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7章 他的心伤好了

 ,
   外头烟火隆隆,街上热热闹闹,可少年的话还是一字一句飘进千岁耳中。
   天气很冷,但她能觉出他身上热力惊人,从后背源源不断度来。
   他发烧了?千岁转头想问,冷不防耳垂被他咬住。
   他的声音又低又沉,带着满溢的渴望:
   “千岁。”
   她身子忽然就软了,把重量全交给他。
   佳人柔若无骨,燕三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抱起,两步即到床边,抬手拔掉她头上的猫咪玉簪子。
   青丝倾泻如流瀑,一身妖娆。
   “嘎啦”,窗子自动关闭。
   少年热情如火,千岁闭目享受,下意识有些迷糊:“你心伤全好了?”
   她只是随口一提,这句话近两个月来没少问了。
   “嗯。”他嘴忙,没空多说。
   心伤痊愈了?真好。
   嗯……
   嗯?
   千岁一个激灵,凤眼圆睁。
   慢着,这家伙心伤已经好全?!那就是说,他们已经可以、可以……
   她低头一看,竟然已到紧要关头。
   眼看他就要欺来,红衣女郎一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,决心问个清楚:“慢!慢慢慢慢!你的伤好了,完完全全?”
   “完完全全!”他呼吸粗重,不假思索。
   “太好了!”千岁欢呼出声,长腿一勾,细腰一挺,就将他掀翻在床。
   一刹那功夫,上下颠倒。
   燕三郎的神情,一时有些茫然。血都不往脑子里涌,他头一回不能冷静思考。
   “该你履行承诺了。”红衣女郎轻拍他的俊脸,吃吃笑道,“乖乖听话,我不会亏待你的!”
   少年混沌的脑海里仿佛还记得梦中那一幕,得她相救,他曾亲口许诺,要任她为所欲为……一次。
   不待他反应过来,千岁两眼放光,一把扯烂了他的上衣。
   “嘶啦!”
   她足足憋了两年,两年啊!都快憋出内伤。天可怜见,今天她终于可以吃上肉了!
   ……
   又一道烟花上天,爆出来的竟然是大船扬帆出海、乘风破浪的场景,街上的行人们“哇”地一声赞叹,纷纷鼓掌。
   噼里啪啦的掌声骤起,吓得两只惊慌失措的蝙蝠迎头相撞,落在瓦上,被蹲守在此的白猫一举擒获。
   一次抓到两只蝙蝠,这是撞上什么大运!芊芊心花怒放,叼起两只不停挣扎的战利品就要回去邀功。
   咦,窗子什么时候关上了?
   它特地绕左又绕右看了看,没错啊,自己就是从这扇窗跳出来的。
   街上的孩子哇哇大叫,芊芊的耳朵动了动。太吵了,它想回到安静的室内。
   它开始挠窗。
   往常只要做出这个动作,男主人就会给它开窗了,然后就是一阵温柔的摸头。
   然而,这次没有。
   芊芊等了十几息,发现窗子里头好像有些动静,不像没人哪,于是开始喵喵叫唤。
   它还不敢张口大叫,怕嘴里的蝙蝠跑了,于是加大了挠窗的动作:
   咝啦,咝啦——
   它也是只成年的猫妖了,锋利的爪尖在木窗上留下道道抓痕,声音很大。
   “芊芊……”男主人的声音终于响起,也不知被什么堵住嘴了,说得断断续续,“去、去别处玩。”
  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吃力、很痛苦。
   男主人生病了吗,受伤了吗!芊芊有些担心。
   这时小金也回来了,叭叭叭踩着屋瓦凑到窗前。它耳力比芊芊更好,一下就听见女主人的低吟,充满痛苦,和受伤的动物一样。
   怎么回事?趁它不在,那小子敢欺负女主人吗?
   它早就看出来,这小子不是个好东西!
   小金急了,“汪汪”叫了两声,伸腿就去推窗,推得木头嘎吱作响。
   这只是试探,否则以它力气,这木窗和纸张没区别,都是一碰就碎。
   “啪!”
   也不知什么东西被丢到窗边,发出一声巨响,吓得白猫原地起跳,小金耳朵也支楞起来。
   猫儿不小心松嘴,蝙蝠趁机飞了。
   “走开!”屋里传来千岁一声喝叱,中气十足、愤怒满格,“天亮前不许回来!”
   一猫一狗都呆住了。
   哪里虚弱、哪里受伤了?女主人明明……很生气!
   天亮前啊?芊芊耷拉着耳朵。那好吧,女主人的命令不容忤逆,那它就到林子里玩耍去。
   临行前,它凑近窗框嗅了嗅。两道烟火之间有一阵短暂的停歇,街上的声音也小了点,它好像听见屋里传来奇怪的响动。
   男女主人怎么了,很累嘛,为何一直大喘气?
   哎呀,反正有女主人在,男主人应该很安全……吧?
   轮不到它们操心。
   白猫舐了舐鼻子,轻快地跳下屋瓦,溜之大吉。
   小金看看它,再看看木窗,怏怏跟了上去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次晨,太阳还未升起。
   芊芊就从林地里回来了,依旧跳上屋瓦,试探着挠了挠窗子。
   这回,它懂得了小心翼翼。女主人让它清晨再回来,这会儿已经是清晨啦!
   四凤镇的郊区天寒地冻,猫儿可是带着一身霜雪回返。怎么说也是修炼有成的猫妖,小小严寒击不倒它。
   可它现在很想回到温暖的屋子里,趴在主人膝盖上晒塘火。
   好在它挠没两下,窗子就开了。
   芊芊欢欢喜喜跳了进去,果然男主人像往常那样伸手抚了抚它的脑袋,替它将身上的白霜拭去。
   它也看见落在窗台下的东西了,是一只烛台。昨晚女主人就拿这东西砸窗,脾气可不好咧。
   屋角的塘火烧得很旺,白猫凑了过去,忽然抬头嗅了嗅,好像有哪里不一样?
   燕三郎没穿上衣,芊芊回头就望见他宽阔的后背上一道又一道红痕,横七竖八,没有破皮但很显眼。
   这里有别的猫袭击男主人吗?
   白猫正想四处找找,不意嗦嗦一响,床上人拥被坐了起来。
   女主人也在?
   猫儿立刻跳进帷帐,翘着尾巴去讨她欢心了。
   纤纤素手伸来,抚了抚它的脑袋。
   白猫一路从胳膊蹭到颈窝,发现她脖子和胸口上都有点点瘀红,像它在灌木丛里见到的浆果。
   咦,女主人今天没穿衣裳?
   “什么时辰了?”千岁懒洋洋地转了转脖子,忙活一晚上,她反倒精神抖擞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