远还未散去。当时燕小三已经命悬一线,她哪里还敢赌自己的运气?
   “其中一块骨片如匕首,扎入心房近一寸,险些就刺中动脉。换了旁人,平躺下来求不死都难,你倒好——”千岁提起来就一阵阵后怕,“你还敢跳湖、跳崖!”
   “不跳就真死了。”那时有海神使撵在后头呢。
   燕三郎纵然躺着不动,也觉出不对劲儿了,心跳缓慢。他艰难抬手,抚了抚心口,指尖都觉出了凉意。
   千岁看出他心中所想,哼了一声:“冰魄给你用上了,你知道南疆尽头大雪山上的冰灵么?”
   “略有耳闻。”他记得哪本杂书上提过一嘴。这世界玄妙,地火中既能孕育赤弩那样的石火之灵,极寒之地也就有冰灵产生,但鲜为人见。“听说能搅动风雪。”
   “真正的冰灵脾气不好,动不动就给你弄个雪崩。而弥留交出来的冰魄是无意识的冰灵,没脾气但有本能。”千岁往他心口一指,“最重要的是,它是活的,并且很柔软,可以随意拉伸。”
   “它把伤口暂时封住,让你的心脏不至于大出血,并且降低心跳速率。”心脏受伤很难康复,因为这玩意儿一刻不停跳动,伤口被反复撕扯,“这能帮助愈合,弥留总算拿出一点好东西了。”
   “有利有弊。”燕三郎低声问,“弊端呢?”
   “你不能像从前那样活蹦乱跳。”千岁呵呵一笑,“心跳放慢了,记得么?”
   “从现在开始,你最好当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,直到心伤完全康复。”她冲他眨了眨眼,“正常调息还行,但别想着偷偷练习体术。弥留说,有几颗粉末状的骨屑进入血管,万一流入心脏,容易造成梗塞。只有冰魄能帮着拦截,但需要时间,并且你的心跳和血流越平缓越好。”
   若把这点儿骨屑比作鱼,冰魄就是渔人了。在平静清澈的小溪里抓几条特定的鱼容易呢,还是在山洪泛滥的大河里容易?毫无疑问是前者。
   “这次救治都很勉强,要是伤口再坏一次,你就算有命活下来,等到康复都不知道要猴年马月。”她笑眯眯道,“从今天开始养生吧。”
   “……好。”燕三郎也只得认了。与海神使一战,他就知道自己受伤过重,眼下的诊疗方案已经优于他的预想。
   活命的机会太珍贵,他不会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。
   阿修罗吃了一颗树莓,姿势格外雅致:“对了,喷嚏精等不到你醒来,先出桃源了。至于吴城主——他有几个手下想着杀人灭口呢,怕你出去以后泄露他犹在人世的消息。不过么,被他一口否决了。毕竟他答应过弥留了。”
   “左迁?”这位统军将领剽悍果决,让燕三郎印象深刻。
   “不,他倒是一言不发。”千岁想了想,“我也就顺便听了那么几句,后来他们支起结界商量事儿,我就听不着了。”
   “我听说,吴陵一直是个恩怨分明的人。”燕三郎也不以为意,“潘涂沟城已经恢复了么?”
   “嗯,听说西城墙已经修好,死伤也已经抚恤,一切照常。人类哪,皮实得很,活着的人还要过日子,哭完了擦擦眼泪就得去干活。”千岁一双莲足晃呀晃,说不出的惬意,“吴陵拟了很多新规矩,听说很快就要实施。这人真怪,都快离开桃源,还做这些事情。”燕小三也很奇怪,这时候不问正事儿,问什么潘涂沟哪?
   “不奇怪。”燕三郎笑了笑,但没有明说,“汪铭直呢?”
   “陪着他的小妻子。”城主府里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千岁的耳目。
   千岁笑道:“你说,被心上人连忘几十次是什么感觉?”
   少年想了想,也是无从体会。想来应该是很糟糕吧?
   “向心上人做解释,这事儿他应该驾轻就熟了吧?”涂杏儿每过十二年就要轮回一次,忘掉她在桃源所有经历。等她再次醒来,汪铭直可以向她解释一遍、两遍、三遍……乃至十遍。
   可他就算再爱涂杏儿,解释十几遍也该厌烦了吧?何况他知道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这种轮回几乎是无止无歇的,那就意味着他用本来面目出现的话,要解释无穷多遍,并且频率保持在十二年一次。
   千岁戳了戳燕三郎的胸膛:“换作是你,你会亮明身份还是假冒汪铭直?”
   燕三郎想都没想就道:“假冒。”反正与涂杏儿生活的人不变,脸面长什么模样有甚打紧?
   她转着眼珠子:“如果涂杏儿察觉出异样呢?”
   “人都会变的。”“铭哥”变得更好,涂杏儿只会欢喜,就算觉得有异,也不再去深想。蜃妖在过去几十个轮回都证明了这一点。
   “好了,说点正事儿。”陪她瞎扯完了,燕三郎面色凝正,“琉璃灯……怎么样了?”
   千岁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,挥手召出了琉璃灯。
   燕三郎倒抽一口凉气。
   在石窟一战之前,琉璃灯通体宝光盈盈,灯身浮画立体而精美,又有符文若隐若现,自带仙气萦绕效果,夜里飘浮在身边,要多少意境就有多少意境。
   可是现在,灯底被捅漏了一排三个洞,每洞都有榆钱儿大小。燕三郎知道,那是三叉戟戳出的伤洞。罗刹的看家宝贝堪称神物,其威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使用者。
   它在苍吾使者手中,和在罗刹醴手中判若两戟,居然连琉璃灯也能打伤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