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6章 粮食危机

 ,
   颜庆闻讯大怒,当即命人将首级解下。但那立柱太高,除了城守军之外,立在城门底下的许多百姓也看见了。
   这将领姓傅,是颜庆的左膀右臂,也是可以闹市策马狂奔的角色。他的死,比前两天飞讯传进来的谣言引发的反响还大。
   原来青云宗的手段这样凶狠,竟然毫不留情!
   其实这姓傅的在战场上被千岁打伤,刘怜玉就在附近,原本只想俘获,哪知千岁的白骨链锁上去,直接将人家脑袋拽了下来。
   头目一死,军队立溃。
   “这未免也太……”刘怜玉不满。
   “杀人立威最快。”千岁漫不在乎,白骨链吃掉最后一滴鲜血,蛇一般抬起头来,“打仗不是过家家,你们这么心慈手软,最后吃亏受苦的一定是城里的平民。”
   在这方面,燕三郎当然跟她站同一立场。“我们在千渡城时也听过这人,名声不好。”
   一个人头就引发全城又惊又惧,划算。
   这时颜庆也觉出不对了:布置在远方的哨探,一直没有侦测到铎人军队的出现。
   以铎人脚程,最多再有一天半左右就能赶到千渡城。
   为什么现在都没有消息传来?
   颜庆隐隐觉出了不对劲。
   此时徐陵光城前叫阵,引着众弟子齐声呼喊:“铎人不来了,千渡城速降!”
   千余人高声呐喊,气势惊人。千渡城内无不得闻。
   这样反复喊了十余声,回音还久久不散。
   千渡城里,百姓交头接耳,但只敢私下非议;官方人心惶惶,颜庆不得不连开几次会议,才把恐慌情绪压制下去。
   私底下,他屡屡站去西城门的墙头,往西边眺望。
   那个方向的官道上,空无一人。
   第二天,从清晨到夜里,铎人都没来。
   文庚阵前喊话:“颜庆听好,日出之前交出千渡城,青云宗就放过你和你的嫡系,可保颜家富贵不移。”
   对面静悄悄。
   文庚也没指望回应,连喊三声确保对方都听清了,就回营休息。
   凭心而论,这个条件很优渥。青云宗打千渡城,只觉手心手背都是肉,真正下不了死手,希望这场无谓之战早些结束。
   千岁问燕三郎:“你看,颜庆举旗投降的可能有多大?”
   “不足一成。”少年毫不犹豫,“有些人,不见棺材不掉泪。”
   他们正在帐里谈心,当然,是睡在同一张床上。四下无人,少年在她耳边低语,热气都灌在她灵敏的耳朵里:“正好,我也不希望他太早投降。”
   千岁为这句话背后的残忍吃吃笑了起来,一个翻身压在他胸膛上。“既然局势已经明朗,我们是不是该办点儿正事了?”
   这都多少天了,不能让她一口肉都吃不上吧?
   残忍,太残忍!
   “这是营地……”燕三郎往帐门方向看了一眼。外头来来往往都是青云子弟,指不定何时就有人上门找他。
   可她真地好香。
   又香又软。
   半明半暗的烛火映亮她半边侧脸,葳蕤生光。
   “还不简单?”她低头在他唇上印下细碎的吻,“小金,去把住帐门,谁也不得靠近!”
   缩在椅上打盹的小金耳朵一动,醒了,二话不说蹿下地,出帐后就变回本体,往帐门口一趴,把唯一的进出通道堵了个严严实实,只有一条鞭子状的尾巴留在帐门里甩来甩去。
   至于芊芊,也不知道溜去哪里野了,夜晚是猫咪的天下。
   “好了,我看哪个不开眼的敢进来。”千岁正要去扯燕三郎上衣,冷不防被他抱住,又压到了身下。
   六月的夏夜,她从少年身上感受到了火一样的热情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当夜,青云宗这一方是睡得很香,对面可就未必了。
   文庚短短一句话就激起了千层浪。浪头之下,还有无数暗流涌动。
   第二天,太阳照常升起,千渡城的城门依旧紧闭。
   颜庆以实际行动拒绝了青云宗的提议。
   这也在青云宗众长老意料之中,只觉有些惋惜。文庚长叹一口气:“千渡城的百姓,要跟着他一起受苦了。”
   接下来三天,西边的官道上还是空空荡荡。
   盟友失约。
   纵然颜庆极力安抚,编造许多谎言来搪塞铎人的行踪,可是千渡城的守军越发明白:
   恐怕铎人不会来了。
   沮丧和无望开始蔓延。援军不来,千渡城就形同孤岛,怎么算都没有出路。
   也就在这时,千渡城开始面临下一个麻烦:
   粮食供给开始出问题了。
   刚封城那会儿,居民已经抢购过一波粮食。一天之内,米价翻上三倍,早中晚都达到新高度。
   这几天来,粮价更是日日飙升,已经是五月十三日封城当天的十三倍了。
   这个价格莫说平民,就连殷实之家都吃不消。
   物价涨得太离谱,有些人干脆就不买了,想别的法子果腹。不到十天,城内的盗抢案、杀人案增加了七百多例,并且越有高发趋势。
   千渡城对外打仗一直不停,城里的巡卫力量自然就相对薄弱。案件大半堆在那里无人打理,居民敢怒不敢言。
   算下来本地原住居民不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,他们的储蓄和米粮就成为众多流民的目标。
   除了粮菜买卖,城里其他商业活动都中止了。千渡城天不黑就开始宵禁,刘记商会会长刘宗瑀也闲下来了,窝在自己宅子里喝茶看书,听到的却是外头环境的日益恶化。
   这几天来,至少有两伙人潜入他的宅子,未遂。城内大户人家这会儿都是大肥羊,都是目标,但刘家请来的护院和保镖也不是吃素的。
   其他平民,可没有这样的武力保驾护航了。
   管家又来了,肩上带着伤。虽然包扎严实,但刘宗瑀能闻见浓浓的药味儿。他昨天出门,不慎被人背后偷袭,原本对方持刀想割断他脖子抢钱的,但刘府的守卫来得及时,救下他一条命。
   “老爷,外头粮价每斤一百四十文了。”管家来请示,“咱们米粮出不?傅记、袁记都在出,但量很小,或许没多少库存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