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4章 果然断子绝孙

 ,
   忍冬照做了,吴漱玉终于悠悠醒转,只是脸色煞白。忍冬又喂她服下补气益中的丹药,她仍然目光涣散,面容呆滞。
   对她来说,这个打击太大了。
   偏偏燕三郎还要在她伤口上撒盐:“所以,你还要离开么?”
   “燕公子!”忍冬心疼自家小姐,对他就有些不满,“小姐这样……”
   “你们这一走就不能回头。”燕三郎打断她的话,“时间紧迫,你们现在就得下决定。”
   忍冬还未回话,吴漱玉就开声了:“走!”
   她的声音虚弱,却是无比坚决:“燕公子,请你带我离开这里!”
   “好。”燕三郎从袖里掏出一只哨子,用力吹了两下。
   没有声音发出。
   至少,人耳听不见。
   吴漱玉沉默好一会儿,才道:“孩子是摄政王的。”
   她是先王遗孀,颜枭死去多年,她却怀孕,这消息传出去就是天大的丑闻。
   开国太祖头上这顶绿帽子,戴得太稳了。
   她突然又记起一事:“对了,我方才中毒,孩子会不会也……?”
   “无妨。”燕三郎倒不担心,“毒性主攻心脉,停留的时间又短,于你胞宫无碍。千岁刚才探过,胎象十分平稳,你的孩子比你坚强。”
   吴漱玉“哦”了一声,脸上看不出是喜是哀。
   千岁打了个唿哨:“果然。我就说是颜氏兄弟之一。”
   年轻貌美的太后独居深宫,在宣国又没有娘家势力可以倚靠。她会发生什么事,燕三郎用膝盖都能猜到。
   他实是有些同情。
   吴漱玉满嘴苦涩。颜烈最近都不让她吃事后药,算起来大概是迷宫中那一次怀上的,时间也对得上。
   她以为自己逃离宣国就跟他再无瓜葛,哪知道……
   千岁附在燕三郎耳边,细声细气:“这样看来,小王子也不是颜枭的种哪!”
   少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。
   他赞成阿修罗的猜想。
   难怪吴漱玉放心把奕儿留在安涞、留在颜烈的眼皮底下。那就是摄政王的亲生儿子,虎毒尚不食子,颜烈自然会好好将奕儿抚养成人。
   千岁又道:“颜烈一定会将自己儿子扶上王位的。”
   颜烈贵为摄政王,权倾朝野,唯独不敢擅自登位——宣国的天下只属于颜枭的血脉后裔。并且颜枭还有另外两个亲侄子,年岁都比颜烈要大。即便颜枭的血脉断绝,论起资辈也轮不到颜烈登基。
   燕三郎喃喃道:“难怪他先前立傀儡为王。”
   “现在不用了。”千岁呵呵一笑,“颜同烨一死,王位空虚,理应由颜枭的第五个儿子,也就是颜同奕继承。”
   然而颜同奕其实是颜烈的儿子。他只要继位,颜烈实质上就夺取了颜枭的江山。
   从这一点来看,摄政王的确会对奕王子万般疼爱,吴漱玉本不必为大儿子担忧。
   她悠悠道:“颜枭英雄一世,到头来果然是断子绝孙,给别人打下了江山。”
   她还记得所谓的神物诅咒,看起来挺灵验的。
   燕三郎不关心这个。他甚至不关心谁坐上了宣王的宝座,那跟他有什么相干?“眼下最重要的是将她们送走,我还得回去。”
   三人走在林地,周围越发安静,一声鸟鸣皆无,只有脚踩在白雪上细碎的沙沙声。
   忍冬走得忐忑,悄悄看了看燕三郎:“燕公子,霍先生没有来吗?”
   在霜和楼初晤之前,她们和燕三郎素昧平生,全靠霍东进介绍。可是在出逃的重要之日,霍先生却没有出现。
   这中间出了什么意外吗?还是、还是说?
   他们和这少年单独走在林中,周围又没有别人。
   燕三郎心思何等灵敏,顿识弦外之意。他也不恼气,只道:“他要在西城署衙里给我打掩护。”
   吴漱玉扯了扯侍女的袖子:“忍冬,不得无礼。”
   就在这时,地上掠过一道黑影,速度其快无比。忍冬吓了一跳,抬头望天:“那是什么!”
   有东西从低空掠过,在地面留下阴影。
   “是你们离开安涞城的唯一途径。”燕三郎缓缓道,一边看着个头惊人的巨鹰越飞越低,搅起一片飞砂走石之后就落在正前方的空地上。
   他走上前去,拍了拍巨鹰的脖子:“这几天过得可好?”
   巨鹰呱咕一声,大脑袋就往他身上蹭,状甚亲昵。它这二十多天都在安涞城外自行觅食,还以为自己被放生了,直到燕三郎重新召唤它。
   还是跟着主人安逸,有吃有喝还能经常换菜单。
   吴漱玉主仆惊讶地看着这头巨鹰:“燕公子,你该不会是说……”
   “嗯,这是我的座骑老黑。”少年拍了拍巨鹰的长喙,“老黑,你替我载她们去往何洛山。”
   老黑侧了侧脖子,哪?
   “就是千岁所说的,形状像兔子的山峦。”燕三郎顺手往南一指,“从这里往南,大概一百多里。山脚下有个村子,你等我们前去会合。记住,如果十五天之内我们没出现,你就直接载她们去桃源,找吴城主。”
   “知道桃源在哪么?”他拍了拍老鹰的脖子,“就是千岁将你射下来的地方。”
   老黑打了个寒噤,用力点了点头。
   知道知道,印象太深刻了。
   忍冬上牙关敲下牙关:“我、我们要飞过去?”
   “我这就要返回安涞城,不能与你们同行。如走陆路,摄政王必定在沿途设下关卡搜捕。你们怕是跑不出二十里。”燕三郎正色道,“还是飞行最快。半个月内,我会带霍东进等人赶去与你们会合。那个村子民风淳朴,但你们也要注意安全。”
   吴漱玉畏惧地看了看蓝天,飞上那么高,一不小心就会摔死罢?
   可她随后就想起书中写的那句话:天高任鸟飞。
   她能飞出去,就自由了。
   “好!”她咬着牙走近巨鹰,想看看从哪里能爬上鹰背。
   巨鹰一扇翅膀,翼展近五丈,声势嚇人。它对着两女张嘴作恐吓状,吴漱玉却没有后退半步,只抬眼来看燕三郎。
   “时间宝贵,休要胡闹!”燕三郎也学千岁平时那样,一巴掌拍在它后脑勺上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