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8章 她回来了

 ,
   男人只有右手完好,眼看灰狼咧着血盆大口朝自己冲来,吓得亡魂大冒,不假思索摸起手边的石头就砸过去。
   灰狼身段灵活,几次躲闪之后依旧冲到近前,大嘴一张,朝着红衣女孩咽喉咬去!
   她个子很矮,站直了也就和狼头差不多高度,灰狼要咬她简直不费力气。
   好在她眼明手快,抬胳膊一挡。
   只听“喀嚓”一声,灰狼咬住了胳膊疯狂摆头,竟然生生将臂骨咬断!
   “啊——!”
   惨叫声直上云霄。
   不过这一声并不出自女孩口中,而是男人发出的:
   方才千岁举起来狠狠塞进狼嘴的,并不是自己的胳膊呀。
   他这里一叫,灰狼也发现自己咬错了对象,正要松嘴重来,千岁却已经合身扑了上去!
   她的动作果断又迅速,很难想象一个小小的身体能迸发出那么大的能量。
   灰狼还未来得及松口,女孩已经扑到它面前,与它近得四目相对。
   其实说是“三眼相对”更恰当。因为,千岁双手抓着匕首,直接从它左眼捅了进去,直至没柄!
   脑海中奇痛来袭,灰狼不顾三七二十一,甩头就咬。
   可是千岁战斗经验何等丰富,借着一推之力就往后缩。
   灰狼拼了命想去挠出匕首,可那匕首嵌在灰狼颅骨,拔不出来。
   可见这一捅之力何其之大。
   鲜血汩汩而出。
   几息过后,它就倒地不起,四肢抖搐。
   女孩这才坐倒在地,用力喘气。
   这把匕首得自灰帽子。临别时她往人家身上一扑,顺手就将他腰间的匕首给顺了过来。
   孩身太孱弱了,她得寻一自保之物。
   这次能捅死灰狼,除了她积年累月锻炼出来的力量与技巧,还要归功于运气太好。
   积攒一点力气过后,她就搬起地上石头,用力砸向灰狼。
   石头快赶上她脑门儿大小了,她抱起来十足吃力,但扔出去也是十足沉重,砰一下砸在狼脑袋上,才带着血渍滚去一边。
   灰狼动也不动,死透了。
   “这回,总该能出去了吧?”她喃喃自语。
   就在千岁注视下,灰狼的体形忽然变了,毛发减少、尾巴收缩、身体放大……
   不过两息功夫,它居然变成了一个人!
   “这?”哪怕千岁见多识广,这会儿也是怔住了,半天回不过神。
   狼是人变的?
   所谓妖怪,不都是兽形变成人身吗,这厮反着来?
   唔,不对。千岁注意到,它只是头颅和四肢与人类无异,面孔却很狰狞,暴睛、短鼻、口生獠牙,手上指甲一寸,长而尖。
   当然,它左眼上扎着匕首。
   这不是人类。
   千岁心念一动,忽然想起一种怪物来。
   紧接着四周景物突然变得模糊,地上的男人、悬崖上的狼群,乃至石台、马车,全都不见。
   阿修罗眨了眨眼,发现自己又回来了。
   她就站在先前那条暗巷里,面对着掉了漆皮的黑木门。
   巷子里静悄悄地,什么也没有,但那种被窥探的感觉依旧挥之不去。
   千岁抬起手掌看了看。
   指若削葱根、指甲涂着鲜红的寇丹。
   呵,她变回了原身,不再是矮豆丁一般的小女孩。
   “原来如此!”她喃喃自语,眼中闪过了然的光,“险些就被你骗过去了!”
   她已经知道自己身处何地。
   那么,这就好办了。
   千岁闭上眼,心中默念。而在这个世界,意志的重要超越一切。
   很快,泛着青光的小灯从虚空中出现,在她身边载沉载浮。
   它的光,照亮了巷中的黑暗。
   她的琉璃灯,终于应主人的召唤而出!
   千岁伸手入灯,从中抓出一点红焰。此物离灯之后就化作一张契纸,上头每个字都闪着火红的光。
   它用阿修罗文写就,正是她与天衡定下的契约!
   “寻契!”她将契约往外一甩,它又重新变作一点火苗,瞬间挤进了眼前的门缝里去。
   她利用契约来寻找天衡的主人。这东西原是她的束缚,现在却成助力。
   果然还在这里面么?
   千岁伸手按住木门,略一沉吟,门上顿时燃起黑色火焰。
   也就两息功夫,火焰颜色就由暗黑转成了赤红,转眼熄灭。
   成了。
   她正要推开木门,忽有所感,目光转向远处。
   巷子那一端隐在沉沉的黑暗中,什么也没有。
   她现在没有时间细究了。
   千岁收回目光,推开木门,快步而入!
   ……
   待阿修罗婀娜的身影消失在院内,木门又重新无声闭合。
   周围又恢复了死寂,如同坟场。
   许久。
   暗巷深处缓缓走出一人,身材高大,但通体隐藏在黑袍之下,连脸面都被罩帽遮去大半。
   他定定看着黑门,似在思索。
   好一会儿,他又扭头,重新走入了黑暗当中。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端方带领两宗弟子,与颜烈等且战且退。
   只要退去大街上,他们就能扭转颓势,反守为攻。颜烈当然也知道这其中利害,狼群一般死咬不放,力求将他们扑杀于此。
   双方战况激烈,一路上先后抛下数具尸首。
   两宗弟子死了五人,颜烈这里却只是重伤一个。从人数来看,颜烈方并不占优,但他和铁太傅都能用出法器,对付连真力都使不出的端方等人有压倒性优势。
   “走,快走!”端方低吼,不复平时儒雅。他让两宗弟子逃在前面,自己断后押阵,边战边退。
   他已经负伤累累,最重的一记在小腹上。这是颜烈所为,若不是他躲闪得快,险些就被洞穿丹田。
   按理说,四凤镇只是个千余人居住的小镇,地域有限,他们这么打打跑跑,两个四凤镇也走穿了,可这条暗巷还是一眼望不见头。
   幕后人在帮着颜烈,这点毫无疑问,己方又能有多少胜率?
   端方深知,再这么耗下去,两宗弟子还没战死就先累死了。他们失了修为在先,眼看同门丧生在后,战意锐减,又被人撵得像狗一样逃蹿,这会儿早就溃不成军。
   饶是如此,端方脑筋依旧转得飞快。
   还有什么办法能逃出去?
   有燕时初的例子在前,他试过推搡巷子两边的门扉,可它们岿然不动。
   显然幕后人不想让他们逃离颜烈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