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7章 先知

 ,
   对于未知,无论是阿修罗还是人类,都心存探究与敬畏。燕三郎问她:“它是男是女?”
   “男,个子矮小,还瘸了一条腿。”
   这样貌不惊人?“你怎么找到它来给你预言?”
   “说反了,是它自己找到我的。”千岁吃完了炸物,把签子一丢,“我还当领主那会儿,先知自行找来,要我供养它几日。这有先例,我答应得很爽快。”
   “先例?”燕三郎从怀中掏出软巾,在路边的雨水缸里蘸一点清水让她擦手。
   “有时先知会去领主家中,要他们管吃管住。作为交换,它会为领主做一、两个预言。”千岁笑道,“因为准确率有七八成,所以领主们都很欢迎。住上一段时间,先知自会离去,结束这段供养。”
   燕三郎听得越发好奇了:“先知在你的领地住了多久?”
   “前后二十天罢。”千岁想了想,“它给我做出两回预测,都是奇准无比。”
   “它果真可以未卜先知?”
   “起初我也是将信将疑,毕竟没有亲见。”千岁笑道,“所以它找上门时,我直接将它铐起来下狱。那牢房坚固得要命,里面的阵法和结界都是我亲手布置的,我可以保证,连白夜都逃不出去。”
   “……”是了,燕三郎看千岁现在的脾气,就知道她从前必定更加肆意妄为。
   “当然它就像传言中那样,不费什么力气就逃掉了,又出现在我家门口,我这才信了,供了它近二十日吃喝。”千岁回忆道,“当然,它也给了我三条卜言,前两条一一实现后,它才告诉我,我的余寿不多了。”
   “若在从前,有人敢当着我的面这样说,我会直接把他剁了喂小金。”今天小金留在邀景园,没跟过来,“但出自先知之口,我只好慎重。”
   “它说,我的寿命将止于千岁,只有前往人间才能寻到一线生机。”千岁怏怏道,“它又问我,怕不怕苦累寂寞?”
   燕三郎:“怕。”当千岁附在猫身上时,他就没见过谁能比它更怕苦,更怕累,更怕寂寞。
   “我在多识之树下杀出一条活路时,你还不知道在哪里轮回哩!”千岁白了他一眼,“而后它就对我道,人间有一件宝物可以暂时冻结我的寿命,让我有时间继续寻找长生之法,代价就是我要失去一部分自由。”
   “说完第三条卜言次日,先知就消失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沉吟:“当时你可有负伤或者中过恶诅?”
   “负伤是家常便饭,但不致命。”千岁掰着手指头数,“恶咒么,也中过好几个,多半是被我吃掉的人临死前的反击,不过后来都解掉了。”
   “那你怎么会在意先知的卜言?”燕三郎带她走进路边的铺子,买了两海碗的豆花。一碗加糖给她,另一碗浇上卤汁和辣粉,给自己。
   加糖的豆花,可比加卤的贵上一倍呢。
   “本来是不当回事儿的,但在其后二十年内,我陆续接到几个领主的死讯。”千岁舀起一勺子豆花,轻轻吹气,“他们生前都接过先知的卜言。”
   “先知预知了他们的死期?”
   “是。”千岁幽幽道,“基本都是分毫不差。只有一个,死亡时间比卜言晚了半天。”
   既然先知预测别人都这么准,到她这里才犯错的可能性有多大?燕三郎可以体会千岁的惶惶,“换作是我,也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。”
   “我也想再找先知问个明白,但从此没再见过它。”千岁搅着碗里的豆花,哪怕是数百年前的往事,想起来还是有些郁闷,“时常还能听见它在哪家接受供养的消息,可是当我赶到,它就已经消失。有两回它在我对头家作客,我险些把人家府邸都拆了。”
   那几架也是打得轰轰烈烈啊。
   燕三郎懂了:“它有意避而不见。”
   “是啊,这么找上几回,我也明白了此举无用。”千岁轻叹一口气,“先知曾对我提过,天机不可泄。能说的,它都已经说尽了。”
   “后来我寻到了通往人间的裂隙,你知道的。”她轻轻道,“我卸去了大部分修为,才能穿过青莲山那条地缝来到人间,又用了近三十年时间,终于赶在自己大限之前找到天衡。”
   “关于寿限呢?”燕三郎问她,“可有头绪?”
   他想起搅乱春明城的那头瘟妖。千岁和他将对方逼入绝境时,瘟妖曾经大笑,称自己听闻一只小阿修罗四处打听消息。
   想来,她说的就是从前的千岁了。
   “没有。”红衣女郎怏怏道,“这么多年了,连娄师亮昔年多方探究,都没有发现一丁点可用的线索。”
   燕三郎也不知怎么安慰她。先知的所谓卜言太过飘渺,只说她寿终于千岁,却没提过方式和理由。这教人从何查起?
   他只能确定,千岁不会因为衰老而亡。阿修罗寿元近乎无尽,成年之后样貌不再改变,始终维持着年轻与活力。只要不被杀死或者吞噬,他们就能长存于世。
   也即是说,她最有可能死于意外。这也是无数阿修罗陨落的唯一原因。
   可是,离开了修罗道,千岁还能在人间遇上什么危险?
   “算啦。”她一口喝掉剩下的豆花,“横竖有一年时间,还早。”
   燕三郎想了想:“可以故伎重施,将修为再卸下来么?”
   当然他也明白,如果先知的卜言暗指千岁将会身遭横死,那么他们想要延长天衡庇护的努力多半也是无用。
   “你当那是胳膊腿儿,能装还能卸?”千岁横了他一眼,“就算对阿修罗来说,卸掉修为也和异士的自废丹田差不多,不死也落个半残。先知曾给过我一颗保元丹,令我遁入人间前可以剥离修为如衣物。不过那玩意儿只有一颗,成分未知,我也炼不出来。”
   “人类有逆天改命之说,你的千年寿限不一定会成真。”燕三郎说到这里,忽然想起一事,“对了,若在你与天衡解约之前,我这里先遭遇了意外,你会如何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