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7章 终于赶上

 ,
   宫中惊变,颜烈此时应该坐镇王城、居中调度才是。
   燕三郎第一反应:颜焘来了。
   他来这里作甚?
   另一个下人道:“宫中御医那么多,必定可以治好!”
   燕三郎听到这里,更觉不妙。
   两人仍在窃窃:“我听说,章御医反对呢,怕路上太颠簸来着。”
   “老天保佑老夫人,保佑玉太妃啊。不然我们太傅府今后日子可难过了。”
   千岁几乎在燕三郎耳边咆哮了:“章御医说得对!这么颠啊颠,毒素都颠入五内了!什么柱国,就是个大白痴!”
   燕三郎一声不吭,默默转头。
   听这两个下人话意,颜焘不顾章御医劝阻,已将玉太妃带走。
   在太傅府里劫走玉太妃的计划,又落空了。
   并且现在还有个天大的难题摆在燕三郎面前:
   他等不起了。
   玉太妃身上的怪毒,只有冥石浸泡过的清水可解。现在唯一的解药就抓在他手里,他若不抓紧给玉太妃灌下,安涞城之行的任务怕是再也完不成了。
   燕三郎原路退回。
   他这一路上不得不小心避过下人和守卫,花掉的时间比原来更多,好在这是二次进出铁府,已算熟门熟路。
   翻出太傅府之前,他正好遇见宫里派驻太傅府的侍卫。
   这厮正立在树下发呆。
   燕三郎想了想,觑着左右无人,潜去他身后,抬手就是一闷棍。
   “喂!”千岁奇道,“你做什么啊?”时间这样宝贵,燕小三怎么会浪费在无关人等身上?
   “换装。”燕三郎将昏迷的侍卫拖去后边儿的杂物间,将他衣甲武器都剥了下来,绑住手、塞住嘴,扔在柴堆上。
   他最看中侍卫的帽盔。宫里侍卫的冬装,帽盔可以拖起围挡,遮脸挡风,只露出一双眼睛和半截鼻子。
   不过这侍卫比他矮小,衣服就不合身了。
   燕三郎没有多想,深深吸一口气,浑身骨骼就发出细密的噼啪声,个头就以人眼可见的速度矮了下去,肌肉也收缩些许。
   仅仅是二十个呼吸,他就比原先矮了半个头,人也变瘦了。
   千岁有点惊讶:“你什么时候练成的缩骨功?”还练得很到位啊。
   “三年前了。”燕三郎飞快穿起侍卫衣裳,嗯,正合身,“通常在你白天蒙头大睡时。”
   ……好吧。她老是忘了这厮多才多艺,哦不对,是精通许多旁门左道。
   燕三郎换好衣裳,用帽盔挡住大半个脸,还不忘带上侍卫的令牌。
   演戏就要演足全套嘛。
   他也不再躲躲藏藏了,直接顺着铁府主路往北而去。
   他催动真力、眼透精光,一路上遇到的下人都不敢同他直视,更不用说发现他的破绽。
   他随便抓住一个,粗着嗓子问:“我的马呢?”
   原本宫里两个侍卫都是骑马来的,一个已经回宫秉报太妃中毒,一个留下盯紧太傅府,不许府里人进出。
   他这么一问,下人自然战战兢兢,带他去牵出马匹。
   “开门!”燕三郎说完这两字就弯下腰,咳嗽不止。
   今回的运动量好像有点大,他都能感觉到心口一阵绞痛。
   他有铁打的身体,还有一颗纸糊的心脏。
   “您、您还好吧?”老门房小心翼翼问他。
   “开门。”燕三郎不理他,待门一开就纵马而出,谁也不敢上前拦着。
   “喂,你要不要缓一缓?”千岁都佩服他胆子大。不过燕小三今日往返奔波多时,一边着急办事,一边还要控制心跳,这会儿大概也累了。
   有了马,他的速度能比原来快上不少。
   “不必。”燕三郎吞了颗丹药,努力调匀呼吸,而后就穿着抢来的衣裳、骑着骗来的马,堂而皇之穿过闹市,往北而去。
   一路上的平民都给他让路。
   “玉太妃只能乘马车,又要防止颠簸,走不快的。”所以他撒蹄快跑,赶上的几率很大。
   风也很大,他又披上一件灰鼠皮斗篷。
   “倒有一点,颜焘为何亲自接送玉太妃?”燕三郎觉得这说不通,“她对颜焘来说,应该不算个重要人物。”能劳动柱国亲自护送,那地位得有多高?
   玉太妃只是前朝妃子罢了。从安涞城眼下局势之混乱来看,颜焘要忙的事儿一定很多,为什么偏偏要先送玉太妃返宫?
   千岁向来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别人:“说不定,他看上玉太妃了?”
   燕三郎不置可否:“而且从时间上看,他来铁府也来得太快了;去宫里通传消息的侍卫就算一路纵马飞奔,这会儿才刚到宫门而已。”
   消息还没传到王宫,为什么颜焘就先来了?
   少年有些恼火,颜焘的意外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   又奔行十余息,千岁忽然道:“喂,慢点慢点,颜焘的队伍就在前面!”
   燕三郎刚好拐过街角,闻言放慢脚步,果然看见正前方不远处有十骑兵甲森严,护送一辆马车前行。
   “赶上了。”少年下意识按了按心口,趁着马行徐徐,抓紧时间调息吐纳。
   “接下来怎办?”好不容易追上了,自然要商量下一步的方案。千岁给他支招,“要不,你绕到前面去,变作铁师宁与他们偶遇?颜焘一定会让你上车看望木老太婆。”
   “是个好办法。”燕三郎表示了肯定。以铁太傅的尊崇地位,颜焘让他上车探望发妻的可能性很大。
   但少年接下去就摇头了:“但不可采用。”
   “为什么?”千岁奇道,“你还有其他更好的法子?”
   “暂时没有。”燕三郎目光闪动,“但我们不能让颜焘发现,这城里有人能够变幻形貌,否则——”
   他徐徐道:“——我们在西城署衙布下的那一着棋,就会失效!”
   他把所有手下都留在西城署衙,不惜耗费心力来回奔走,正是要造成“卫国清乐伯一行皆未外出”的假象,自己才能在即将到来的安涞城风暴中全身而退。
   如果颜焘意识到,有人能在他眼皮底下伪装成铁太傅、掠走玉太妃,那么燕三郎留在署衙的真实性一定会大打折扣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