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6章 开直播了

 ,
   “咕嘟”,仅仅是两息过后,它被吸入的地方冒出来一颗蓝色的精华水球。
   附近有鱼儿游近,一口将它吞下肚,而后摇头摆尾飞快离开。
   望见这一幕,四座无声。
   座上宾变水中食,前后才几息功夫?
   侍女叹了口气,对众人道:“再次重申,请大家遵守山庄的规矩,方能保护自身。”
   那富商连连点头:“知了,知了,我能不能把赌注拿回来?”
   贪鬼死后,他越发清醒,望见自己扔进赌池的二十多年寿命,几欲吐血。
   对此,侍女的回答是:“抱歉,不能。”
   “可、可我是被这鬼蜮给上了身才、才……”富商大急,“非我个人所愿。”
   “但您摘下纹心链可是个人所为,没有别人强迫过你。”侍女声音平淡如水,“贪鬼只能放大你的欲念,却不能无中生有。因此种什么因,得什么果,入池的赌注不可作废。”
   富商扑通一声跌坐榻上,脸色比死人还难看。
   他快四十岁了,再扣掉二十五年寿命,回去人间还能再活多久?
   “这不公平!”富商竭力控诉,每个字都像是从嗓子眼里抠出来,“这千红山庄的规矩,一点儿也不公平!”
   侍女本要离开办事,听见这句话蓦地转过身来,盯着他道:“此话何解?”
   “我们根本不清楚池底的情形,两眼一抹黑在下注。”富商忿忿不平,“有些人情报多,赢的就多;我们手头情报太少,根本赌不赢他们。”
   他捏着拳头大吼,大厅里仿佛都是回音:“这是必输之局!”
   侍女眯起了眼。
   燕三郎心头一动,其神情和动作都与千红夫人很像。也就是说,千红夫人可以透过陶傀的耳目听、说、看,并且接受外界一切讯息?
   嘉宝善的顾虑,果然有些道理。
   “你说得有几分道理。”侍女放缓了语气,走到池边,“这样罢,你们靠近玩家,探手伸进他心球光芒的辐射范围内,沉心静气,就能望见他在水下的举动。”
   她边上恰好就是白夜,其身前当然有一枚缓慢转动、不断发光的金球。
   燕三郎当即走了过去,伸手探入心球的光芒之中。
   眼前金光一闪。
   下一瞬,公平大厅不见了,少年发现自己置身蔚蓝海底,身边竟是几条异种鱼类,互相厮杀不停。
   这是……白夜的视角?
   他静静看了几息,就退了出去。
   千红夫人已经走了过来,接下来就是亲自交代:“这样一来,能看见玩家举动,有助于各位下注前评估。但我也要提醒大家,目前在水底的玩家还有二百多人,两边时间流速又不统一,就算你们逐个观察,获得的情报也不完全。”
   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   这也是她一开始没有打开心球视界的原因。
   千红夫人又对富商道:“你的建议被采纳。作为奖励,我个人赠你十年寿命。”
   富商大喜:“能多给五年不?”
   千红夫人微微一笑,摊开掌,手心躺着一枚筹码:“拿走吧。”
   侍女上前,将筹码转送到富商手中。
   这场风波就算过去了。各玩家身边开始有众人围集,都聚在心球光芒内观看现场直播。
   燕三郎扫视周围,嘉宝善早就没了踪影,不知道躲去哪里。
   他也不好离开千岁身边——自从千红夫人开放这个新玩法之后,聚到这里的看客也不少,除了人类,还有各类神魔。燕三郎不会把千岁的安全都交到侍女手中,这还是自己盯着最放心。
   很快,玩家身边聚集的人群数量开始分化,有的多,有的少。
   像千岁、白夜、迦棱天等人,身边的看客就比其他地方要多出五倍不止。显然他们的历险更加精彩,更加惊心动魄,看起来也更有……胜率!
   这种指向作用非常明显,沙盘上的下注名次开始剧烈波动。
   也就在这时,陶浒忽然“啊”地一声大叫,跳了起来。
   他一下睁眼,露出惊恐之色,但很快就看清自己已在公平大厅二层,于是长长吁了一口气。
   燕三郎虽然关注千岁,但总分一点心神盯着他,这时就问:“被吃了?”
   “嗯啊。”陶浒心有余悸,燕三郎都能听见他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不止,“我们被人伏击,刚逃出生天,我就被……不对,是我的蛟儿就被拦腰咬成两截!”
   当时他的神识可就在鱼身上,亲历被撕裂的一瞬间,那种恐惧挥之不去。
   “我的蛟儿啊!”陶浒又强调,“我都养成蛟了,很快就可以化龙了呢!”
   蛟常被认作是小龙,他说这话也没错。“有痛感?”燕三郎很是好奇。
   “有感觉,但不痛。”陶浒打了个寒噤,“都这样吓人了,如果还有痛感,那谁敢玩啊!”
   是了,他们是玩家,不是鱼类本身。鱼儿遭受的创伤,他们不能真切体会。
   燕三郎暗自观察陶浒。到目前为止,这人的表现都符合人设与背景,当真就像人间来的普通富商。嘉宝善所言,到底是真是假?
   “贺夫人呢?”燕三郎表面不动声色,“你们好像组队一起?”
   “是的。她……”
   陶浒一句话未说完,贺小鸢忽然往后一缩,睁开了眼。
   “该死!”她抹了抹脸,“就差那么一点儿!”
   她也被淘汰出局了。
   边上顿时一阵哀嚎声。给这两人下注的,都打水漂了。
   贺小鸢不理会这些杂音,只问陶浒:“胖子你跑什么,怎不给我打掩护!”
   “我那方向冲来三个对手……”在她瞪视下,陶浒一脸理亏,声音越来越小,“对不住,我慌神了。”
   贺小鸢气得长吐一口气:“只差那么一点,我就能反杀!”
   “现在不要再进。”燕三郎打岔,“强者基本定型了。”
   他们现在再进,又要从幼鱼开始,已经落后太多。人家的优势,追不平了。
   “嗯。”贺小鸢很是惋惜,但没打算再试一把。她看向千岁,“好极,千夫人还在里头。”
   燕三郎教会他们观战之法,两人都是一脸新奇,伸手探入光球当中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