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8章 封闭

 ,
   事实证明,作为《饲龙诀》第二阶最难的一道关卡,冲脉极其坚韧。冲破它的难度,相当于任、督二脉加在一起。正常情况下,修炼者可能要反复三、四次,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,才能驭龙将之一点一点打通。
   等冲脉打通,真力小龙的力量也消耗大半,那么接下来的群龙战斗就有希望压制在主人可控的范畴内。
   可是燕三郎养出来的小龙,体型和力量已经远超正常。
   哪怕少年想尽办法设绊子、拖后腿,这些不再听话的东西最终也是紧赶慢赶,赶到了冲脉,随后发起进攻!
   还有四十息。
   燕三郎终于在自己身体当中见识到,什么叫作“惊滔骇浪”。
   原本几乎牢不可破的冲脉,抵住了六龙的第一波、第二波、第三波冲击。
   燕三郎一点儿也不高兴。
   脉垒开始有一点儿松动的迹象。这也太快了!
   他开始感受到来自经脉的压力和痛楚。真力冲关不可避免会带来损伤,他在打通前七条经脉时已经很有经验,此时就明白:
   真力小龙的进攻过分凶猛,冲脉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   更糟糕的是,气血运行速度太快,对心脏的冲击也很大。
   心跳怦怦,越发迅猛了,冰魄的冷镇作用却越发微弱,他都能感觉到伤口重新开裂,剧痛一阵一阵传来。
   再这样下去,他会被自己的心血溺死。
   还有十五息。
   燕三郎拼尽全力拖住六条真力小龙的进攻。
   还有五息。
   他呼吸紊乱,面色胀红。经脉也快承受不住了,被反复冲撞的关卡正在无声崩解。
   小龙的冲击更凶猛了,好像知道胜利候在前方。
   就在最后一息,冲脉被撞破,真力的洪水汹涌漫过!
   燕三郎再忍不住了,一口血箭喷出三尺开外。
   至此,十二正经,奇经八脉,全数打通。
   至此,真力终于在燕三郎身体当中畅行无阻,再没有任何一个死角。
   今时之前,这结果能让他欣喜若狂,可现在,少年的生死大劫才刚刚到来。
   冲脉被打通以后,真力小龙就要循原路重新游回胞中,也即是丹田气海。在其他任何异士那里,这个过程都要非常小心、非常温柔,甚至最好的办法是另选一条经脉直通丹田,而非原路逆行。
   可是燕三郎身体当中的六龙却始终都是竞争关系,现在打通冲脉的合作宣告胜利,下一秒六龙就各自为战,先前的默契荡然无存。
   越快抵达气海的真力小龙,就能比其他对手更早一步获得元气的滋养。
   “归元”之意,即是百川最终汇入大海。
   它们生于溪流、长于河川,最后还是要入海才能长成真正的蛟龙。
   因此,它们对逆行的速度只有一个要求:
   越快越好。
   六龙同时逆行,燕三郎可就吃了天大的苦头。它们所到之处,经脉根本承载不起这样的冲击,险些都要寸寸断裂。
   何况他重伤在身,真气鼓荡起来就让他胸口痛不可遏,仿佛下一秒就会像个气球一样炸开!
   世上修炼《饲龙诀》的人太少,难有参照,可燕三郎自己明白,他养出来的龙太过强壮也太过凶残了,在他身体最强健时都经不起它们折腾,何况现在。
   六龙几近失控,他得想个法子。否则不等它们奔回气海,他要么经脉寸断,要么心脏爆开,反正都是个死!
   就在这时,天籁一般的声音从世外传来,回响在他的脑海:
   “燕小三!”
   ……
   “燕小三!”千岁凑得很近,红唇都碰到他的耳朵了,“有办法了,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?”
   福生子噩运反噬的期限应该已经过完了!也直到此刻,她才敢给燕三郎支招,否则怕是要出反效果。
   天知道,她等这一刻等到心急如焚。
   在她密切注视下,少年的眼皮动了一下。
   是了,他现在开不了口。
   千岁转了转眼珠:“能就动一下眼皮。是不是六股真力逆行,快要冲进气海?”
   她对燕三郎的修行进度一清二楚,只看他现在模样,大概就知道他遇见什么麻烦。
   他又动了动眼皮。
   果然是这样。千岁精神一振:“听好,它们既然冲着你的气海去,拉也拉不回头。不若先将气海暂时关闭!”
   冲脉的源头就是气海,燕三郎若能将气海封闭,真力小龙的目标减了大半,一时就不会那么疯狂地冲击经脉了。
   燕三郎没有反应。他现在顾全经脉而不可得,哪里还有余力去封闭丹田?
   千岁也知道他的困境,低声道:“我帮你。你最后贯通的是冲脉,那么真力也从冲脉逆行回去,对么?”
   燕三郎动了动眼皮。
   “那么要堵住它们的去路,势必要封闭气穴和……”她舐了舐唇,才能继续说下去,“和下极穴。”
   说罢,她就去解燕三郎衣裳。
   少年眼皮乱动,显然心绪不宁。千岁低叱道:“要不要命了,这时候还敢胡思乱想?”
   这厮抱病在床,只着宽松的中衣,倒是方便她行事了。
   她先在他腹部几个穴位透力按下,以封闭之。
   还有最后一个下极穴。
   她坐到他身侧去,纤纤玉指贴肤下滑。
   人类男子的身体,她不熟悉,没法子隔衣施为。
   这厮体温好高啊。
   “唔……这里?”她好不容易摸准了穴位,用力按下。
   少年浑身一下剧颤。
   看样子是封好了。千岁不敢迟疑,手掌按在他丹田,将自己的力量源源不绝渡了过去。
   嗯,腹部块垒分明,手感也是棒棒哒,比刚才好多了。
   啊,不能瞎想,人命关天。她赶紧将思绪扯回来,专注于操控自己的力量和燕小三的真力躲猫猫。
   捉迷藏的场所,就在他的经脉之中。
   “我将它们引散,再去滋补冰魄。”她贴着他耳语,“接下来,全看你自己的了。”
   说罢,她召出琉璃灯,从灯中抓出大团淡青色的膏状物体,一把摁在燕三郎胸口。
   青膏有浓厚香气,触肤即入,一转眼就渗透进了少年心头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