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7章 亮了

 ,
   “当然了,到时候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贺小鸢笑吟吟地,眼里有促狭的光,“你这么年轻强健,想怎么激烈流汗都没问题。”
   不过很可惜,她是看不着燕时初的腼腆了,他的神情泰然自若:“还要多久?”
   “唔,再有一个半月罢。”贺小鸢提醒他,“行百里者半九十,只剩最后这四五十天了,你要保证休养才不会留下暗伤。否则——”
   她望向红衣女郎:“你后半生可就郁闷了。”
   她面色肃然,燕三郎下意识按了按胸口:“还要这么久?仿佛已经好了。”
   “这种大事,我可不开玩笑。”贺小鸢板着脸,“年轻人,贪玩伤身,不等老了就要后悔莫及。”
   “知道了。”燕三郎摸了摸鼻子,赶紧转移话题,“你是为延寿契约而来?”
   “看看呗。”贺小鸢笑道,“你若出手,我就不争了。”
   “你拍你的,我不一定要。”燕三郎很干脆,“相比契约,我对卖家更感兴趣。”
   “韩昭说,这份契约就是诱饵,专钓有野心的人上钩。”贺小鸢看着他,“你也打算咬钩么?”
   卖家拿出这份契约却又转身消失,只将“延寿”的可能展露在所有人面前,借助发卖会的机会让它广而告之。
   有野心的人,自然就会前往千红山庄赢取更多寿命。
   “也许吧。”燕三郎不否认。区区十年怎么够?卖家精通人心,挠中了他们这种人的自负。
   “你收集了千红山庄的情报?”贺小鸢知道,这小子做事滴水不漏,他既然决定亲自去赢取寿命,想必会把情报做足在前。
   “收集两年,知之甚少。”燕三郎低声道,“我找到两本书,都是千红山庄的亲历者书写,这里面记载了他们在山庄中的见闻。很奇怪,这两人是一前一后去的,间隔十五年,可是见过的景象却完全不同。”
   “哦?”贺小鸢被吊起了兴趣,“说说。”反正这发卖会也无趣得紧,不过是一群人围在这里买宝捐钱。
   “他们都说自己从山庄中赢得寿命,一个赢了九年,一个赢了二十五年;然而一个描述自己去过的千红山庄座落于一片花海之中,姹紫嫣红、景致宜人;另一个却坚称千红山庄在大山之巅,一片赭红色的坚岩上,终日寒风凛冽,但山庄中温暖如春,美酒美食从不匮乏。”
   “难道是去往的时节不同?”
   “不啊,他们凑巧都在冬日前往。”
   “或许在不同地方举办?”贺小鸢越发好奇了。
   “怪就怪在这里。”燕三郎喝了口茶,“这两人去往同一个地点,只是时间先后不同罢了,看见的景象却截然不同。我猜,他们走进了时空裂隙。”
   听闻白灵川洪水的由来,贺小鸢对这个名词已不陌生:“你怀疑,时空裂隙的入口只在人间固定?”
   “极有可能。”燕三郎耸了耸肩,“又或者他们遇上了很高明的幻术。”如果山庄主人也是蜃妖,客人就有眼福了,变出地狱给你看都是小菜一碟。
   “下一次开放是何时?”
   “明年吧。”燕三郎记得很清楚,“我在安涞城听吉利商会的发卖师鼓吹,千红山庄应该在明年举办。”
   他顿了顿:“从盛邑去千红山庄路途遥远,就算有老黑代步,也要早点动身。”
   “我也想去!”贺小鸢听得悠然神往,“好久不曾出去冒险,成天待在盛邑太无聊了!”
   她原本走南闯北、杀人越货,何等逍遥自在?自从当了这护国公夫人,成天都是圈地自禁,往来都是豪门贵妇,看着光鲜靓丽,其实一个比一个更肤浅无趣,成天琢磨的不是头发指甲打扮,就是大宅门里那点儿阴私事儿,小家子气得很。
   然而贺小鸢知道这也不是贵妇小姐们的错,出身和环境决定了她们的眼界。
   燕三郎才不应声。
   若是贺小鸢硬要跟着他去千红山庄,韩昭会提刀来追的。
   贺夫人眼中有光,跃跃欲试:“你打算最近就走?”
   “不啊。”燕三郎微汗,“我还有事,近期不能成行。”眼下最大的问题,就是千岁的寿限将尽。至于他自己的寿命问题,可以再放一放。
   他还年轻,等得起下一个五年。
   贺小鸢“切”了一声,失望。
   就在此时,外头又有几人走了进来。千岁妙目扫过,微咦一声:
   居然是庄东和带着下人又回来了。
   家里的麻烦这么快就解决了?
   千岁脸上露出讶色,随后对燕三郎勾了勾手指。
   贺小鸢眼尖:“佳人召唤,还不快去?”
   少年大步走了回去,在千岁身边坐下:“怎么?”
   “瞧。”红衣女郎从袖中探出右手,纤纤玉指上戴着那枚魂石戒子,“魂石突然亮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低头一看,可不是么,一直安安静静假装蓝宝石的魂石这会儿发出柔光,像是里面突然安置了一个小光源。
   它沉静多日,现在被什么触发了?
   燕三郎没忘记,这是弥留特地交代他弄来的魂石。
   千岁平时用左手喝茶,这时也只是微抬右手,宽大的袖子阻住了其他人的视线,魂石发出的光就没被外人看见。
   “是不是台上拍卖的东西引发?”燕三郎抬头一看,展台上正在发卖三瓶灵丹,名作“五更天”。据发卖师介绍,这丹药里面掺进的珍稀药材不计其数,炼制过程也极为繁复,成丹率不过一成,但炼出来的丹药有奇效:
   只要病人不是当场死亡,无论他受的伤有多重,都能再吊住他一口气长达半个时辰。
   这样的丹药应用场景很多,周围的中老年富商用踊跃的出价表达了自己的兴趣和热情。但燕三郎一听那熟悉的配方和夸张的疗效,就知道这药品只可能出自一个人之手——贺夫人。
   再说,“五更天”这么奇葩的名字也只有她想得出了,大概取自俗语“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五更”,她就偏偏配出了一款能留人活到五更的药物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