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4章 命运弄人

 ,
   画中郁郁葱葱,秋意盎然,足见笔力。
   不过,也就是幅画儿罢了。燕三郎把画卷完全展开,也是什么都未发生。
   金羽一指左下角:“落款后边的印章不见了。”
   原本燕三郎取幽魂俘虏的指尖血,用鸿武宝印盖了个血印,这幅画卷才真正有了活力。现在十五日之期已过,印章居然不见了。
   这也是鸿武宝印失效的标志罢?
   得胜王抚着下巴:“如果此时再盖印,会有什么后果?海神使还能跳出来么?”
   话音刚落,众人目光齐刷刷聚了过来。
   “玩笑罢了。”吴陵干笑一声,“烧了它吧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   这是他作的画,也由他点火,亲手烧掉。
   看画作在盆里慢慢烧成了灰烬,得胜王轻轻吁出一口气:“可惜了一幅好画呢,我过去十年都没画得这样用心过。”他看向燕三郎,“这就走了?”
   “嗯。”少年望向汪铭直和涂杏儿,“趁着天亮。”
   经过几天休养,他可以下地走动了,只是不能跑跳、不能情绪激动、不能提动重物,更不能与人动手。
   汪铭直早候得不耐烦,若非弥留指示他候到鸿武宝印过期,他早带着涂杏儿远走高飞了。她只剩下八年,每一分每一秒都太宝贵。
   “去鹤壁交接罢。”汪铭直扶着涂杏儿上马,“我们也要从那里出去。”
   众人骑马,出了潘涂沟往鹤壁而行,病号燕三郎独享一辆马车。至于那头巨鹰,它受的本就是外伤,在千岁的不间断好药供应,以及府里马夫的精心照料下基本恢复,这时就在众人头顶盘旋,跟着燕三郎等人一同前进。
   得胜王心细,特意吩咐队伍放慢了速度,让他免受颠簸之苦。
   燕三郎想起自己听过的传说,都把得胜王描绘成十恶不赦的屠夫,再看眼前人,不禁还是有些感叹。
   这位能成一代枭雄,自有过人之处。
   阳光明媚,众人缓缓走入一片荒地。
   这是不知多少年前就已经废弃了的农田,芦苇和狗尾草长得比马头还高,人进去就找不着了,是捉迷藏游戏的好地方。
   田间零落着破败的小屋,屋顶早就烂掉。风一吹,小半截篱笆就簌簌作响。
   千岁忽然道:“这里有些眼熟呢。”对面是山丘、这里是农田……曾经是。
   燕三郎正好走过田埕,忽然指着马蹄下的杂草:“看。”
   马脚前方卧着一块石头,石上刻字,描字的红漆掉了十之七八。但他还是能辨出石上的字。
   就一个字:
   赵。
   望见这块大石,千岁一下子就想起来了:“赵家村!”
   半个多月前这里还是一片规整的农田,庄稼快熟了,满满都是即将丰收的喜悦。他们就在这里遇见了被追打的赵大良,而后随这少年回到赵家村、见赵长老,而后在另一名少年赵大召的指引下,前往鹤壁寻找弥留入口……
   然而,现在这里一片荒芜,什么都没有。
   再往前走,众人经过一个荒村。这里的屋子塌得更厉害,也不知多久没住人了,杂草都从屋顶冒了出来。
   但这里,燕三郎的确也来过的。
   这里就是赵家村。
   他看着前方的汪铭直,问道:“幻境?”
   汪铭直头也不回:“嗯。”
   得胜王当日也走过这里,见状不由得感叹:“原来连村里人都是假的。”
   再次走过这里,仿佛一场梦醒。
   “数十年前,这一幕就是真的。”汪铭直却淡淡道,“你接任守护者越久,这种景象就看得越多。”
   数十年沧桑,村落和活人都是风吹雨打去了。
   再沿着红石路往前走,过不多时就到了高耸入云的鹤壁。
   金羽抬头观壁,忍不住问汪铭直:“出口到底在哪?”
   “别急。”汪铭直向得胜王勾了勾手指,“你是我的继任者,先把职权交接了吧。”
   他即将卸下的守护者一职,将由得胜王接手。其中步骤,就不足向外人道也。
   于是,两人都潜入潭中。
   今日数十人到场,都在安静等候。
   涂杏儿走到燕三郎身边,轻声道:“多谢。”
   “谢什么?”少年也很干脆,“我们若不来,你还有无尽的寿命。”
   汪铭直看他的眼神就谈不上友善。毕竟在他看来,涂杏儿是海神使和燕三郎斗争、和弥留斗争的受害者。
   或许事实也真是如此。
   “谈什么无尽,不过是一次又一次我不记得的轮回罢了。”涂杏儿轻笑,“他什么都记得,因此反而没我坦然。说来也怪,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,但听他说起这数百年来种种,竟觉自己也当真活过这么久了,再不能像从前那样懵懂。”
   燕三郎看着她,忽然发现半个多月前那位萍乡的涂掌柜好像又回来了。
   或许,这才是真正的涂杏儿?
   “我谢你,因为你让我们两人都解脱了。”她慢慢敛起笑容,轻声道,“我从前在茶楼听书,说人死后要忘掉前尘,才能重新投胎。”
   “是的。”至少说书人这一段并没说错。
   “在桃源,我每过十来年都会消失,完全抹去记忆后才会重活。”涂杏儿摇了摇头,“这和死去以后重新投胎转世,又有什么区别?只不过——”
   她抚了抚自己面庞:“——只不过还是这张脸、这个人罢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了点头:“天行有常。”从这一点来看,弥留给出的解决方案,其实和正常的生死轮回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   只不过,涂杏儿是在桃源中进行自己的轮回罢了。
   “如果下一世我还能记得,一定会觉得很累了。”她轻声道,“所以,他也很累了。他为我在这里困守了几百年,足不出外界,也是情至义尽。”
   燕三郎也笑了笑:“看来你们相处甚欢。”
   蜃妖和涂杏儿相处,一定很和睦。毕竟,他们已经当了几百年的夫妻,他对她再了解不过了。
   这少年难得打趣,涂杏儿面上微现红晕,眼眸却很晶亮:“他很好。”
   原来铭哥并不是她的良人,他才是。
   命运也真会捉弄人,在她死后才安排了好姻缘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