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7章 漏了个人

 ,
   “不出。”刘宗瑀不假思索,再次确认,“当日搬粮去秘仓的人,都是可靠的?”
   “可靠。”管家点头,“我还特地挑了光棍儿,吃住都在商会,也没家人可以泄密。”
   “捂着。”刘宗瑀叹了口气,“铺面的粮食都卖了吧,比市面低二十文即可。”
   “好。”
   刘记商会的位置离南门近。次日清晨,刘宗瑀听见青云宗副山长文庚的声音又传进城内。其实他从来没在青云山上学过艺,入门时年纪太大了,已错过了学艺的最好时候。但青云宗扶持他,让他代理青云境南部的香烛生意。
   他上过两次山,也见过文副山长在宗门大会上发言。可他真没料到,第三次和第四次听文庚发言,却隔着千渡城厚厚的门墙。
   文庚又给千渡城下通牒了,这回简化成一句话:“今夜之前投诚,颜家及属下可免于被清算。”
   后面那句“富贵不移”,却被移走了。
   文庚终究心疼千渡城民,紧接着又道:“为千渡城生计,颜庆你好自为之!”
   颜庆一日不降,千渡城所有人就要陪他一同受苦。
   这是围城第九日,青云宗开给千渡的条件,比起四天前降低了一级。
   聪明人都听出来了,如果千渡城再负隅顽抗,后面青云宗的条件会越开越低,终止于无。
   城内,人心骚动。
   可是颜庆依旧不肯屈服。部曲已经来劝,颜庆一怒之下,斩了他的脑袋。
   其他人遂不敢再劝。
   这样下去,他们也要给颜庆陪葬了吧?
   终于又过两日,城防军有个小队长趁着夜色想要偷开城门,叛逃到对面去。
   城前也是青云宗人,面对投诚的同胞难道还能举起屠刀么?
   可惜,他功败垂成。
   颜庆知道以后,并没有部曲想象的勃然大怒,只是摆了摆手:“砍了,不要声张。”
   他不希望这消息外传,以免人心更加浮动。
   现在,城里城外所有人都明白,铎人援军不会来了。
   颜庆努力画饼,也渐渐失去作用。
   再坚持下去,还有没有意义了?
   他的心腹孙淇良就劝道:“不若我们趁夜杀一条血路出城。”
   “去哪?”颜庆板着脸,“我们根基都在千渡城。”
   是他的根基在千渡城,何来“我们”?众部曲仍然道:“不若往西去投奔铎人?”
   “他们失信,我还要寄于他们篱下?”颜庆摇头,“那不过是苟延残喘。”
   那前两天青云宗开出优厚条件,城主怎不允呢?
   众人又商量了半个多时辰,无果。
   颜庆揉了揉眉心,有些疲惫。这时有个部下上前一步,小声道:“请城主为我做主。我妹子家昨晚遭窃,作案的都是黄龙帮人!这帮强盗抢了米钱不说,又把她相公打死,她也被、被欺侮。”说到这里,后槽牙咬得咯吱作响。
   又是黄龙帮!这几天来他听过的诉状不计其数,超过两成都跟黄龙帮有关。颜庆只觉心力交瘁,却还得安抚道:“知道了,我会处理。”
   他的理智还在,晓得眼下形势这样糟糕,他的基本盘可不能翻,免得众叛亲离。
   当天傍晚,官军直捣黄龙,将这帮派上下几百人全都抓起,投入大牢——
   牢里没位置了,为了塞进黄龙帮人,署衙索性释放了百多名嫌犯。
   颜庆回府,匆匆扒了两口饭就要去休息。
   现在连熬几个通宵都是常态,他又有三天没睡觉了,眼里全是血丝。
   这时,次子颜凌却来找他了:“爹,您将黄龙帮抓起来了?”
   “嗯,免得他们为祸千渡城。诉他们的状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张了。”缺眠的人,脾气普遍比较暴躁,“你敢给他们说情,我就把你从南城门丢下去!”
   好可怕!颜凌缩了缩脖子,话到嘴边就变了:“爹,您要抓就抓个齐全。黄龙帮还有个香主在逃哩,叫薛由。”
   颜庆目光深注:“这人很要紧么?”
   “要,要紧。”颜凌被他盯得后颈皮发凉,直咽口水,“当年的事,他也知道。”
   颜庆拍案而起,眼里血丝更多:“你说什么!当年之事,除了蛇头溜走之外,其余知情人不都料理了么!”
   “是都料理了。”颜凌结结巴巴,“但这个薛、薛由,我也是两天前才发现他也知情。他以前装得太好……”
   “啪”一声脆响,颜庆怒不可遏,一巴掌甩在他脸上:
   “废物!”
   他越想越气,啪啪啪,接着又是三记耳光,还不解气,转头就去抽门后的闩棍。
   管家听见响动,探头一看,吓得赶紧上前来拦:
   “老爷,使不得啊!”
   “有什么使不得。”颜庆把他震开,一棍抽在颜凌小腿上,将他打成滚地葫芦。
   “打坏了可怎办!”管家吓得魂飞天外,“老爷,外头打仗呢,您要是把二少爷打伤打残了,那后头、后头……”
   后头可怎么跑。
   他没把这句话说全,颜庆也回过味儿来了,看儿子躺在地上抱腿呻吟。他知道自己下手轻重,再抽一记,颜凌的腿非断不可。
   这节骨眼儿上,打断孽子的腿有什么好处,无非是给他自己添堵罢了。
   颜庆闭着眼深呼吸几次,努力平复心头怒火。
   颜凌怕他再祭杀威棍,小声道:“我,我去把薛由追回来,戴罪立功?”
   “你?”颜庆斜眼看他,满是不屑,“算了,我另外找人。你滚吧,快滚!”
   颜凌得了活路,忙不迭溜了,头也不回。
   要不是为这孽子,自己何至于落入这般境地!颜庆慢慢踱去椅边坐下,像个泄气的皮球。
   他的出路在哪里,颜家的出路在哪里?
   过了小半刻钟,他才振作起来,找来自己心腹:“去抓黄龙帮在逃犯人薛由,罪名是连杀多人,满手血腥。记着,翻遍千渡城,也得把他给我逮回来!”
   心腹点头,退开了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又过三天。
   和前几日相比,千渡城上至官员,下至军民,这几天都是度日如年。
   原有的问题都在,更突出了;原本没有的问题,现在也一个个冒出头来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