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3章 一步也不曾离开

 ,
   他的目光直勾勾看向门口方向。
   这一声嗓子吊得很高,偏厅内无不听闻。邱林闻声回头,果然见到厅门吱呀呀呀被缓缓推开,有个红衣女子提起裙摆、跨过门槛,款款走了进来。
   西城署衙建起来也有些年头了,这偏厅的木门比较老旧,推动起来就吱咿作响。若是推门人动作放慢,那听起来简直就像长长的一声鹅叫。
   户外的冷风跟着吹了进来,但邱林的呵斥声一下就卡在喉间。
   这女子如彤云出岫,实是风姿无俩,旁人见了她,什么责怪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   千岁进了门,无视厅里十几号人的目光齐刷刷聚焦在她身上,先反手关起了门,又是长长吱呀呀一声,这才踱了过来:“你们怎么被塞在这里,真是让我一顿好找!”
   她盯着邱林,眼里都是不满:“你还要把他们拘押多久?”
   她黛眉颦蹙的模样,让邱林甚至兴不起辩驳的念头:“还、还不清楚。”
   “这都亮灯了。”千岁不悦道,“我相公也是大卫的伯爵,来西城署衙不过是协案调查,你们无凭无据,哪能扣他这么久!”
   邱林只能道:“我奉柱国之命,公事公办。”
   说到这里,他想起厅中众人先前举止,立刻转头去看。
   清乐伯这十余人依旧站成一圈,没有散开。
   “那柱国在哪里?”千岁抱臂在前,“喊他来,快把公事给办了!”
   柱国是她能招之即来、挥之即去的么?邱林啼笑皆非。
   这时外头却有人呵斥一声:“何事喧哗!”
   紧接着,厅门又被推开,外头呼啦啦进来十几个人。
   为首的,正是摄政王颜烈!
   千岁先前已经听见脚步声,这时也不显惊奇。邱林立刻行礼:“见过王爷。”
   颜烈目光在厅内一扫,眉头微皱:“这里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  西城通判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,赶紧上前答话:“清乐伯及其手下,从午后就留在这里等候柱国传唤,一直等到现在。”
   颜烈负手而立:“这是等候传唤还是聚赌?”
   千岁咦了一声:“宣国可有条令规定,署衙内不得聚赌么?”
   那当然是没有的,可是通常也没人这么干。颜烈目光移到她身上,也不由得暗赞一声,此姝美貌天成,怕是世间第一流,难怪弟弟念念不忘。
   他也不和千岁纠结这个问题,只去看桌边人:“清乐伯何在?”
   摄政王亲自点名,谁敢躲藏?
   桌边人群分开,燕三郎走了出来:“摄政王安好。”
   “你们自午后起都在这里?”颜烈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,“没离开半步?”
   “是极。”燕三郎笑了笑,“这位邱侍卫看得清楚。”
   颜烈转头,瞥了邱林一眼。后者当即道:“清乐伯说得无误,他们一直都在厅内,但、但是……”
   “但是什么?”
   “但是……”邱林顿了顿才接下去,“他们一直聚在桌边,几乎没散开过。方才通判送饭进来,他们也不肯离桌去吃。”
   金羽在燕三郎身后笑道:“怎么着,我们还得一边赌钱一边蹦跶才行?”
   颜烈目光微凝,已经听懂邱林话意。弟弟身边的亲卫怀疑,这里面有人用上了傀儡替身或者障眼法!
   不待他出声,燕三郎抢先开口:“原来邱侍卫担忧我们没有及时用饭,实在体贴。”他向身后众人一挥手,“都愣着作甚?等着别人给你们喂饭么?”
   大伙儿笑嘻嘻挪去饭桌,端起碗开始扒饭夹菜。
   燕三郎这才对颜烈道:“失礼了,我手下都是粗人,吃饭不太讲究。”
   西城通判和邱林一个一个看过去,发现每人都在吃饭,神情动作自然,终是无话可说。
   颜烈也向饭桌望去两眼,转而对燕三郎道:“清乐伯脸色不好,还能坚持赌钱?”
   灯光下,少年脸色白里泛青,还有两分憔悴。
   “我不好这个。”燕三郎弯着腰咳嗽两声,千岁赶紧上前给他拍背,“只是在这里无事可做。”
   千岁不满道:“话说柱国何时能来?我相公身体欠佳,该回去躺好休息!”
   这些人若是整个下午都留在署衙,那的确与外头发生的诸多大事无关,颜烈也是兴味索然,于是点了点头:“那么吃过饭就回去吧,这里没事了。”
   千岁顿时大喜,燕三郎比她更矜持些,拱手道谢。
   这里看不出什么端倪,颜烈还有杂事缠身,当下也就离开偏厅,去署衙里听取通判的汇报。
   想起玉太妃,他心里暗焦急,不知弟弟那里何时能传讯回来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霍东进等人在西城署衙里胡乱吃了几口饭菜,就簇拥着燕三郎返回明月楼。
   金羽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辆马车。孙大夫随燕三郎上车,给他号了脉就肃然道:“您又透支严重!未来几天最好静躺不动,小心温养。”
   “我知道。”燕三郎已经服过药了,眼前还有些晕眩。
   对他的心脏来说,今天太折腾了。
   少年阖上眼,血色几乎一瞬间就从脸上褪尽。方才他在署衙里面对摄政王,还是用出真力勉强支撑,现在一口气松懈下来,疲态尽显。
   等孙大夫下车,千岁才气道:“早跟你说过,端方开出来的条件让金羽去办最好,何须你亲自上场!”
   “我不放心。”燕三郎抬手按在额前。
   千岁以为他不放心将遁地牌交付金羽使用,或者不放心端方使诈。可是燕三郎心底清楚,他最不放心颜焘。
   这人性子狠戾,要杀就杀个透尽,否则打蛇不死反受其害。再说,不亲自出手给他添堵,燕三郎不安心。
   “不过,今晚让金羽出去一趟,到南门外接应端方。”燕三郎将遁地牌交给千岁,“天亮前他得回来,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。”
   千岁板着脸:“遁地牌就剩最后两次,用完没了!”过去几年都没用几次,今天却在端方身上败了个光,她好心疼呀!
   “没了就没了罢。”燕三郎看得开,“有法器不用,留它何益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