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7章 仇人见面

 ,
   “好久不见。”燕三郎长长喟叹一声。
   “风大将军!”
   这个清晨突然出现在他门口的女子英气勃勃、身材高挑,赫然是春明城风老太爷的九孙女风灵昭,也即是梁国的大将军风立晚!
   千岁说得对,他想破脑袋都猜不出来者居然会是风立晚。
   约莫五年前,风立晚与赵丰完婚,夫妇一起前往梁大都。后面,双方就只有偶然间的书信往来了。
   心境恒定如燕三郎,这时也忍不住要感叹一句命运无常。
   “进来喝茶。”他将客人请进来,捋起袖子座炉烧水。
   风立晚眼中的讶色压根儿还未褪去,就趁这机会不错眼地打量着他。“你可真是……”
   她忽然笑了,伸手在自己肋下一比:“当年才这么高!”现在却要教她仰视了,“你吃什么长大的?”
   “灵丹妙药。”燕三郎把点心取出来待客,“吃早饭了么?”
   “还没,待我唤他们把早饭送来这里。”风立晚说罢,走出门去,也不知找谁交代,很快就返回来重新关好了门。
   “我在园子里遇见你家的异瞳白猫了,总觉得看起来那么眼熟,它还跑来找我说话儿。”
   “说话?”不是他以为的那种说话吧?千岁在外人面前喜欢扮成天真无邪的猫咪,又怎么会主动说人话?
   “就是朝着我叫唤,像我能听懂似地。”风立晚也是好笑,“它还去挠路边的灯笼,我一下就想起来了。”赵丰在春明城开过卖灯笼的铺子。风立晚看见灯笼又看见猫,立刻想起了当年那一段往事。
   毕竟,昔日“燕小公子”留给她的印象,也是十足深刻。那孩子身边总带着一只长毛白猫,鸳鸯眼儿,很好辨认。
   “你怎会来这里?”
   “同问。”水烧开太慢,燕三郎干脆把手掌贴在炉身,催动真力加热,“不过我先答。我来这里打探一样东西下落,顺便还想进宫里见一个人。”
   “谁?”
   “玉妃。”燕三郎慢慢道,“或许现在该唤作玉太妃了,她本名吴漱玉。”
   风立晚面露讶色:“玉妃?得胜王的女儿?”
   “正是。”燕三郎只得道,“受人之托。”
   风立晚看他没有和盘托出的意思,也不追问,只笑道:“我今趟出使宣国,要代大梁与宣国摄政王商量买马。”
   “买马?”他没料到是这个答案。
   “宣国出良驹,盎鲁草原上养着方圆五千里最好的战马。”风立晚给他介绍道,“大梁长年向宣国订马,不过今年有许多马儿病了,不良于行,所以今次来宣国要再加购。这意见是我提的,王上就打发我来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了点头:“赵丰可好?”
   “好得很。”风立晚笑了,眼里有柔光闪动,“我在都城的产业全都由他打理,他还有空开了一家书院。”
   一别经年,她看起来更加成熟,但身上英气不减,有巾帼风范。
   “书院?”
   “是啊,起先是租了几个场馆开塾,专收学童,后来开成了书院,收的人可就多了。”风立晚抿嘴一笑,“如今在梁都也有些名气,我看学子之中还有壮年男子。”
   “好事。”燕三郎这些年拜名师、读好书,自然知道知识的力量,“功德无量。”
   “是啊,他说我从前杀人太多,以后就要给我积点德。”风立晚不在乎积德还是损德,但在乎丈夫那一片心意,“对了,黄大近况如何?外子甚是想念,也时常提起。”
   那只黄鼠狼是他们夫妇的媒人。
   燕三郎知道,赵丰是个很念旧情的人,这从他替恩师送信物回风家即可见一斑。“他好得很,此时也留在卫国都城为我守家。”
   “是了,你已经搬去盛邑了。”黄大和赵丰之间的联系虽不频繁,但没有中断,是以风立晚知道燕三郎已经离开春明城,“来,说一说你这几年的遭遇。还有,你脸色不好,这是怎么回事?”这孩子脸色不好看,嘴唇发白,看起来就有些恹恹。
   “受伤没好,就转成了病。”燕三郎摆手,“不算大事。”
   水烧开了,燕三郎给她煮了一杯好茶,这才娓娓道来。黄大给赵丰寄出的信里虽然涉及主人,到底只是零星片段。风立晚在这里遇见燕三郎,满心的好奇都被勾了出来。
   听到卫王大婚前后,她才拊掌叹道:“精彩!”早知此子非池中之物,却不料他已有腾云驾雾之能,“未满十七岁就封爵,我看你前途不可限量。就是身体要好好将养。我后背受过伤,还没等到上年纪,但逢雨天就隐隐作痛。”
   燕三郎还未来得及自谦,就听见外头传来脚步声,很快有人敲门:“大人,早饭送到。”
   风立晚起立开门,外头的仆役两手各拎一只硕大的精美食盒,上下三层,这是她和燕三郎的早饭。
   “有劳……”最后一个“了”字未出口,风立晚的脸色忽然沉了下去。
   门开着,她望见仆役后方还有一人,正往这里缓步而来。
   这个人,她认得。
   “霍东进?”风立晚眯起眼,一字一句,又有寒光一闪,长剑在握。
   清清爽爽的小妇人,转眼变成了风大将军。
   来者正是霍东进,他本要找燕三郎商量点事儿,哪知少年的房门打开,里面走出的人教他万万没想到!
   “风立晚!”以霍东进城府,此刻也是大惊失色,下一秒退倒三大步,飞快执铁尺在手,提起全身真力,“你怎在此!”
   两边都是杀气鼓荡,只把站在正中的仆人吓得簌簌发抖。
   白猫本在洗脸,见状唉了一声:“不妙喔。”
   这两边可不对付,见面就要剑拔弩张。
   “两位,稍安勿躁。”燕三郎从仆人手里拎过食盒,顺手打发他走掉,而后道,“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,有话好说。”
   说到这里心气儿上不来,捂嘴咳了两声。
   霍东进望着他,脸色阴晴不定:“少爷,你还好吧?”
   少爷?这称呼引得风立晚转头看向燕三郎,满面狐疑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