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8章 现世报

 ,
   既然已经付出良多,就不能在最后一两步功亏一篑。
   千岁也是转念就想明白了这一点,没好气道:“那你打算怎办,动手强抢?”
   颜焘本身修为了得,又有十个亲兵相护,这儿还是安涞城的闹市中心,是颜氏兄弟的地盘。更不用说燕小三进了马车还要先给玉太妃喂解药……
   就算燕三郎身体倍儿棒,心脏一点问题都没有,想下手强抢还有些勉强呢,何况现在?
   少年却“嗯”了一声。
   算了,救得来就救,救不来就走,保全自己第一。千岁想劝他放弃,却听他又道:“或许,我们可以借点力。”
   “嗯?”
   “这儿离西城门很近了。”燕三郎头也不回,“你的诡面巢蛛有感应么?”
   他骑在马背上,居高临下。千岁沉默两息,而后就轻轻咦了一声:“这么巧?”
   诡面巢蛛提示,子蛛的位置离他们很近,自东南向西而来,还在快速靠近中。
   千岁放出神念,就发现十余人刚刚走过一栋白房子前方,个个低着头,左顾右盼,步伐却很快。来来往往的行人,注意力都被前方颜焘的队伍吸引了,没什么人注意他们。
   “端木景?”千岁几乎要笑出声来,“他们居然敢走大路?”
   “安涞城的小路虽然隐蔽,但盘曲纠结。他们若选小路要多花不少时间,还不如赌一把。”燕三郎往西城门方向呶了呶嘴,“我看端木景也是赌徒心性,他赌的就是自己能在官方抓捕之前穿过西城门。”
   他顿了一顿:“看向我右手边,白楼招牌前方。”
   “晓得了。”千岁顿时了然,“你做好准备,我去去就来。”
   燕三郎刚下马,木铃铛中就飘出一缕红烟,找到最高的一栋民宅钻了过去。
   他放慢了脚步,千岁不能离他太远。
   红烟在屋顶化出人形,半趴在屋脊上。她口中嘟哝了一声:“这就叫现世报,来得快啊。”而后就弯弓、搭箭、瞄准——
   放手。
   空气中划过一抹箭影,紧接着端木景斜后方两丈开外的一栋楼房突然炸响!
   “轰隆”,这一记爆炸声威赫赫,行人脚下的地面都为之一颤。
   被炸出的木头、砖瓦和泥块飞向四面八方,平民纷纷避让。有些人直接被气浪掀翻。
   现场大哗。
   爆炸立刻引起不远处颜焘的注意,令他勒马回头,目光扫视过来。
   端木景一行则惊得魂飞天外。
   他们几乎立在爆炸最中心位置,一览无余。附近所有人齐刷刷投来注目礼。
   刹那间,他们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再没有一点掩护。
   便是最镇定的人,这时也惊惶失措。
   “走,快走!”端木景脑海里也险些是一片空白。但他一咬牙一跺脚,干脆就全豁出去了,“冲过城门!”
   他领着众人健步如飞,迳直往西城门奔去。
   横竖都已经被发现,再藏再躲都没用,惟有一鼓作气冲过西城门,他们才有一线生机!
   端木景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符,撕开来大喝一声:“疾!”
   顿时有一股大风从后刮来,推着这十余人飞奔向前,速度居然不比奔马慢上多少。
   这便是疾行符之功。端木景平时喜欢收集宝物,逃命时趁手的家伙什儿可不少呢。
   相比他们的气势如虹,燕三郎的举动就很低调。
   他放开马匹,藏在人群中往前走了七八步。
   少年用斗篷裹紧自己,这时再把斗篷帽子也戴上,看来就与平民无异。
   前方的骚动,当然瞒不过颜焘的眼睛。
   他在原野上能从三百步外望见草丛里的兔子,这时也能从闹市中看见奔跑的端木景等十余人。
   颜焘冷笑一声:“自投罗网。”
   他听摄政王在宫中分析过,端木景很可能就是谋害宣王的凶手。眼下端木景让他撞见,还想坦然逃跑?
   合该这些家伙运气太差。
   人群里站着一名卖豆花的小贩,看热闹看得扁担都忘了放下。颜焘劈手夺过扁担掰成两半,每一半的断口都很尖锐。
   他在手里掂了掂,就朝端木景等人掷了过去。
   射向端木景的一截被人伸剑挡住了,挡剑的人被强大的掼力带出一丈远,勉强才站稳脚跟。
   另半截扁担,却扎中了奔跑中的端木景手下,从右肋穿进、肚皮穿出。
   鲜血溅出三尺远,这人眼见得不活了。
   周围人群尖叫声中,颜焘点了三名亲兵,仍然护送玉太妃的马车前往王宫。
   “剩下的,跟我来。”
   他一扬鞭,座下骏马希聿聿一声长嘶,就往端木景追去!
   七匹高头大马一路横冲直撞,可不管这里是闹市,可不管这里有多拥挤。
   西城门守卫自然也被爆炸声惊动,再一看六小道口的乱象,一队近二十人立刻执武器冲来,剩下两个果断拉动机关,开启了隔绝阵法。
   阵法只要启动,城门下立即生成无形壁障,阻隔内外进出。
   端木景离城门更近,比颜焘更早一步冲到城门底下,这时终忍不住大喝一声:“左先生!”
   一直护在他身侧的长须文士一抬手,突然打出四道蓝针。
   这几道针并不射向对面的城门守卫,而是扎进了自己人的脖子后方。
   被扎中那四位蓦地大吼一声,身形急速膨胀,变作了高达三丈的巨人!
   他们长得格外雄壮,外表与人无异,只是更粗犷些,头发却是浅绿色的,光一条腿都有门柱粗细,奔跑起来连地面都在震颤。
   他们身高腿长,一步就跨越同伴,再来一记冲刺,就和对向的城门守卫打在了一处。
   说是打,其实无非是伸手将城门守卫都拍打出去,像拍皮球一样。
   就算七尺男儿,在三丈高的怪物面前也没有什么优势可言。
   飞驰中的颜焘看得怒不可遏,自储物戒中取出自己宝弓,微一瞄准,就射了出去。
   他能骑奔马射中天上大雕,射中这么大的目标当然更不在话下。
   一个巨人突然捂住眼睛,哀嚎着倒下了。
   颜焘不仅射瞎了他的眼睛,箭尖还刺破颅骨,直接扎进脑部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