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6章 手眼通天

 ,
   他想带两人往驿站后头走,燕三郎也跟了过去,忽然往马厩一指:“不走了,就在这里谈。”
   马厩味儿大,这时天也晚了,没有新旅客赶来渡口,因此这里倒是安静,没外人在。
   这两个乡巴佬也信不过他,方块也就应了一声:“好,但你们别耍花样,我兄弟都在外头盯着。”
   这话换燕三郎来说还差不多。他摸摸后脑勺,一脸小心:“哪能呢?我就想早点上船回家。”
   当下三人走了过去,站在饮马槽边上。
   “明天早晨,我就能给你们一张盖好何家渡火印的路引。”方块语速很快,看得出业务娴熟,“拿着就能过关上船,后面一路通畅,包准你们能到目的地。现在先给我五两银子定金,明晨我送路引过来,你们再给我剩下的二十五两。”
   燕三郎眨巴眼:“真能上船?”
   天很暗,他眼睛隐在黑暗里,胡髭拉渣,方块也没看出这人有甚特别之处:“能,我明天陪你去渡口,过不了关就回来找我。”
   铁太傅“喂”了一声:“路引哪,有那么好弄到?”
   “这你就不用管。”方块直截了当,“保你在青云宗地界内都能用。”
   燕三郎眼巴巴看着他:“很多人找过你?”
   “那是当然。”方块抬了抬脖子,“干这一行的多了去,我是办得最好的,不用担心。”
   铁太傅抓着燕三郎的袖子:“还是当心,谁知道这厮会不会骗了钱就跑!”说罢问方块,“你住哪,带我们去!要不然找人给你做担保。”
   方块不悦:“担什么保,你去外头问问,这里谁不认得我韩当?”
   燕三郎对铁太傅道:“罢了,五两银子还是有的,就试一次罢。”
   “这才对嘛。”方块笑道,“五两银子罢了。人在外头,这点钱算什么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!再说我在这里做了那么多年生意,犯得着为了这点儿小钱自砸招牌吗?”
   燕三郎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,正要递过去,后头脚步声传来,方才给燕三郎泊马的小厮探头道:“谁在那里!”
   方块冲他摆手:“兔崽子? 没你的事!”
   小厮缩了缩脖子,看看他,再看看燕三郎? 却没有立刻就走。
   方块冲他直瞪眼:“干什么? 还不走?”
   铁太傅捋了捋胡子? 和颜悦色:“无妨,我们这里没事,孩子你去吧。”
   他开了口? 小厮才冲他和燕三郎点点头? 转身跑掉了。
   这个小插曲没影响到交易双方。方块要去取银子,燕三郎却一缩手:“对了,听说舶司火印不好仿? 你用的真货还是假货?”
   “当然是真货!”方块咂一下嘴? “火印通常是红色? 遇水变绿? 这个一试就知? 外头可仿不来。”
   “那? 你是怎么搞来的?”燕三郎疑虑重重,“会不会给我们惹麻烦?”
   “你可想多了!”方块正要再说,燕三郎看马夫已经走远,人都不见了,忽然打了个响指。
   方块见他这个动作? 不由得一怔:“干什么?”
   燕三郎没答话? 反而有人在方块肩膀上重重一拍:“喂!”
   方块吓一大跳? 险些原地弹起。
   没脚步声吗? 比鬼还吓人!他怒而转身,正想斥骂,话却卡在嗓子眼里? 一字也吐不出来了。
   身后有一佳丽,笑吟吟望着他,貌若天仙,他看得一时眼晕。
   “你,你?”
   “我有话问你。”千岁目光深注,声音低沉而柔和,每一字都暗含韵律,“你要乖乖回答我哟。”
   铁太傅直视她眼神,脑海中竟然也微一晕眩。紧接着他胳膊一痛,却是燕三郎按住他的手臂,低声道:“别看,别听,抱元守一。”
   铁太傅心中一懔,赶紧正心定神,默念修和心法,这才将魂不守舍的感觉统统驱逐出去。
   待他再睁眼,神志已经清明,再看千岁也不觉得目眩。
   他心底暗道一声厉害,这女子竟然精通摄魂术,修为还如此高深,连他这种老头子都险些着了道儿。
   那买办方块更不堪了,两眼发直,微微张着嘴,面相呆滞。
   “来,跟我说,有问必答。”
   他果然乖乖跟了一句:“有问必答。”
   千岁这才转向燕三郎:“可以了,你来。”
   少年上前一步,问方块:“你干这‘买办’生意多久了?”
   “七、八年。”
   铁太傅插嘴:“你是本地人么?”
   “是。”方块答道,“我是千渡城南郊胡芦镇人。”
   “你从哪里弄到火印?舶司吗?”
   “不,我把定金和买家信息交给上家,上家去弄。”
   燕三郎和铁太傅互视一眼,大感兴趣:“上家是谁?”
   “钱老二。”
   “渡口的生意,就你一个人做么?”
   “好多人,好多家。”方块呆呆道,“我们干得最好。”
   燕三郎了然。像他这样的吸血虫,原也不该只有一只。
   燕三郎挑了挑眉:“半个月前有一支七八百人的队伍,从刘家渡上船去宣国境内,你可知道?”
   “不知道。”方块连声音都很木讷,“平时乘船的大商队也有二三百人。”
   铁太傅在一边道:“或许铎人把队伍一分为二,不那么显眼。”
   “何家渡每天运送多少船客?”
   “旺季每天三五千人,供不应求。”方块对答如流,“平时一天也有两三百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头。铁太傅的分析有理,对于客运繁忙的何家渡来说,八百铎人算不得突兀,只要他们拆组分批上船。
   千岁问方块:“你和钱老二,都属于哪个组织?”
   “黄龙商会。”
   燕三郎看向铁太傅:“听过么?”
   “似有耳闻,不熟。”铁太傅想了好一会儿,还是摇头,“我就来过千渡城两次,还都是匆匆往返,对这里地头蛇不熟。”
   燕三郎追问:“黄龙商会,为什么可以搞到官方的火印?”
   “我不清楚。”方块老老实实,“我听说会长手眼通天,在哪里都吃得开,不要说何家渡这种小地方了。哦,钱老二肯定知道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