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2章 走不回正道

 ,
   千岁好奇:“借了多少?”
   这一回庄东和没吱声。
   燕三郎懂了,至少超过二十万。他缓缓点头:“庄家真有魄力。”
   千岁偷笑。燕三郎在官场商场混迹多年,说话也是越来越好听了,什么叫“有魄力”?那分明就是赌徒性格。
   做生意的讲究一个时机,庄家在官方常平仓第一次放粮时大量购入,为了赚个钵满盆满,不惜痛下血本,把资金全投下去不说,还借了很多钱。
   一旦后头粮价飙涨,他们就能赚得原来的数倍之多。
   当然高收益也代表着高风险,这种做法俗称加杠杆,一旦赔了可就是倾家荡产。
   李开良汇报时就提过,庄家原本只是普通富商,昔年逮到了韩昭大军压城、粮价飞涨的机会冒险一搏,大赚十倍不止,才积攒了日后的雄厚本钱。
   庄家尝过一次甜头了,怪不得这回也想故伎重施。
   可惜,这次对手不同了。
   庄东和面色凝重:“胡栗说过,他不是盛邑人,不好直接出面,因此购买延寿契约全程由我们出面,所有钱款都由他来付。”
   “方才付清了?”
   “付清了,一个铜板都不少。”庄东和想起胡栗的出手阔绰,也有些佩服,“八十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,谁也没法子随身携带。不过他拿出七件宝物交给游龙局抵算,折合下来超过了九十万两,因此游龙局收得很爽快。”
   燕三郎也有些惊讶:“财大气粗。”
   胡栗是开钱庄的没错,但一次拿出九十万两,这手笔也太惊人。
   “契约呢?”千岁只关心这个。
   “胡栗当场就拿走了。”庄东和小声道,“中途去了一趟茅楼,我就借机把契约给他了。”
   “他利用你吸引旁人关注,自己悄悄带走契约。”燕三郎懂了,“这二十万两银子花得很值。”
   “我们知道的就是这么多。”庄东和手一摊,“如今都告诉清乐伯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已经拿到情报,当即站起,不过还没走到门边就回头:“庄家拿到这续命的二十万两,有何打算?”
   庄东和不答,眼里写着警惕。
   家族的下一步计划,怎么能透露给不相干的人知道?
   燕三郎对他道:“收手吧,别想用这钱摊低成本,小心万劫不复。”
   说罢,他也不看庄东和脸色,扬长而去。
   入冬了,路上的冷风沁骨凉,吹动阿修罗衣袂飘飘。千岁抓着他的手:“劝他作甚,你觉得他们听得进去?”
   燕小三就是太好心了!她苦心教导九年有余,怎么没把他炼成铁石心肠呢?
   哎,失败!
   “听不进去。”燕三郎很诚实,“我有七成把握,庄家会把这二十万两再拿去购买粮食。”
   在他的建议下,常平仓头一次放粮数量巨大,几乎把这些饕餮们都喂了个小半饱。庄家起初是按每斗六十五文的高价买入的,可以说是抄在了山顶上。
   如果此时大量买入每斗二十文的大米,成本就能一下子摊薄了。这样粮价再往上涨,他们才有利可图。
   “他们该拿这二十万两及时止损的。”少年摇了摇头,“可惜人一旦抄惯了捷径,恐怕就走不回正道。”
   脚踏实地经营赚的那点儿钱,像庄家这样的投机商人恐怕看不上眼了。
   “那叫抄底么,那明明就是抄家!他们自己找死,能怪得谁来?”阿修罗既不关心也不同情,“说回延寿契约,你和我想的一样么?”
   这话没头没尾,但燕三郎嗯了一声:“虽说谁都想延寿,可是这么费周章又能引得魂石发光的,或许只有迷藏幽魂了。”
   对燕三郎而言,这个域外种族近几年如影随形,当真可以称得上阴魂不散。
   “我们初遇庄南甲时,他就没几年好活了,也不知怎么又能苟延残喘。”千岁分析,“无论他动用什么手段都有代价,拿到这契约说不定能解他燃眉之急。”
   “现在你打算怎办?”她按了按指节,“要拿下这个胡栗么?”
   “不。”燕三郎摇头,“这些幽魂都很硬气,拿下审问也未必能问出什么来,说不定反被误导。他如果奉命而来,那下一步就要送交契约。”
   在迷藏海国,幽魂被团灭当天,千余幽魂中只有二十多人逃了出来。皮囊对它们来说就是救命稻草,因此海神使和庄南甲带出来的人手,一定是精挑细选。
   燕三郎和他们打过几次交道了,这些家伙都是难啃的硬骨头。同样地,他们对少年的仇恨也很坚定。
   这即是他为何遇上幽魂就不肯罢休之故。
   燕三郎从来没有坐等别人上门寻仇的习惯。
   “让他带路?”千岁笑逐颜开。她在盛邑一待就是两年,就算是丰饶都城也早就呆腻了,能出去走走最好,还省得燕小三老是跟不相干的人应酬。她伸了个懒腰,“说走就走么?”
   “先回去准备。有小金跟着,不虞跟丢。”燕三郎也很爽快,“我还要与李开良一晤。”
   他名下产业众多,相应地事务繁多,哪能抬腿就走?至少要把事情都安排妥当。
   他有预感,这一次离开又要耗时良久。
   回到邀景园,李开良没来,红隼妖倒是扑面而来。
   “什么时候飞回来的?”燕三郎将它一把抓在手里,发现它爪子上又有个小小铅筒。自从答应充当信使后,红隼就在邀景园住了一段时间,而后又回桃源去了。
   这趟往返的频率很高,得胜王又送来什么新消息了?
   燕三郎从铅筒里解下一张字笺,摊开来,上面写满蝇头小字。
   从前吴陵都只传达弥留指令,偶尔说一说桃源近况,言简意赅,通常只有寥寥几句。今回却不同了。
   千岁也凑过来,一目十行看完,大为惊讶:“原来颜烈已经确认,自己的仇人是端方?”这倒是大大意外,她还以为颜烈最后会带着这个谜团入土呢。
   得胜王在来信中详述了两个部分,首先就是女儿与颜烈的梦中相见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