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5章 劝说

 ,
   燕三郎面无表情:“这会儿,杜长老应该已经找到铎人大军。”
   巨鹰是下午起飞的,这都过了两个多时辰,以老黑的速度,杜时素应该已经找到目标,正要接触。
   希望他们这一回交上好运气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颜庆站在城头,接获探子来报:铎人继续前进,并且速度还有所加快。
   他把这情报连续看了两遍,仰天大笑:
   “好,好!”
   计策成功了,千渡城也安全了!
   城墙上的将领闻讯赶来祝贺,都夸城主大人神计无双。
   颜庆微笑不语,多日以来憋狠的那一口闷气终于出清,胸臆又是一片畅快。
   再坚持几天,反攻的号角就会吹响。
   此时,如血的残阳在颜庆看来也只是娇艳。
   最多再经历三次夕阳,千渡城一定可以等来援军!
   ……
   夕阳最后一缕余晖散尽,铎人大军正穿行于牢山。
   先前经过两个小城,鲁玉成没看在眼里,继续向千渡城进军。
   “天上有东西。”
   军中起了骚动,因为天上的黑点在视野里不断放大,越来越近,越来越低。
   低到终于有人能看清,那是一头盘旋的巨鹰。
   “吾乃青云宗长老杜时素。”天上传来声音朗朗,响彻四方,“鲁玉成将军何在,请出来一晤,有要事相告!”
   原来鹰背上还有乘客。
   鲁玉成坐在马背上盯着天空中的小点,闻言眯起了眼。这人自称是青云宗长老,胆子倒真不小,胆敢只身前来。
   现在,这位所谓的杜长老就在他射程范围之内。
   “将军?”边上的心腹低声询问。要不要射下这丫?
   鲁玉成微一犹豫,摇了摇头。他出发之前恶补过功课,的确听说过杜时素的名头。这位青云宗的钱粮大总管为什么会亲自过来找他?
   无非就是劝他回去,莫扰千渡城。
   天空中又传话下来:“千渡城大船已被一把火烧个干净,我这里证据确凿!”
   证据?
   鲁玉成想起昨天接到的左茂飞讯。显然双方各执一词,出入很大。他挑了挑眉:“让他下来。”
   青云宗带来的证据,他倒想好好看一看。若是看不满意,这位姓杜的长老可别想再飞回天上去了。
   大军分开,从中清出方圆十丈的空地。
   巨鹰很快降落,扬起飞砂走石。
   杜时纱从鹰背上跳下,朝鲁玉成望来。他和鲁玉成素昧平生,但知道怎么分辨一军之长。
   鲁玉成迎了上去,两人相隔三丈站定:“青云宗可真舍得,连长老都派出来了。”
   杜时素也理会他言语中的轻蔑,直入主题:“鲁将军上当了。”
   “哦?”鲁玉成似笑非笑,“杜长老知道口说无凭罢?证据何在?”
   他这里紧赶慢赶只争朝夕,对方要是拿不出真凭实据,甭管是不是青云宗长老,他都教对方好看!
   “铁证如山。”杜时素拍了拍巨鹰脖子,向鲁玉成抬了抬下巴,“各执一词只是浪费时间,鲁将军何不眼见为实?”
   鲁玉成闻言看向巨鹰,心里一动,这意思是?“何解?”
   “我这鹰背上还能再乘一人。”杜时素笑了,“鲁将军派人与我同乘,去看看白石山下的灾后场景,不就一清二楚了么?”
   这倒是个简明扼要的办法,鲁玉成心动了。他这些天接到两个情报,何家渡大船被烧在先,左茂称船只仍然充足在后。虽说他还是命令大军继续进击,但心里总有一丝不安。
   现在有个眼见为实的机会,如果何家渡真地没船了,他就不用在这里浪费人力!
   杜时素紧接着又道:“从这里飞去千渡城,两个时辰足矣。明晨之前,巨鹰就可以走个来回,鲁将军还要犹豫么?”
   鲁玉成听到这里,很干脆地点了一名贴身近卫:“你跟他去,看清楚些。”
   这人应了一声“是”。
   杜时素暗暗松了一口气。任务进行到这里,算是成功了一大半。
   鲁玉成又交给亲卫一枚玉球:“带上控影球,将你见到的都摄下来。”
   他还不放心,唯恐青云宗对他的近卫动手脚。毕竟世上法术千千万,其中定有几样可以控人心志。
   这控影球却可以摄入前方影像,十分难得也十分可靠。
   就像这青云宗长老说的,眼见为实嘛。
   亲卫收好球,与杜时素一同乘鹰,直入云霄去也。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时间飞快过去了三天。
   青云宗的攻城照常,哪天都没少。攻击的方向不定,时间也不定,有时是黎明之前,有时日正当午,有时又是三更半夜。
   总之,要把千渡城扰得鸡飞狗跳,不得安生。
   颜庆身边也有跟他十余年的老将,看出这样下去势头不妙,于是请缨出战,以免铎人未至军心先乱。
   颜庆允了,让他带四百人夜袭青云宗后方。
   这一仗起初打得很成功,青云宗队伍用来堆放物资的两个村子被烧掉了一个。颜庆站在城头都能看见火光冲天,心情大悦。
   不过可惜的是,后半夜这支队伍虽然回来,却是七零八落,去时四百人,回来二百多。
   据说他们纵火完毕,两边即有队伍冲出来合拢包抄,最后千渡军一百多人成了俘虏。
   战斗并不凶悍,死伤合计才五十。毕竟两边都是青云宗人,没有刻骨的仇恨,也用不着死战到底。千渡军一看打不过,举手投降就对了。
   太阳升起之后,城下有少年孤骑上前,把旭日抛在身后。
   城守军认得,这是近些天来露面频繁的燕时初。关于他的身份也是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   他弯弓搭箭,干脆利落地将一样东西射在了城门楼的立柱最上方。
   那柱子矗立城头,高达三丈有余,那么离地面就是九丈了。眼力好的,一抬头还是能清楚看见这支箭,以及箭上钉住的东西。
   那赫然是一个人头。
   死者呲牙咧嘴,被颈血染红的头发在风中凌乱。
   昨晚带兵偷袭青云宗后营的将领,竟然被斩首示众!
   城里城外,都听见这少年的声音震慑九霄:“颜庆看清楚,这就是你今后的下场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