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2章 借来的人手

 ,
   这震山雷的效用,果然惊人。
   铎军大部队都在隘口另一侧,没有冒险前冲,因此爆炸落下的山石也没砸死几个人。千岁看得撇了撇嘴,道一声:“真可惜。”
   方才已经冲过来的急先锋,现在个个成了瓮中鳖,被青云宗快速缴拿,并没费太大力气。
   隘口烟尘滚滚,灰霾遮天蔽日,久久都不能散。
   前路已断,联军这才掉转马头,打道回府,顺便一路收尸。
   隘口被数以万万斤巨石填塞,铎人短时间内是过不来了。
   此路已然不通,青云宗人可以放心回去。
   燕三郎行出百丈再回头,恰见一轮红日从断塌的山崖上跃出,霞光穿透灰霾,照到了众人身上。
   千岁已经变成红烟,缩回木铃铛中。青骢马被燕三郎接手过来,翻身骑上。
   突然又换个骑客,青骢马待要撒泼,耳中却听见千岁一声清叱:“咄,不许动,乖乖让他骑!”
   马儿打了个响鼻。
   这时辟水金睛兽也变回狮子狗体型,跳在马股上趴伏下来。
   但它放出来的凶威可没收回去。
   后背上趴着一只凶兽,青骢马没当场暴走就算定力十足了,但它同样有点儿走不动。燕三郎拍拍它的脖子,亲手喂它吃了颗糖:“听话,它就不吃你。”
   打一棒子就得给个胡萝卜。他没胡萝卜,就用甜糖代替吧。
   燕三郎早看出这马儿能听懂人话。
   青骢马啪嗒着嘴把蜜糖吃掉了,模样有些儿委屈,但还是迈开步子往前走了,也不抗拒他的骑乘。
   金羽从后方追来,把书箱递给他。
   方才三军混战,流矢无情,燕三郎不敢把芊芊带上战场。
   少年掀开书箱盖子,对小金道:“歇着吧。”有这猛兽在,青骢马的情绪波动太大。
   没良心的家伙? 利用完之后就想把它踢回去了?小金艾怨地看他一眼,乖乖跳回书箱,和白猫作伴去了。
   宠物们都趴在书箱边缘? 朝着外界探头探脑。
   两位青云宗长老和乌瑞策马向他走来? 刘怜玉满面凝重? 问燕三郎:“你们到底何方神圣?”
   这里强手如云,左迁、铁太傅都曾是叱咤风云的人物。可刘怜玉偏偏就能看出,来者以眼前这个年方弱冠的男子为尊? 众将把他围在正中。
   青云宗人都把好奇的目光投注在他们身上。从天而降的救兵? 到底是什么来头?
   “这位是卫国清乐伯。”铁太傅声音宏亮,“受颜山长临终之托,为青云宗解厄。”
   青云众终于动容。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次日午后? 燕三郎行至青云山下。
   联军当中? 夷陵道的乡兵和千渡城的守军已经返回原籍? 乌瑞随刘怜玉去往青云宗复命;能走到山下的? 除了青云宗本身的三百弟子? 只有燕三郎带来的两千人马。
   现在这两千人暂时憩在山下的县城。
   这支队伍是那高个细眼的汉子带来的? 其名为施恩光。
   燕三郎在卫国无官无衔,散人一个,手下有商会、商队,但就是没有军队。这支队伍自然也不是他的,而是桃源暂时借给他调配的人手。
   送颜同奕回桃源时? 燕三郎就“挟恩”向得胜王提了一个要求:
   今后或有借兵请求? 望得胜王届时能允。
   得回孙儿的得胜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那个时候莫说只是借兵? 就是把桃源守护者的位置让出来? 得胜王都甘之如饴。
   其实首铜山离青云山真不远,说起来两大山脉还是同一发端,甚至望桑湖的水也能顺着溪河再流去首铜山中。桃源向世间开放之后? 尤其得胜王修路通往外界,就有商人在这两地来回走动。
   能通商,自然也能行军。
   燕三郎前些日子放出红隼,就是向得胜王借兵。后者接讯,也就指派施恩光领两千骑兵,飞速来援。
   不是他吝啬人手,而是燕三郎就要求这么多。毕竟是长途驰援,机动性的轻骑兵最好,另外人数太多则后勤不好打理,这两千来号人在马背上负着干粮就往西走,前后才几天功夫,困难都可以克服。
   这一路上遇到的最大问题,也就是军队的入境报批。这么兵甲鲜明的一只队伍,青云宗边境怎么能放行?
   不过燕三郎早就打听过了,青云宗东境边防比起西边、北边要松懈很多。桃源没有开放之前,那里就是十万大山,除了野兽和猎户,谁也不会从那里翻过来。
   而桃源开放之后,就有商人开始往来桃源和青云山两地。这里有个小秘密——为避路税,他们很快就钻营出一条野生小路,可以凭其避过边防哨站。
   施恩光今次带队,就是走上这条小路,才绕了个弯、避过边关进入青云境内。其后基本走的都是山路,并未和正经城池有交集。
   这也是燕三郎选择红童子岭作为诱进铎人之地的原因。这种山区地广人稀,也方便桃源军的行动。
   带队的施恩光是从前陪着得胜王转战南北,最后兵败毒龙山的铁杆追随者,与金羽、左迁等人熟识,只不过没有出来闯荡的心思,而选择留守桃源。
   这支两千人的队伍留在县城休息补给时,燕三郎也把左迁等人留了下来,与施恩光叙旧。
   左迁多少有些不放心:“少爷不要我们跟上山么?”
   燕三郎冲他露出个笑容,宽慰道:“不用,人少更好。”
   他们才多少人,青云山上有多少人?就算左迁这几人陪他上山,也不能改变时局。
   左迁也想得开,既然少爷不需他们陪护,他转头就把着施恩光的臂膀:“走,喝酒去!”
   两三年没见面了,老友叙旧怎少得了酒?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颜府书房。
   颜庆放下手中信纸,满脸凝重。
   他的得力干将乌瑞传来飞讯,铎人将刘怜玉、徐陵光的队伍困在夷陵道,原本可以围而灭之,哪知半路上杀出一支队伍,不仅救起青云众,还截断了夷陵道,令铎人前进无路。
   这支队伍里出现了宣国太傅铁师宁,但首领却是卫国来的少年燕时初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