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2章 规矩就是规矩

 ,
   他和柳四定过契约,对方悔约;他和黑袍人再定契议,对方却能找出漏洞。
   运气怎就这么背,来来去去遇上的全是骗子!
   那么现在他被关在这里,对方要如何行事?
   桌上的灯都熄灭了,四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!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燕三郎逗猫时,两个手下也回来了。
   金羽红光满面,而傅小义沉着脸,好生安静。
   显然这两人的赌运截然不同。
   千岁笑问金羽:“博到什么好东西了?”
   “瞧。”金羽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,长不及一尺,黑沉沉无光,但往桌面上一插,匕尖就悄无声息地戳了进去,就好像这比石头还坚硬的桌面是纸糊的一般。“匕首还自带‘封喉’效果,能让人麻定两息。”
   “好东西。”燕三郎微微动容,这匕首的锋锐已经不输给他的宝刀“赤鹄”了,特性更是实用。两息时间,对于金羽这样的高手来说,可以抹人家脖子四五次了,“花了什么代价赢来的?”
   “一把到手,见好就收。”金羽咧嘴,绽出一口大白牙,“对手都快哭了,央着我再玩几局。”他当然是不肯的啦,这宝贝是每个斥候的心头肉啊。
   “小义输了什么?”燕三郎去看傅小义,后者无精打彩:“少爷别问啦。”
   “没掉寿命吧?”
   “没有。”傅小义呐呐不言。燕三郎收起轻松脸色,转问金羽:“他输什么了?”
   “这小子不肯说,方才我们不在一桌。”金羽也很纳闷,“我问他七八回了。”
   “身外之物,还是与你性命相关?”
   “与寿命无关。”燕三郎发问,傅小义只得道,“我输了一年自由。明年夏天过后,就得去给赢家干活。”
   金羽变色:“这你都能赌?”
   “原本输了七年。”傅小义悻悻道,“后来连赢几局掰回不少了。”
   金羽伸指戳他脑门儿:“我早跟你说过,别赌过头。你怎么总不听!”
   傅小义垂头丧气。
   燕三郎知道,这小子平时样样都好,就一个毛病:赌兴一起,就跟喝了烈酒似地上头,别的都不管不顾了。
   少年的面色倒是松快下来,横竖傅小义已经输了,愿赌就得服输,好在他输掉的不是寿命。“赢家是做什么的?”
   “是个买卖人,但我看他不像做正经生意的。”
   千岁不会放过奚落他的机会:“你不是赌技高超么?”一下就输这么惨?
   傅小义恨恨道:“这人不是自己赢的,他找帮手!”
   “嗯?”
   金羽立刻接话:“确是如此。我看他们雇了专业的赌徒,自己不下场,让人家给自己赢东赢西。”
   傅小义自诩赌技高超,但和靠这个吃饭的人比起来,还是有差距。
   专业就是专业啊。
   千岁忍不住笑了:“果真什么人都有。”
   “对了,方才公平大厅发生一起命案。”金羽终于记起自己过来的理由,“有个傻蛋被两个对家联手算计,连底裤都输掉了才反应过来,气得抡刀跳上桌子杀人。”
   “杀掉了?”
   “他那两个对家吓得失声大叫,被砍伤一个,伤在左胸。”金羽摇头,“不过边上的侍女突然出手,制住了这个挥刀的傻蛋。”
   这里是千红夫人的地盘。她要是不能保证来宾的性命安全,谁还敢再来?
   “而后千红夫人就冒了出来,指着这人说他违反山庄禁令,必要承担后果。这人不服,大嚷大叫,争辩对手坑害他。但千红夫人说,规矩就是规矩,对方没犯规,山庄不予追究。话音刚落,侍女突然夺刀,剁下了这人脑袋。周围的人都是大吃一惊。”
   本地主人的规矩,千红山庄内不得动武、不得杀人。来宾违反规则,也要受到惩罚。
   “犯规就杀人,这也是好大的威风。”千岁冷笑。
   燕三郎问:“然后?”
   “没有然后了。”金羽耸了耸肩,“人死了,事情就告一段落。千红夫人走了,公平大厅内该玩的人继续玩,不过收敛多了。”
   “想来也是这种结果。”千岁唔了一声,“千红夫人在杀鸡儆猴呢。”
   立威最好的办法还是杀人。千红夫人说过,这是法外之地,她的地盘她作主。
   现在,大家终于把这句话当回事儿了。
   两个手下也回去洗沐更衣,用了些饭食。燕三郎看了看屋里的沙漏:“走吧,洗尘宴快要开始了。”
   每个精舍中都有一尊大型沙漏,用来提醒宾客时间。看天色在这里已经不管用了,两个时辰过去,外头的天空一成不变,既没有亮一点,也没有暗一点。云不走,太阳也不出来。
   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   如果这里有太阳的话。
   可以想见,千红山庄不会有夜晚了。
   幸好这里的窗帘子很厚。
   在金红森林周边沿湖而行,湖面都成了冰面,平坦开阔,燕三郎看见了兔子和郊狼,还有鬼头鬼脑的狐狸,以及——
   金羽突然嘟哝一句:“那是什么鬼东西!”
   远远看去,冰面上也有行人。但走近才发现,说是“人”也太勉强了。
   这东西比燕三郎还高出两头,浑身肌肉肿胀,有两张脸、三只手,暴睛凸牙,面目可怖。
   它从冰面上走进主道,经过一对男女身边。女子无意间回头,发现身后缀着这么一个东西,吓得失声尖叫。
   “叫什么?”这东西居然开口了,很是不耐,“再嚷嚷就把你吃了!”
   它声音低浊,看人的眼神果然也像看着一口鲜美小甜点的模样。
   这对男女仓皇退开几步,对身边侍女大叫:“有怪物,快赶它走!”
   侍女走得不紧不慢,一边安抚他们:“两位莫要惊忧,这位是饿鬼道的客人优蛮,不是怪物。”
   这也是客人?两人说不出话来。
   优蛮嗤笑一声:“愚蠢的人类。”不再理会他们,大步往前走了。
   不须千岁解说,燕三郎也记得这种生物。当初桃源的天隙裂缝里住满了越界而来的饿鬼众,林林总总种类繁多,这就是其中一种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