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3章 留大船

 ,
   这说法当然不招其他长老待见,再说颜庆本人恃才傲物,年轻弟子们崇仰,长老们却有微词。但他实在有钱,三位峰长跟他的关系都很不错。
   今时今日,这位千渡城主可有必胜之法么?
   就在他思忖时,其他长老已经写好人名,把纸片叠成方块,交到桌面上。
   文庚也是依样画葫芦,而后退开三尺,交代姚晋:
   “计票吧。”
   他也是投票者,要避嫌。
   姚晋依言打开纸片,一一过目。
   纸片一共就七张,几息功夫就看完了。而后众人就望见姚晋挑起眉头,显出了一点古怪的神情。
   发生什么事了?
   好在他没卖关子,很快清了清嗓音,扬声宣布:“杜长老,三票。”说罢将三张写有杜时素名字的纸片摆出来供长老们观看。
   杜时素闭了闭眼,心沉了下去。
   长老一共七位,票一共七张。他只拿到三张,剩下的都归颜庆了吧?
   输了。
 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,颜庆脸上却笑开了花。他都可以猜出给杜时素投票的是谁,除了杜自己,大概还有谢冶光,以及文庚、刘怜玉其中一人。
   但也就是这么几个人了,还是他颜庆得票更高!
   在长老们翘首以盼中,姚晋又接着道:“颜城主,三票。”
   也是三票?大伙儿都是一呆,见姚晋亮出纸片儿,写有颜庆名字的果然有三张。
   颜庆脸色一滞。
   他居然也是三张?
   杜时素忍不住笑了。
   既是三比三,那他就跟颜庆打了个平手,至少没有输。
   眼见姚晋收手要往回走,刘怜玉赶紧喝住他:“慢着,还有最后一张票呢?”
   他只唱了六张票的结果,投票的长老却有七人。
   姚晋亮出最后一张纸片:“空白。”
   这张纸片上清清白白,点墨未沾。
   按理说,没写人名就等同于弃权了。
   哪个长老会舍弃自己的投票权?众人都是一怔,颜庆和文庚的目光却齐刷刷投向了徐陵光,只见后者摸了摸鼻子? 苦笑一声。
   他和杜时素、颜庆的关系都不错,都不好偏帮,干脆就弃权了。
   这么隆重地投过一轮票? 居然还是没结果。大伙儿脸上都不好看? 可是规则如此? 徐陵光也没有犯规,谁都不能苛责于他。
   文庚也觉气氛有些尴尬,当下轻咳一声:“既然票决不出? 莫若以此次危机中杜长老与颜城主的表现来定夺? 各位以为如何?”
   刘怜玉第一个道:“好。”
   眼下没有更好的法子,大家也只能赞成。文庚接着又道:“宗中事务,还是由我暂代。好了? 大家着紧去办手上大事。”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颜庆回到千渡城? 天已经黑了。
   他先找来河舶司的主官? 刘提举:“山上要求? 我们这几天运载四千石粮草前往宣国平泽关。”
   “啊?”还要给童渊人运粮吗?好在这算术题不难做? 刘提举掐指一数:“以每船载两千斤算? 也得两百条大船!”
   “大船尽量都留着。”刘提举是他心腹,颜庆可以放心交代,“多用小船代替,至少留八十艘大船!”
   船只有大有小,哪里是统一规格的。
   “这个……”刘提举有些为难? “我们总共就不到一百艘大船? 平时还要载货。”
   最近的蜈河太繁忙? 小船一律都用来载客? 大船运货,这样效率才高一些。
   “不行就从其他渡口调运,渡口船来船往不计其数? 谁能统计每日走了多少大船、多少小船?”
   颜庆沉着脸道,“你得保证,十天后渡口至少有八十条大船可用!”
   “呃,好。”刘提举知道这事儿不成也得成,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   既然青云山都答应童渊人的援粮要求,颜庆也只得再下发命令,一是吩咐开粮取仓,用小船尽快先运部分粮食去往平泽关;二来要找专人与禄事堂对接,配合对方调粮、运粮的流程。
   这么一通忙活下来,等颜庆回到自己府邸,也过了饭点儿了。
   一家之主当然饿不着,管家要给他传饭,颜庆却摆了摆手:“不忙,你先把老二给我叫过来!”
   两刻钟后,颜庆的二儿子颜凌就匆匆赶来,站到了颜家的饭厅里。
   他今年刚满三十,面白无须。
   与他同来的,还有一个五岁的男孩,长得眉清目秀,见到颜庆就扑上来,甜甜喊了一声:“祖父。”
   颜庆摸着孙子的脑门儿,脸上的冷峻一下子就缓和大半。他望着二儿子哼了一声:“特地把川儿带来当挡箭牌吗?”
   颜凌头一低:“孩儿不敢。”
   颜庆却没那么容易被他糊弄过去,先挥退了所有下人,才瞪着儿子问:“看来你还是没抓到钱老二,是么?”
   颜凌不吱声,头压得更低了。
   “今日上山,副山长又提这事,那是要我一定给个交代。”颜庆冷笑,“你不是惯常吹牛,说黄龙商会对你服服贴贴,这城里就数你手眼通天,怎么连一个瘪三都抓不住?”
   “孩儿派人找遍千渡城和何家渡,黄龙商会去查钱老二的朋友和对头,都没他的消息。”颜凌低声道,“渡口那里也确认过了,钱老二没有搭船!”
   “他能去哪,被杀头埋尸了吗?”颜庆皱眉,“失踪前,他办过什么事儿?”
   “照常生意,没有异样。”颜凌这里接到的反馈不多,“钱老二的活计简单,就是帮人上船,还隐在后头不做前台生意。按理说,没人会找他晦气才是。”
   “上船”二字说得好听,粉饰许多太平。
   颜庆又问:“他那些下线,没发现什么异常?”
   “都没有。”
   “照你这样说,这事儿还撞进死胡同里了?”颜庆呵呵一笑,“你知不知道,铎人先是冒充商队,在何家渡混上船去了平泽关,才发现水路实在好走,干脆狮子大开口,要从千渡城大摇大摆运兵过去!你和黄龙商会,嘿,真是帮了人家好大的忙!”
   颜凌哪里敢吱声?
   颜庆吸一口气,和颜悦色对怀中的孙子道:“川儿去外头玩会儿,我和你爹有话要说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