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9章 我去拖住他们

 ,
   奕儿睁大了眼:“哇?池子里?”
   “对。”吴漱玉紧接着又道,“看到池边的红房子吗,屋檐上翘那一栋?”
   “看到了。”
   “屋里的梁上住着一窝燕子,这个时候燕子在睡觉。”那红楼就是抱夏房,秋冬季烧炉子的地方,因此有些候鸟可以温暖过冬,并没有选择南飞,“里面有新长大的小燕子。”
   孩子听得两眼冒星星:“我能去看看吗?”
   “能啊。”吴漱玉点头,“但是娘亲要看书,你找柱国哥哥带你去。”
   她平时管教孩子严厉,难得这样宽松。奕儿雀跃,待颜焘自三楼走下来,就扯着他手臂,要他带自己出去玩耍。
   让颜焘面对着四壁书卷,他也觉无趣得紧,不如陪这“堂弟”玩耍。至于吴漱玉的安全——
   他看了看她,玉太妃赶忙笑道:“那要看柱国大人愿不愿意带你去了。”
   这里警戒力量强大,到处都是侍卫,颜焘其实也不觉得她在这里能什么危险,于是点了点头:“小子,跟我来吧。”
   奕儿欢呼一声,抓着他的手就往外跑。颜焘跨出门槛,交代守在这里的侍卫道:“看好门户。”
   吴漱玉目光转到端木景身上。后者很是知趣:“玉太妃您慢慢看,臣先告退。”
   “去吧。”这一下走了仨,吴漱玉终于松了口气,一转头却见老刘头站在楼梯口对她道:“太妃,书找齐了。”
   他手里拿着四本书。
   “好,很好。”吴漱玉示意忍冬把书接了过来,“我还要再找几本书,忍冬,你知道我的喜好,你去帮忙。”
   老刘头站在原地,愣愣看着她。
   忍冬扯着他就上楼去:“跟我来。我跟你说,我们太妃喜欢神异志怪的野史,你这里有没有……”
   神异志怪?吴漱玉忍着打人的冲动。这是她十四、五岁时才爱看的玩意儿。
   不过她转头看看案边的漏刻,又有些紧张了。
   马上就要到午时正了呢。
   外头天寒地冻,门窗当然都关紧了,也不虞外头有人窥视。但父亲等人要怎么进来呢?
   这里到处都是守卫!
   她在忐忑不安中等待。
   也就是十几次呼吸的功夫,身后忽有微响。她飞快转身,就见两个男子赫然立于身后!
   她低呼一声。
   “霍叔叔?”尽管数年未见,彼此形貌有些微变改,她还是一眼认出,其中一人就是霍东进。
   可另一人长身玉立、修眉俊目,年纪却不会超过十七、八岁。
   他不是得胜王,不是她朝思暮想的父亲!
   这少年却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而后飞快布了个结界。
   “好了。”他这才开声,“外人听不见我们说话。”
   吴漱玉有些茫然:“这位是?”她的语气里不掩失望,“我父亲呢?”
   “王爷无法亲来。”霍东进低声道,“特委托燕公子前来探视小姐。”
   他语气急促而激动。吴漱玉是他看着长大的,幼时还被他抱在膝上教着识字,感情深厚。千里之外再相见,霍东进又怜其不幸。
   “父亲……受伤了?”吴漱玉屏息,“这几年都在哪里?”
   “当年王爷遭遇廷军埋伏,寡不敌众,只得深入毒龙山……”霍东进也知时间紧迫,快言快语将得胜王这些年的遭遇说了一遍。
   当然,桃源境和弥留之地的规则太玄奥,一时半会儿解析不清,他也就用“触发天规”的说法来替代。
   吴漱玉从前爱看神异志怪轶闻,等到自己父亲都遭遇怪事,就比普通女子更容易接受。但她同样也觉不可思议:“你是说,父亲一直被困桃源境中,不能外出?”
   “正是!”霍东进颌首,“我等数百人都不得出,直到燕公子出现,助王爷获得守护者之职,我们才能出山。只是王爷受命于天,从此都不能离开桃源。”
   吴漱玉半天作声不得,抚着紫檀手串,泪如珠下。
   数年前她为父殇痛哭一场,如今知道得胜王在世,可从此天各一方不得相见,那样悲喜交加、怅惘难平,也实教人无福消受。
   她还是尽力克制,才没有号啕大哭。
   她捂着脸,就没看见一道红烟从门缝里飘进来,萦绕燕三郎耳边。
   而后,燕三郎就听见了千岁的声音:“不妙,她的幼崽往回走了。手里捧着……一只鸟?”
   端木景财大气粗又惯会享受,把这藏书阁也建成了暖阁,但秋冬天就要紧闭门窗,以防热气跑掉。因此燕三郎遣千岁留在户外,以监视外头动向。
   也就是说,颜焘回来了。
   霜和楼范围不大,他走上几十步就能进门。
   留给楼里人的时间太少,燕三郎皱眉,果断决定撤离。虽然眼下机会难得,但己方的安全才是第一考量。
   今日不过是初次会晤,重点在于吴漱玉的表态。
   他正想知会霍东进撤退,千岁却道:“我去拖住他们。”
   燕三郎脱口而出:“不。”
   “让她慢慢哭,你们放心聊就是。”红烟却已经飞快逸走了,原路来原路出。
   少年重重呼出一口气,强压下心头不悦。只要不被福生子的噩运困扰,千岁的办事能力有什么好不放心的?
   可一想到她要面对颜焘,他心情就不好,很不好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奕儿手捧一只燕子,迈动小短腿就往藏书阁跑。
   颜焘负手走在后头,懒洋洋提示他:“跑慢点,别掉水里了。”
   抱夏房里有只小燕子钻在柴堆里,冷不防有人推门进来,燕子受惊飞起,不小心撞在木条上,摔得七昏八素。这名义上的小堂弟平白拣了个燕子,开心极了,非要捧着小东西去给娘亲看一眼不可。
   啧,带孩子可真麻烦。
   奕儿走过高墙,冷不防墙上跳下个白影,从他眼前掠过。
   孩子手上一轻,吓得倒退两步,果真险些掉进湖里。
   这虽是个人工湖,但里面养着黑色大鱼,果然会叫会啼,嘴又大又扁,和人一样长,柱国堂哥说它还会吃人哩。
   颜焘赶上前一步扶住他:“小心。”
   孩子一低头,发现手里空空如也,燕子没了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