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3章 正主儿来了

 ,
   那速度,其快无伦。
   千岁见机也快,身化红烟,飞快往外逃逸,不小心触到栅栏,却碰出了“嗤”的一声轻响,像是烙铁按在了皮肉上。
   燕三郎同时也听见她一声低呼,暗含痛楚。
   栅栏已成,哪怕是红烟状态也逃不出去了。
   画地为牢,她被困在七尺见方的笼子里。
   阿修罗变回原形,满面愤怒,一手按着肩膀。
   那里,有整片灼伤的痕迹。“寒铁,这些栅栏是用寒铁混合了冰魄制成!”
   “千岁!”燕三郎也顾不得了,从储物戒中执出赤鹄宝刀就往栅栏上连砍数刀。
   出乎意料,撞击声低沉暗哑,几乎传不出两丈。这些寒铁与其说是铁,倒不若说是坚冰更恰当,连阿修罗的本体也能伤害。
   赤鹄宝刀是当世罕有的神兵,惟一特性就是“无坚不摧”,但在这些奇异的栅栏上头,居然只留下浅浅的白痕。
   他也不气馁,一刀接着一刀,每下都精准地落在同一点上。
   再坚固的物件,强度也有极限。
   千岁掌心燃起红莲真火,炙烤着燕三郎砍过的刀痕,以期收冰火相攻之效。
   “不成,火候不足!”她气得咬牙。眼下她的道行不够,催动的红莲业火偏弱,仍不足以烧坏栅栏。
   这玩意儿真是坚固得令人发指。
   燕三郎心念一动,从怀里掏出拇指大的瓶子,将里面的黄色液体泼在栅栏上。浓厚的酸味冒出来时,他当当又砍了两刀,火花四溅。
   栅栏还是没断。
   这时,外头却有人幽幽道:
   “哟,意外之喜。”
   燕三郎蓦地回头,却见卧房门口倚着一名白衣男子,姿态悠闲,也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。
   这人长得俊极,白发红瞳、凤眼狭长,鼻子挺直得像用尺子量过,唇红而薄。
   即便燕三郎从同性的角度去看,这张脸也堪称完美无缺,像是画中谪仙。
   可他盯着两人的目光,却像狮子瞪着活肉,异常凶残。
   这人一步一步踱了过来,目光紧盯着千岁,一眼也不曾分给燕三郎:“这可真是,好久不见。”
   从他露面开始,千岁的脸色就变了:“我的修为,为何在你这里?”
   “当年你走得决绝,舍掉了偌大的基业不顾,引得这里又是一片血雨腥风。”白衣男子笑了笑,“地盘我当然要拿走,你倒是把修为藏得隐秘,不过我看落在别人手里太可惜了,还是拣了回来。”
   短短几句话,血气纵横。
   他神情虽然放松,但在燕三郎的感知里却如猛虎,随时可以暴起伤人。
   这人释放出来的威压,比起辟水金睛兽还要强大得多。
   提高警惕的同时,少年也向千岁望去一眼,意味深长。
   白发红瞳,这符合先前她对白夜的描述。可她没提起白夜长着一副好相貌。
   千岁深吸一口气,终于道:“白夜,收起陷阱,我们谈谈。”
   “谈什么?”白夜玩味道,“我提醒过你,离开以后可千万别再回来,这里不适合弱者。可我没想到,你居然衰弱至此,还和下贱的饿鬼混在一起?”
   “你在这上头放了禁制,不让它为旁人所用。”他向霓裳一指,衣裳上的金色玫瑰依旧耀眼,“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。只要我吃掉你,禁制自解。”
   他就可以平白获得一名大领主的修为。
   他走近栅栏一丈之内了,燕三郎昂首以对:“站住。”
   “滚一边儿去!”白夜朝他不耐烦地拨了拨手,就有一股强大而无形的力道袭来,要将燕三郎狠推去一边。
   可是少年立定了,纹丝不动。
   “咦?”白夜这才正眼看人,朝他上下打量,又抬头嗅了嗅,脸上露出恍然之色。
   “原来是伪装,但你身上有她的气息。”白夜望见他手腕上的白骨链串,红瞳中隐隐有一丝怒气,往前又走两步,“人类?”
   “小三,让开。”千岁对他脾气了若指掌,不由得着急,“这人不好对付!”
   白夜的道行比起几百年前更加精进,已是统领三地的大领主,燕小三心伤却未痊愈,不能动全力。这还有什么打头?
   但她还是顾忌燕三郎自尊,不说“你不是他对手”,却说白夜不好对付。
   少年听若罔闻,刀尖对着白夜一挑:“你年老耳聋么?我让你站住。”
   白夜不怒反笑。
   只是他嘴角才绽开笑容,人就欺到燕三郎面前,骈指如刀,去挖少年双眼!
   敢对领主不敬,就先挖眼削鼻以示惩戒好了,却不能让这小子早死,以免折损了后头的乐趣。
   这动作只在一瞬,人类可达不到这样的速度。不过燕三郎早有准备,反手一刀削其右腕,另一手执出怨木剑,斜刺其肋下!
   从这个角度刺入肋下,斜挑向上,可以直取心脏。
   白夜似是也知赤鹄锋芒,缩手避过,不愿轻撄其锋。他左手本来笼在袖中,这一下闪电般探出,抓住怨木剑顶端,“喀嚓”一声拗成了两段!
   怨木剑本是怨木精木婆婆的真身所化,经过千岁真火淬炼,又得燕三郎多年来反复温养,早就坚逾精钢。
   哪知在白夜手下,它居然没能坚持一个回合。
   它是燕三郎最早的本命法器,这一下折断,少年跟着心头剧震,喉间一甜,险些儿喷出一口鲜血。
   白夜战斗经验何等丰富,趁他心神微分,抓着掰下来的怨木剑尖反手一刺。
   少年急急闪避,终是晚了一步,木刺扎入左肩,入肉三分。
   他也不惊不惧,赤鹄同时削向白夜喉间,绝无停滞,竟不比阿修罗慢上多少。
   后者不打算跟他以命换命,急退两步。
   “住手!”千岁双手燃起红莲业火,一把按在寒铁栅栏上。嗤嗤声不绝于耳,她也不管不顾。
   怎么才能从这该死的笼子里出去!
   站在密室边缘的狮子狗汪汪叫了两声,没弄清这是怎么回事。
   白夜对它侧了侧头:“小金,咬死他。”
   狮子狗顿时对燕三郎咆哮出声。它早看这小子不爽了。
   “小金,退下!”千岁不甘示弱,朝狮子狗一瞪眼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