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8章 相物由心生

 ,
   是。”千岁指了指黑木门,“你梦见小时候那件事了?”
   身陷绝地,要独自迎战两头轻易就能将他撕成碎片的猛犬,对于五岁的男孩来说,这要不是噩梦,什么才算是呢?
   “嗯。”燕三郎凝声道,“五岁的事,我早忘了,没料到幽魂还能将它找出来。”
   幽魂将他沉在心底最深处的不堪给挖了出来,编织成噩梦,并且打算在梦中取他性命。
   他熬过来了,可千岁却将他当时的狼狈和惊恐尽收眼底。
   最不堪的一面,最不想被她发现的一面。
   燕三郎甚至从她眼中看见了从未有过的怜悯,这让他心里郁堵得要命:
   “它也给你下套了?”
   “当然了。”千岁没好气道,“只是它造出来的梦境莫名其妙,都与我无关。我要破局也很容易,只要杀掉一只梦魇就行了。”
   他们沿着颜、端等人追逃的方向而去。各自破解了噩梦之后,这条巷子看起来也没有原先那么阴森了。
   燕三郎很关注:“什么梦?”
   千岁寥寥几句概述完了,而后道:“幽魂能够利用人心深处的恐惧编造噩梦,你梦见恶犬还说得过去,我这算怎么回事?”
   听她说自己附身在毫无法力的红衣女孩身上、对抗灰狼时,燕三郎下意识握紧她的手:“那红衣女孩一家三口,真地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?”
   他也经历过一次噩梦了,知道这个梦境的古怪,她若是死在灰狼口中,现实里恐怕也醒不转来。
   千岁也遇到了这样的危险,兀自能脱身去救他。
   “没有。”千岁斩钉截铁,“我就没见过他们。再说了,即便从前当真见过——”她来到人间的年头很长了,说不定哪一次擦肩而过没有留意呢?“——怎么就能变成我的噩梦?”
   的确,这不合理。
   燕三郎沉吟:“或许是它弄错了吧。再说它主要想对付的也不是你,这才派出一只梦魇。”
   “胡栗可是亲自来对付你了。”千岁冷笑,“这是看不起我么!”
   现在他们已经明白,幽魂并非梦魇。它派出梦魇对付千岁,而自己亲自上阵想要手刃燕三郎。
   更看重谁?不言而喻。
   她好气。
   “我才是他们的眼中钉,你不是。”燕三郎捏了捏她的手,“人说梦魇擅于变化,在梦中神出鬼没。幽魂居然可以驱使它们行事。”
   “有些人自称有梦魇之能,说到底它们也是人类,只不过心中恶念在梦中无限放大,这才变作了虚幻里的魍魉,不人不鬼。太阳升起之后,他们还是人模人样上街,与寻常百姓无异。”千岁若有所悟,“看来,抓走白苓、栽赃给你的也是梦魇。”
   而梦魇又受幽魂控制。
   “不大对劲。”燕三郎举目四顾,“如果造梦者已经死了,为何我们还未醒来?”
   他们只是从各自的噩梦脱身而出,却回到了四凤镇的大梦境里。
   “难不成胡栗没死?”千岁早觉蹊跷,“他有附身旁人之能,怎么还可以编造梦境,身兼两种天赋?”
   燕三郎低声道:“我一直便觉得,这里有人窥探我们。”
   他手指微动,在她手心悄悄写了个字。
   掌心很痒,但千岁还是觉出他写的是个“二”字,心下了然:
   恐怕这一次他们面对两个幽魂,就算胡栗没了,也还有一个。
   真巧,她也是这样想的。
   燕三郎低头看她,红衣女郎走得轻快,青丝在晚风中飞扬,美得没心又没肺。这也是她一贯示人的面貌。
   为何幽魂给她编织的梦境,与她全然无关呢?
   幽魂对千岁想必做过细致的研究,即便一开始不知道她是阿修罗,也不能否认她的强大,想对付她必定慎之又慎。
   它们怎么会造出一个不相干的梦境,被她轻易化解?
   噩梦。他目光闪动,红衣小女孩会是潜藏在千岁心底的噩梦吗?
   “对了。”他忽然道,“这里既是梦中世界,你怎么战胜梦魇?”
   阿修罗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都留在人间,梦魇却从噩梦中汲取力量,变得难以匹敌。那么,千岁又怎么能打赢它?
   千岁笑了笑,琉璃灯浮现身边,一闪一闪。
   无论燕三郎怎么观察,这都和现实里的宝灯毫无二致,但他依旧道:“这不是琉璃灯本身吧?”
   “当然不是。”千岁悠悠道,“连修为都在人间,灯怎么能带进梦境?”
   琉璃灯再怎样神通广大,说到底还是法器,还是实物,进不了这亦真亦幻之地。
   千岁紧接着给他解释道:“然而整个梦境都基于现实构建,几乎照搬了现实里的四凤镇。你可以把它看作是四凤镇在梦里的投影。”
   “投影?”燕三郎似有所悟。
   “在前靖时代,娄师亮也曾遭遇一只梦魇的暗算。”千岁回忆往事,“有我在侧,他的对头不好下手,于是想了这么个歪招,想绕过我,直接在梦中置他于死地。”
   “但他命硬得很,不好杀,最后还是醒了过来,没受什么损伤,反而是那只梦魇被他干掉了。”千岁一字一句道,“他醒来后就对我说,梦中世界虽然千奇万化,但说到底脱不了八个字,那就是——”
   “相由心生,物由心生。”
   “物由心生?”燕三郎反复琢磨这几个字,灵光一现。
   “是啊,光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一个人好坏奸善,小气还是大方。”千岁笑了,“但在梦中世界,每人都遵从本心,真性情曝露无疑。多数人的外貌和现实一样,因为他们既不特别好,也不特别坏;梦魇却是典型,他们在现实里的外表如常,梦中却已经是狞恶模样,动不动就要害人吃人。这就是所谓的‘相由心生’。”
   “物由心生。”燕三郎懂了,接下去道,“既然街道景物乃至整个城镇都可以投影在梦中世界,我原本所携带的法器和物件,自然也可以投影进来!”
   “孺子可教也。”千岁大感欣慰。燕小三恢复正常以后,智力并没有减损嘛,很好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