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1章 端方的怀疑

 ,
   少年不语。
   “比你们这些短命的人类多活十倍寿数,哪怕这回预言成真,我有何可惜?”她伸手抚着心上人面庞,去吻他的唇。
   正浓情蜜意之时,外头忽然响起傅小义的声音:“少爷,有客人登门求见!”
   这穷乡僻壤,还有客人找他?燕三郎抬头,放开红衣女郎,理了理衣襟
   接着傅小义故意拖长了语调:“这不是拢沙宗的端长老么?”
   端方来了?燕三郎微懔,口中却道:“请。”
   这位拢沙宗的端峰长施施然走了进来,见面即抱拳行礼:“燕山长,许久不见!”一个正眼也不分给傅小义,摆明了不跟他一般见识。
   燕三郎不像他笑得那样满面春风,只是回了一礼:“端长老,别来无恙?”
   “托福,尚可。”端方倒是把兴趣都写在眼里了,“年初别过,年末再见,时初就换了个人一般。”
   千岁在一边抱臂道:“不过是换了个头衔,怎么就换人了?”
   “千夫人,”端方待人向来有礼,不会怠慢她,“一宗之主,这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福运。我和燕兄弟今后一定多加亲近,请他把福运传我一点才好。”
   千岁哼了一声:“给了你,我们不就没了么?”
   “千夫人真会说笑。”端方面不改色。但他眼里的惊奇和羡慕却没有掩饰。
   他自小被柳肇庆送进拢沙宗,日夜勤奋刻苦,又残害师长同门,好不容易才爬到峰主的位置上,离山长显然还有一大段距离来着。
   燕时初却已经是青云宗的山长了。虽然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派,比不得拢沙宗的体量、名气和人脉,但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:
   宁做鸡头,不做凤尾。
   一宗之主,这是多少异士毕生努力的目标?
   燕时初轻轻松松就达成了,怎不教人羡慕不已?
   燕三郎不谈此事,甚至也不自谦,只问他:“端长老怎么也来了?”
   这人年纪轻轻就当上拢沙宗峰长又娶了娇妻,前途看起来一片光明,堪称人生赢家。这样的人,会来千红山庄求取什么呢?
   端方微微一笑:“有些私事要了,想碰碰运气。”
   这就是不方便明说了。燕三郎也不好细问,只道:“对于千红山庄,阁下了解多少?”
   “也只是几道传闻罢了。”端方正色道,“我听说进入千红山庄最大的难题,就在于主人千红夫人的喜好千变万化,哪一次也会出尽不同的题目来刁难人。只有山庄中的赌桌固定不变,据说只要运气好,就能从赌桌上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你看外头熙熙攘攘,那么多人都冲着赌桌来的。千红山庄开放许多次了,有些所谓的攻略流传下来,都是关于这一方面的。”
   燕三郎沉吟:“千红夫人呢?”
   端方这人和他有一点相似:遇事决断之前尽可能多做功课,因此听取他的见解很有必要。
   “莫说是我,人间知情者恐怕寥寥。”端方的脸色也很严肃,“首先,她不是人类;其次,她在千红山庄,能力大得惊人。”
   “这倒不奇怪。”燕三郎点头,“前卫王的军队在赤弩火山与山泽交过手,那是地心真火生成的岩火怪物。若在外界,人类的军队能胜。但在火山腹地,它的力量得到加成,至少是原来的数倍不止。这就是领域之力。”
   一头赤弩在自己的地盘上都有这种待遇,更不用说来历莫测的千红夫人了。
   “我想……”端方微一犹豫,“至少她不是人间生物。”
   燕三郎挑了挑眉。
   端方何等眼神,把他的神情看了个透彻:“你好像并不惊讶?”
   燕三郎只道:“我也作如是推断。”
   “也是。”端方笑了,“你身边都有非人的生物呢,有此联想不足为奇。”
   他意指千岁,燕三郎转了话题:“进入千红山庄,你打算玩哪个游戏?”
   “还不清楚,到时再说。”端方说到这里,往外看了几眼,“我就是过来打个招呼,进去千红山庄之后,最好相互照应。你先忙,我走了。”说罢转身离开,相当痛快。
   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   待他走远,千岁才冷笑一声:“千红山庄变数果然很多,连这厮都出现了。”
   “都有幽魂参与了,多他一个不多。”
   ……
   四天时间一晃而过,除了吃喝不便之外,没有任何异常。
   长沟镇是正宗的穷乡僻壤,哪怕事先为大队人马到来做过准备,也无法很好应对眼下爆满情况。再说雪镇冬日里的食物无论数量还是品种,本来就很稀少。
   新鲜的蔬菜是不用想了,这时候本地只有腌咸菜和泡辣椒,并且还供不应求。外来的权贵们各显神通,有些后厨里居然出现了新鲜的瓜果,当地人看得口水长流。
   燕三郎也是有备而来,往储物戒里塞足了各式食物,以供应数人一猫所需。不过千岁现在啃的是冻梨,入乡随俗。
   山上的梨子很小,采下来洗净冰冻,黄白的表皮一律变作黑褐。要吃的时候拿出来泡在水里化开,口感甜而绵密。
   这不是千岁常吃的水果,偶尔尝个鲜还行。
   燕三郎头顶山长名号,真有不少人过来拜访。黑尾镇和长沟镇现在权豪云集,密度超过了任何一个主城。站在主街上随便扔块砖头,砸到的非富即贵。
   有心人都明白,这时候找谁套近乎都容易。各地的上流社会自成一个小圈子,平时硬比金坚。只在这种特殊时刻才是破圈的好机会,因此人情往来十分频繁。
   平时偏僻的大山沟沟,突然就变作了顶流的社交场所。
   大陆虽然广袤,该出名的人还是出名。这里离青云境乃至宣国都很远了,但燕三郎头顶连容生高徒、青云宗山长、大卫清乐伯三重光环,说出去仿佛也很能唬人。
   自他抵达长沟镇次日,就有八方来客不断上门走访。
   “怪哉,我们也没宣扬,他们怎知你就是燕时初?”千岁啧啧有声,“一定是端方对外宣扬,这小子可会卖人情了,真是个人精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