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3章 铁太傅去哪了?

 ,
   鬃毛蓬松,更显其壮硕威武。
   于是又有人给同门炫耀:“我亲见这凶兽在战场上食人无数!”
   颜庆微微皱眉:“这女子是谁?”她何时来的,怎么来的?
   他声音不大,山风又强劲,早该吹散才是。可七八丈外的女郎忽然转头,朝他盯来一眼。
   她能听见他的议论?
   颜庆多看两眼,竟能从她身上感受到强大气息。
   那是强者独有的气场,她又不加掩饰。
   “那位啊,是燕公子的夫人,姓千。”正坐在他后边的姚晋凑过来小声解说,“莫看她一介柔弱,据说在夷陵道上大展神威,斩敌将于手下,又将对方的异种神驹按压在地,硬生生驯服。这样,前后不过三十息,百余弟子目击。”
   颜庆抿了抿唇:“她何时上山的?”旁人不清楚,可他找人监视燕时初和铁太傅,这分明就是两人上山,怎么半途还能多出一个?
   这所谓的千夫人,从哪里冒出来的?
   “方才檀堂主派金魈下山,请上来的。”
   “檀堂主又派金魈下山了?”颜庆更是奇怪,“还做什么去?”金魈是守山灵兽,得青云宗人敬重,绝不像对待宠物那样任意驱使他们——当然这些家伙脾气也大,不能做牛做马——檀闻道作为传香掾的堂主,更是爱惜金魈。
   今天傍晚有何要事,能劳动金魈去载?就只是送这位千夫人上山么?
   “那就不清楚了。”
   此时,台下弟子到齐。青云宗门下分三峰十八洞,师徒一千六百余人,另有四百后勤杂役,合计两千人左右,将同心台塞得满满当当。
   燕三郎望向远山,高低错落的建筑点起灯火,在山顶的流霭中星星点点,如同星辰。
   这是山林奇景,平地上难得一见。
   副山长文庚走到台前,慷慨陈词。
   他从开山宗旨讲到当下时局? 从宣国内战讲到夷陵道保卫战,前后约半个时辰,滔滔不绝? 中气十足? 其间几无停顿。
   青云宗人大概很习惯副山长的作派? 都是安安静静地听取。只有千岁坐在嘉宾席上昏昏欲睡。若不是燕三郎几次轻扯她袖角,她早不知道打多少个呵欠了。
   为什么要显形坐在这里,为什么不待在木铃铛里? 这样她还能多睡半个时辰!千岁又一次后悔了? 这回没忍住,还是打出了呵欠,幸好没忘了以手掩之。
   从前燕三郎听连容生讲学? 她不是在木铃铛里就是附在白猫身上? 都有充分的理由睡觉不听。文庚一席话? 又把她拉回从前燕小三上课的日子。
   唉? 天底下的老学究怎么都这样爱唠叨?
   她这里百无聊赖时? 姚晋也在低声问道:“铁先生哪里去了?”
   燕三郎身边的空位很碍眼? 青云宗高层都知道,那本该是铁师宁的座位。
   铁太傅人呢?
   众长老面面相觑,都是摇头不知。
   姚晋悄悄走了过去,坐到燕三郎身边侧头问:“燕公子,铁先生呢?”
   “不知道? 我还想问你们呢。”燕三郎也是一脸茫然? “中午各回客房以后? 我就没见过他。”
   姚晋心里“咯登”一声响? 这位铁太傅可是今日庆功会上的关键人物,别是出了什么事!
   “你们约好在哪里见面?”
   燕三郎摇头:“就在这里。”
   姚晋退回去之后,千岁侧头? 附在燕三郎耳边道:“颜庆一直盯着我们。”
   声音很细,她呵气如兰,烘得他耳朵发热:“他疑心病很重。”
   这时文庚已经谈到夷陵道大战,声音比之前还要提高三度,又动用了神通,确保每一个字都传入广场上所有门徒耳中。
   “西铎无故入侵,我青云宗儿郎奋勇迎战,保疆卫境,在夷陵道以六千之众击退敌军两万余人,截其北上之路!”文庚洪声道,“如今时局纷扰,但我青云宗人要牢记夷陵道之胜心,不愿战但能战、敢战!”
   真实的战役原就惊心动魄,在场又有四百余人亲身经历。他们多数都是头一次奔赴战场,有人负伤,有人亲见同窗好友死在身边。这时听文庚提起,一个个心旌动摇,情难自已。
   文庚却向嘉宾席这里投来一眼,见铁太傅的位子依旧空着,不由得疑虑重重。
   今天的重点,一是庆功,二是由铁太傅宣布山长遗命。
   现在铁太傅人影全无,怎么向台下门人介绍?这让他好生为难。
   颜庆瞧见他的眼神,心中暗喜,当即站起来,上前一步对文庚低声道:“铁太傅缺席,但也不好教孩子们等着。”
   底下两千双眼睛盯着呢,他们能等得铁太傅么?
   那就不提了?文庚沉吟,目光下意识扫过嘉宾席,却见燕三郎冲他温和一笑。
   千岁手一拍,身边的辟水金睛兽就忽然站起,发出一声怒吼。
   它的吼声低沉刚猛,不须任何神通加持就能震得人耳膜疼痛,甚至近处地面都在微微震动。同心台又是环扇形结构,这一记狮子吼就清晰无误传入每人心底,又在山头久久回荡。
   场上顿时一静。
   谁也不能忽视它的存在,正如青云宗不能忽视辟水金睛兽主人的存在。
   文庚立刻想起,是了,无论铁太傅到场与否,这位燕伯爷率军来援的恩情却不会少了半分。
   他温和道:“燕公子,请上前来。”
   燕三郎站起,施施然走了过来,立于青云众前。
   台下的面庞多半年轻,满是朝气也满是好奇。
   今后,这些都会是他的门徒。
   少年直视前方,听文庚介绍道:“这位就是仗义驰援夷陵道的卫国清乐伯,燕时初燕公子。彼时刘、徐两位长老率子弟兵苦战,身陷包围,若非燕公子伉俪和宣国太傅铁师宁奇兵解围,同我宗子弟合力杀敌,夷陵道胜负之局或许改写!”
   铁太傅不在现场,文庚只得简单带上一句,走个过场。在他想来,燕时初于青云宗的确有援护之恩,转头回馈便是。自己方才已经做过了总结、褒扬和动员,接下来就应该进入庆功部分了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