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9章 单刀直入

 ,
   立在后头的千岁忍不住笑了。白夜这才叫作胡说,他能戳穿郎中的假话,只不过是进入游戏之前居高临下,先看清了进出流波寨的几条山路而已!
   他们还在公平大厅时,出云山缩小若干倍,只是一座缩微模型。只要宾客有心,从上往下俯视,再结合千红夫人的点拨,确有可能统揽全局、早定规划,做到成竹在胸。
   想取胜,许多功课都要做在前头啊。
   千红夫人的提示,是随随便便给出来的么?
   白夜接着又道:“这郎中带我们绕远路,当然是为山匪争取更多时间。方才我见到远处有烟火燃起,我们的到来已经惊动山匪。前路或有埋仗,不可不防。”
   那蛇形巨岩十分雄伟,即便他们绕回中路,也依旧能在夜色中望见。
   胡奇山凝视着它道:“这里地形真是险恶。”
   官军又做了些布置,前进的速度适度放慢。
   这边白夜退回千岁身边,借着雨声的掩护问她:“从力量对比来看,出云山匪不占什么优势。你那小情人要没什么过硬的本事,这一局怕是输定。”
   “力量对比?”千岁好笑,“你我站在出云山中,人家的地盘上呢。”
   “人类的山匪我没打过交道,但修罗道的强盗窝,我端过不下百个。”白夜轻嗤一声,“都是乌合之众。除非人类比傀人和阿修罗都强一点。”
   “山匪不需要胜利,只要首领逃离出云山就行。”阿修罗就是傲气,千岁提醒他,“苏令文前脚踏出地界一步,这一局就算我们输了。”
   她不待白夜开口,就接下去道:“你看这都尉胡奇山,对出云山匪也不曾轻视。他剿匪多次,知道对付地头蛇不容易。”
   胡奇山剿匪立功多次,据说上一次平定的匪帮比出云山匪更加强悍,人数至少是后者的两倍以上。最后一役,胡奇山自己都受了重伤,养了小半年才好。
   这回奉命剿杀出云山匪,胡奇山事先也做过不少功课,尤其将地方两次剿匪的失败记录都反复查阅。
   白夜笑了:“说起两边首领,我看苏令文出身低微,也不是个精细人。”
   千岁忍不住呼出一口气。
   这又是出云匪帮的一大劣势。
   获知这些资料后,她也觉得这个游戏好像有些一面倒的嫌疑。
   燕小三那一方,也太难了吧?
   白夜看着她,忍不住道:“先知预言那件事,你查清眉目了么?”
   “还没有。”千岁摇头,“但我和燕时初同进‘雨夜大逃杀’,这事儿本身就有些蹊跷。”
   白夜顿时来了兴趣:“怎么?”
   “现在可不是聊机密的好时机。”千岁没好气道,“你忘了心球视界?公平大厅里的人可能正在偷听我们说话。”
   上一个游戏,别人能用心球视界窥探水底世界;这个游戏,他们就可能用同样的方式来跟踪“雨夜大逃杀”的进程。
   “来谈点不怕公开的事儿吧?”千岁话锋一转,笑眯眯问他,“你是为打败重潼,才进入千红山庄?”
   这也太……单刀直入了吧?连白夜都有些吃不消。
   他皱起眉头:“千红山庄是机缘之地,或有巨大提升。不仅是我,来此的六道中人哪个不抱着这种心思?”
   千岁笑而不语。白夜答得十分巧妙,现在他的修为直追重潼,若在千红山庄又有奇遇,比如今次获胜之后赢一票大的,很可能就修为暴涨,一举超过大领主重潼。
   到那时,他必定要争取与自己修为和野心相匹配的地位!
   所以,他其实并没有否认千岁的推测。
   此时队伍正好走过一处转角,前方的士兵忽然往远处一指:
   “看,有光!”
   黑沉沉的远方,或许是山脚下,有灯光星星点点。
   在这凄风苦雨的黑夜当中,这点儿光让人心头为之一振:
   “找到了!”
   偌大的出云山腹地根本没有别的村子,前方出现的灯火人家,只可能是流波寨!
   就连始终沉稳的胡奇山,这时也忍不住催促队伍加快了脚步。
   他们果然选对了近道儿!
   “还挺远呢。”千岁喃喃低语。都说望山跑死马,那点灯火看着凄迷,山路又是九曲十八弯,官军真正要走到那里,路还长着呢。
   再说这里距离对方老巢很近了,出云匪帮总不会毫无防备吧?
   前方突起骚动,山顶上隆隆作响。比门板还大的巨石,一块接一块滚下了山坡。
   更响的是前方士兵传来的大声呼喊:“敌袭,敌袭!”
   山顶上隐隐现出了火光。
   巨石滚落下山,官军纷纷避让。在狭窄的山道上,这很不容易。
   就在千岁和白夜眼皮底下,两块堪堪砸到山路的巨石突然“轰隆”一声,炸开了!
   周遭急急忙忙避开的十几个士兵,还来不及叫唤一声就被炸上了天。
   这些滚石里面居然还藏了火药?
   “不要怕,冲过去!”胡奇山高声下令,“山顶位置有限,藏不了多少巨石!”
   冲过去就好了。
   白夜也冲上前去,胡奇山的副将被派去北路了,这里就由他代行副职:“弓箭手呢,照准火把射,敢露头的全都给我射下来!”
   终于开始了?千岁精神大振,回看身后的诸位团友,大家眼里都闪着光。
   这一局游戏的序幕该走完了吧,正剧要登场了么?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千红山庄,公平大厅。
   大厅正中,微缩版的出云山无端冒出一点火星子,而后有黑烟袅袅而起。
   尽管放在整座大山当中看起来无足轻重,眼尖的观众还是哇哇叫:“打起来了,打起来了!”
   许多人动用心球视界,第一时间看场内直播去了。
   嘉宝善走去官军团一名玩家身边,这人没什么名气,又在角落里,所以周边围着的人少,仅有两、三个。
   他这里才站定,边上就有人过来了。
   嘉宝善眼角余光一瞥,见到了陶浒。
   “燕时初的手下呢?”
   “不用担心。”陶浒的声音很轻,“他们都在东北角观战,前头人多,把我们挡得严实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