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4章 修罗界

 ,
   “这东西要怎么关闭?”智计百出如燕三郎,这时也犯了难。时空裂隙不是家里的墙缝,说补就补。
   可就这么放任不管也不是办法,再多淹几次,西城都要发大水了。
   “我们见过两个时空裂隙,最后的弥补办法其实都是遮挡而非封印。”千岁手搭凉棚,眺望上方瀑布,“可是这么大的裂缝,用什么遮挡呢,就算有鸿武宝印也没用罢?”
   裂缝长达三里(一千五百米),什么样的神术才能将它挡住?
   “这是哪儿?”
   千岁一指不远处的白色山峰:“看见那座大山没,山顶像驼峰的,那是白孤山。”
   那山高耸入云,山腰以下部分也没什么特别的,但山腰以上都是纯白,还反射着琉璃的光芒。燕三郎看得出,那不是积雪,而是石头本来的颜色。
   “那是白孤山,那么我们所立之处就是修罗道很有名的一处瀑布了。”千岁缓缓道,“这是鳄吻瀑布。”
   燕三郎抬头观望,觉得这名字很是贴切,峡谷的边缘就像鳄鱼的吻部一样狭长而凹凸不平,水从上方倾泻直下,构成了人间难得一见的奇观。
   而这处时空裂隙基本贴着峡谷出现,承接走大部分水量,以至于燕三郎和千岁所立之处都露出了黑色的岩底。
   “白孤山是大领主乌木罕的地盘。”千岁抚了抚鬓边,“我们在这里行事,要低调而迅速。乌木罕性情暴躁,酷爱收集宝物,尤其警惕外来的阿修罗。”说罢,她潜回木铃铛里去了。
   少年沿着石壁往上攀爬,经过裂隙边缘,下意识又多看两眼,只见飞瀑奔涌不绝,声势惊人,却都灌进了裂隙中去。
   怎会这样凑巧,时空裂隙刚好就出现在大瀑布底下,接走所有流水?
   他揣着疑问继续往上,逆着迎面而来的飞瀑,不一会儿就爬到顶端。越往上,结界压力越小。也多亏有辟水珠,否则他早被强劲的水流冲了下去,哪里还有上爬的可能?
   瀑布口的水流,反而相对平缓。燕三郎首先看见了宽阔的江面,幽水青碧,而后就见到了七八艘大船!
   离瀑布口这么近的地方,居然有船?燕三郎一怔。
   这些船的长度都在六丈以上(近二十米),船身两两相并,宽大可御风浪,船首刻着五颜六色的鬼头,都是凶猛狰狞的模样。
   燕三郎乘过不止一次渡海渡江的大船,一看就知道两船并在一起适宜开阔水面行走,一旦到了狭湾处,船只还可以拆分开来,单独通过,是很灵活的联合方式。
   此时大船上也响起喊声,听在少年耳中哇啦哇啦不知所云。但他望见了船上的身影:
   身高只及人类腰部,也有四肢,也是直立行走,但体表覆盖浅蓝色的细小鳞片,至于那张脸——血盆大口可以直接咧到耳后根,但是没有耳朵,鼻子扁平,头发乱糟糟地五颜六色。
   这种生物,燕三郎仿佛也在人间见过。
   但不待他细想,最近的船只上撒过来一张大网,朝他兜头罩下!
   这些东西一言不合就撒网抓人?燕三郎皱眉,闪身躲去一边。
   哪知这网在半空中一晃,面积突然增大为原来的三倍不止,长宽都有三十余丈,称得上铺天盖地。
   网格上有红光闪烁,燕三郎猜出这上头附著某种神通,一旦自己被缚,恐怕有些苦头要吃。
   他抖手朝船只丢出一枚木牌。
   双方距离很近,不过五丈。以他腕力,木牌“嗖”一声就飞进船里,比网落下来的速度还快。
   紧接着他捏了个法诀:“移!”
   船上的生物刚一眨眼,水中的少年放大,竟然近在眼前!
   只用一瞬,燕三郎就上了船,他原先站立的位置只剩一枚木牌,落在水里载沉载浮。
   大网捕了个空。
   燕三郎用出的是“移木令”,此物能令他和事先炼好的木牌对换位置,称得上是一门很实用的神通,也是他在返回盛邑时才开始修习的术法。
   只是作为道具的木牌不好炼制,得用海底木,他到目前为止也不过收集了三分原料,炼好了三枚而已。
   今天头一次试用,效果不错。
   船上生物惊呼出声时,他已经一手一个推它们下水。其他生物叫嚷着举鱼叉来进攻,红烟从木铃铛里逸出,一连打飞了三只小怪物。
   “这也是鲛人。”千岁疾声道,“船要翻了,快下船!”
   鲛人撒网的地点距离瀑布太近,这时大网被急涌的江水带向前去,眼看就翻下瀑布!
   船只像是被人猛拽一把,加速前进,二话不说翻落峡谷!
   下方就是时空裂隙。
   “跳!”
   在船只落入裂隙之前,燕三郎和千岁已经凌空一跃,跳到了先前站立过的位置。千岁手里还牢牢抓着一个鲛人。
   两人靠在礁岩边缘,头顶上方偶尔传来一两声嘈杂的呐喊,大半却被奔涌的水声盖过去了。
   燕三郎取过鲛人手里的鱼叉仔细观察。
   叉头分作三股,纯精铁打造,锋锐惊人,还隐隐有红光闪烁。
   “这东西扎到猎物身上有麻木迟滞之效,令其丧失抵抗力。”千岁随口解释。
   “这里也有鲛人?”燕三郎有些好奇。他上一次见到鲛人已经是数年之前了,女鲛人被瘟妖附身,险些给春明城带来泼天大祸。
   “鲛人分布极广,有些从人间流入修罗道,从此在这里繁衍。”这时她手里的鲛人手舞足蹈,拼命挣扎,千岁冲它低叱两声,语带威胁。
   鲛人立刻蔫了,耷拉着脑袋。
   “它说什么了?”两个世界的语言不通。
   “还有什么,它说我们死定了。”千岁哼了一声,忽然伸手拉低少年后颈,一口吻住了他的唇。
   哪怕在眼下关头,燕三郎对她也是来者不拒的。
   只不过这个香吻加深时,他耳边响起一阵低呓声,奇怪而密集,令他脑海微微晕眩。
   很快,千岁就放开了他:“好了。”
   什么好了?燕三郎下意识舐了舐唇。
   千岁已经回头问那鲛人:“你们带网过来做甚?别说是捕鱼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