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1章 能不能解毒?

 ,
   燕三郎毕竟是目击者,并非嫌犯,又是外国人氏,有爵位在身。西城通判听完官差首领的陈述,也没有慢待燕三郎,请他落座看茶。
   燕三郎将前后因由说了一遍,西城通判不由得吃惊:“你中了毒?速速去请大夫!”后面那句,是对手下说的。
   傅小义站在主人身边忍不住道:“请大夫太耗时间,去嫌犯遗物里翻一翻有没有解药,不成么?”
   “不成!”立于通判下首的官差一口拒绝,“他身上的东西都是证物,哪能随便翻用?”
   西城通判打圆场道:“这人身上倒有不少零散,但大夫没来,谁知道哪样是解药?莫要反而吃进毒物才好。”
   这句话倒是让人挑不出理儿。那伙计自己服下的毒物见血封喉,谁知道他身上还有什么零碎的杀人药?这少年万一吃错,也是个死。
   要是嫌犯和目击者都没了……西城通判打了个寒噤,他可受不起上头的雷霆怒火啊。
   燕三郎叹口气,要了杯清水,从怀里掏出两个药丸子吃了。
   通判一下子紧张起来,官差更是瞪眼:“你吃什么了?”
   他想夺下燕三郎手里的药物来着,怎奈少年动作轻快流畅,从取药到吞下不过一息时间,他都来不及阻止,只能看他以水送服。
   其实千岁炼出来的药丸入口就化作津液入喉,燕三郎不过做个样子罢了。傅小义冷冷道:“我家少爷心伤未愈,每日都要按时吃药的。”
   结果,大夫还没来,署衙倒先迎来了重量级人物。
   望着走进来的人,千岁轻轻咒骂一声:“倒霉!”
   来者正是柱国颜焘。
   他负手进厅,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,望见燕三郎也是一怔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   他下意识往少年身边看去,只见到了傅小义。
   西城通判和官差首领上前一步行礼,后者不待上司发问,赶紧将抓捕嫌犯的过程说了。
   颜焘已经大马金刀坐下,越听越是脸色阴沉:“不过是抓个人,这点事儿都办不好?”
   两人一起低下头去。
   颜焘这才转向燕三郎:“嫌犯为什么跑去你那?”
   “方才我已经说与通判。”燕三郎道,“这人被官差追赶才躲进明月楼……”
   “通判听了我没听,你就得再说一遍。”颜焘打断他,很不耐烦,“你亲眼见到他被官差追赶了么,否则怎知他是为躲官差才进明月楼?”
   这是鸡蛋里面挑骨头,燕三郎对原因心知肚明,也不动气,将早晨这段经过又说一遍。千岁不在,颜焘对他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。
   颜焘问了几个细节,燕三郎一一回答。前者忽然道:“你夫人呢?事发时,她怎么不在明月楼?”
   “她起得早,去西郊狸子林玩耍。”燕三郎面不改色,“晚上才回来。”
   “那么屋子里发生的事,现在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了?”
   少年耸了耸肩:“还有我的猫。”
   颜焘呵呵一笑:“照你所说,你被迫服毒,那就应该按他所说照办才是,为什么又向官差揭发?”
   他凝视燕三郎:“你不怕事后毒发?”
   “我就算助他躲过搜查,他也未必会守诺给我解药。何况我也不一定能瞒得过官差,那还落一个窝藏要犯的罪名。”燕三郎答道,“还是供出他更划算,若他有解药,官差搜出来也会替我解毒。”
   说到这里,他苦笑一声:“万万没想到,他居然服毒自尽了。”
   “清乐伯。”颜焘身体前倾,意味深长,“你是真机灵。”
   “过奖。”燕三郎就当没听出他的语意双关,“现在,是不是该帮我搜一搜解药了?”
   他运气不错,通判找来的大夫这时也上门了。
   “查一查。”颜焘往燕三郎一指,对大夫道,“看看他有什么毛病。”
   燕三郎就当没听见他的一语双关。
   这大夫专攻草膏,在西城区也是鼎鼎大名。今天被通判从药堂里请来,又听闻柱国也在,哪里敢有怨言,赶紧去搭燕三郎的腕脉。
   慎重起见,他多号脉十息才道:“这位小哥的确中毒了,奇怪的是毒性不强。”说罢要了嫌犯的随身之物过来,一一检查。
   伙计递药给燕三郎,后者吃下后顺手把药瓶放在桌上,后来也被官差当证物收集起来。大夫取出这只瓶子,从里面倒出残余的药液仔细试验,而后才道:“就是这一瓶了,这是水毒芹混入鬼笔,一刻钟内能要人命。”
   一刻钟?难怪他要说奇怪了。余人目光都放到燕三郎身上,这小子服毒到现在有半个时辰了,还好端端坐在这里,也没见毒发呢。
   燕三郎不慌不忙:“我有心疾,始终服药。或许药物中和了毒性。”
   大夫伸手:“我看看你平时用的药物?”
   燕三郎递过一枚药丸,大夫接过,滴了不少药剂在上头,最后甚至取银刀切了一小块来尝。
   “好药!”他竖起拇指,“这调配手段可太高明了,堪称宗师级别。未知出自哪一位名家之手?”
   “见笑了,这是内人所制。”燕三郎谦虚一句,结果千岁很是不满,“喂,见什么笑!”
   颜焘打断两人:“说结论!他拿出来的药,能不能解嫌犯的毒?”
   通判在一边听着,也佩服这话问得实在有水平。若这位清乐伯身上备的药,刚好能解嫌犯的毒,那他的嫌疑瞬间就很大了。
   大夫迟疑一下才道:“这个么……”
   “能,还是不能?”通判赶紧道,“你给个准信儿!”
   “不、不能。”大夫只得道,“但有中和延缓之效,能把毒发时间往后推上个把时辰。”他一口气往下说,“这是温补之药,药性调和分明,本来也不是解毒用的。我方才号脉,察出这位小哥心脉滞堵气弱,的确患有心疾,这药也的确对症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了点头。他的心疾非常明显,只要是个合格的大夫都能诊出。
   旁人听明白了,这小子治心疾的药物刚好能够抵冲嫌犯的毒剂,所以到现在也还未毒发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