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9章 我有遗愿未了

 ,
   燕三郎站定了,闭眼深吸一口气。
   千岁也不打扰他,琉璃灯飘在身边,温暖的光将两人与无边的黑暗隔离开来。
   好一会儿,燕三郎抬腕,袖中露出一截暗红的刀锋!
   他成功唤出了宝刀赤鹄。
   “原来如此。”这感觉煞是玄妙,不过举一反三,熟练以后大概与现实也没甚区别。
   “你的力量亦然。”千岁继续给他传授经验,“不过据我体会,在梦中世界起决定作用的不是真力的多少,而是你本身魂力的强弱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头,这很合理。
   “幸好你修行《饲龙诀》多年,不仅是体魄强韧,魂力也远胜常人。”千岁拍了拍他的胸口。唔,很结实啊,她顺便摸一把,“看我多有先见之明,快感谢我!”
   《饲龙诀》修习的难点在于群龙无首,燕三郎从一开始就要面对十二条桀傲不驯、满脑子只想着打架斗殴的真力小龙,无论他在吃饭、调息还是战斗,那真是无时不刻都要为它们耗费心神,这么锻炼几年下来,修习者只会走上两个极端:
   要么完全崩溃,要么神魂坚韧不摧。
   以燕三郎心志,实属后者。
   因此在这个梦中世界,他无形中又占了便宜。
   “现在,我们怎么出去?”她已经养成了凡事问小三的习惯,既然燕小三已经恢复正常状态,她也就恢复了不太动脑的常态。
   “去找颜烈。”燕三郎果然已经考虑这个问题,“方才他围追端方,你看出问题了么?”
   “你要给多点提示。”光这么干巴巴地问,她怎么能知道?
   “颜烈和铁太傅都执武器战斗。”燕三郎轻声道,“先前被梦魇打伤的两个天狼谷弟子也带有武器,但他们一开始都执在手里,显然入梦时默认自己带刀巡逻。”
   这话有些拗口,但千岁听懂了。梦境是个“物由心生”的世界,那两名弟子既然认定自己正佩带武器巡逻,那么他们就真有武器。
   “可是颜烈和铁太傅一开始都是空手来着,后面却亮出了法器。”千岁也是一点就透,“并且他们先追着端方而去,怎会反而落在我们后头?”
   法器和寻常武器不同,异士一般温养在身体当中,战斗或者练习时才召唤出来。包括端方在内,众人都召唤不出现实里的法器,颜烈和铁太傅却可以;此外,颜烈等人在巷中追击端方如有神助,这点细节已经足够说明问题。
   “他俩必有内幕,否则怎敢到天狼谷的地盘来寻端方晦气?”燕三郎笃定道,“找到他们,或许就离谜底不远了。”
   他在四凤镇见到颜烈,一直就觉得奇怪。这是天狼谷的地盘,端方又不可能只身前来,颜烈甘冒这么大的风险,亲自来取药和复仇吗?
   他一定有所凭恃。
   现在,燕三郎大概猜出他的计划了。
   他想在梦里杀掉端方。那么第二天太阳升起之后,无论是拢沙宗还是天狼谷,都会发现准新郎一睡不起,再也醒不过来。
   “倘真是这样。”千岁脸色不好,“那么颜烈就和幽魂勾结在一起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也想起一桩旧事:“你还记得么,得胜王曾提起玉太妃和颜烈的梦中相见。想来那时就借助幽魂,方能成事。”
   这就很麻烦了,说明燕三郎和千岁的行动一直就在幽魂的眼皮底下。
   千岁却道:“待我们从梦境出去,只要彻查颜烈的随从就好!”
   正说话间,前方传来脚步声。
   有人来了。
   燕三郎提高了警惕。
   不过从角落里走出来的,却是颜烈一行。
   真是说人人就到。
   摄政王对燕三郎颌首:“燕时初。”
   少年看着他,眉头微蹙。好似有哪里不大对劲?
   “端方呢?”
   “跑了,我没追上。”颜烈脸上不见怒气,只有深沉,“我正想找你。”
   千风就当没听见后一句:“跑了是什么意思?这个梦境不是由你们控制么,怎么还能让他跑了?”
   这话说出来,铁太傅目光一闪,颜烈却面无表情:“你从哪里听说?”
   “明人不说暗话。”燕三郎冷冷道,“你手下有人能操控梦境,你原本打算梦中杀人,神不知鬼不觉灭端方于无形,是也不是?”
   颜烈正要开口,少年又抢先道:“回答须谨慎,否则我们之间的契约作废,你那手下可是一心一意要取我性命。”
   铁太傅大奇:“嘉……想杀你,为何?”
   “嘉什么?”他临时改口,千岁却听见关键字了,心头一动,脱口而出,“嘉宝善?”
   颜烈和铁太傅对视一眼:“你从哪里听来这个名字?”
   她只是随口一提,竟然真蒙对了?千岁沉声道:“靖国时期有人著书,《嘉宝善梦游六道》。”
   “靖国时期?”铁太傅动容,“那是百多年前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挑眉:“你们那位‘嘉宝善’,多大年纪?”
   “四十许人。”
   千岁即道:“果然是他。”
   数月前燕三郎从厉鹤林处借来这本书,向卫王证明蛇蜥乃是修罗道物种。没料到他们居然在四凤镇撞见了作者,它还一心想要燕三郎的命!
   燕三郎面色凝重:“与它合作,不啻与虎谋皮,有大亏要吃。”
   颜烈苦笑一声:“说晚了,我已经中了它的暗算,命不久矣。”
   莫说燕三郎,千岁都吃了一惊,仔细看他脸色:“不像啊,我怎觉你脸色比先前更好?”
   “只不过使用秘术,强行提升。”颜烈黯然,“我被端方和嘉宝善联手重创,已经身魂两衰,恐怕再也醒不过来。”
   燕三郎闻言将他从头打量到脚。
   颜烈就要死了?
   这消息很震撼哪,但也令他感觉很不真切。
   他试探着问:“解药用不上了?”
   “用不上了。”颜烈惨然一笑,“我有遗愿未了,要请清乐伯帮我。”
   “帮不了。”千岁不等燕三郎出声就回绝,“你的手下忠心耿耿,有事让他们去办就好。”
   颜烈和宣国的破事儿,她是真不想让燕小三掺和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