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3章 当面对质

 ,
   燕三郎一边细听,一边走进屋中。
   屋里好些人,少年的注意力全放在床上。那里半坐一个十来岁的少年,身体瘦弱,皮肤白皙,颧骨突出,看起来风一吹就倒的模样,与其他山匪很不相同。
   他喘得很凶,边喘边搐,好像随时都会一翻白眼昏过去。
   燕三郎注意到,他眼下一圈浮肿,带着病态的晕红。
   苏令文就坐在床边,握着儿子的手轻声安慰。
   这个时候他哪里还像个悍匪头子,充其量只是忧心独子身体的父亲。更何况出云山匪现在两头作战,官兵的威胁一直还未消褪。
   这节骨眼儿上,苏可发病很不是时候。
   另有一人立在床尾,神态恭敬又焦急。燕三郎认出,这就是流波寨唯一的大夫石鸣。
   “药煎好没?”石鸣眼角余光扫见傅兴,不由得连声催促,“快快,拿过来!”
   在燕三郎帮助下,傅兴早把药物煎好,这时就拿出一只小药罐子往前走。
   他走去床边,石鸣就伸手来接。苏令文扶起儿子,亲手将黑乎乎的药汁喂他吞服下去。
   苏可打摆子一样,药水洒了大半,但好歹也灌下去几口。
   约莫十几息后,他的症状就平复下去,手脚也不抖了,呼吸也顺畅了。
   “今回见效比平时快多了。”苏令文开怀,赞了石鸣一句。
   石鸣立刻笑道:“是大少爷有福气!”
   这话本是谦语,他和苏令文都不往心里去,哪知边上忽然有人老实不客气地接了一句:“险些被毒死,还叫作有福气么?”
   这话说出来,四下皆惊。
   立在下首的杨威定睛一看,开声的男子身材五短,满脸大胡子。他脸一放,声一沉:“孔友你胡说什么,滚出去!”
   燕三郎反而排众而出,走到傅兴身边:“大少爷原本只是一点哮喘,这些年病情越发严重,皆因石鸣长期给他服用慢性毒物。”
   屋子里安静得落针可闻。
   旁人看向燕三郎的目光,总结起来就五个字:
   “这厮疯了吗?”
   石鸣呼吸一顿,却笑出声来:“你说什么,我下毒谋害大少爷?”
   “是。”
   杨威吓得呼喝左右:“把他拉下去,别教他在这里发疯!”
   几名匪徒正要上前,苏令文却摆了摆手:“且慢,让他说下去。”转而对燕三郎道,“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我把你肠子拖出来喂狼,还要你亲自看着!”
   这般凶残酷刑,他说出来却平淡如水。
   燕三郎当然不会被他吓住,伸手一指石鸣:“我要是有理有证,喂狼的就是他,对吧?”
   苏令文看了石鸣一眼,点了点头:“对。”
   石鸣脸色变了:“帮主,您莫听这厮胡言。他一个五大三粗的喽罗兵,懂什么医理!”
   这也是大伙儿的心声。
   孔友在寨里多年,一直都是个安分守己的小兵,充其量就是杀人越货时卖力点儿。跟其他大老粗一样,他最多识一点儿山中的跌打草药,至于怎么治哮喘,却是一窍不通。
   更不用说,辨毒这种高级手段了。
   所以这家伙是失心疯了吗?官兵大举来袭,导致他压力过大、精神失常?
   燕三郎不理会旁人目光,从怀里掏出叠得四四方方的纸笺:“这是石大夫平日开给大少爷的药方子,傅兴照方抓药煎药,每日一次,对不对?”
   傅兴点头的同时,这张药方也交到苏令文手里。他打开来看了两眼:“有什么问题?”
   “您看到方子里写着’鬼见草’么?它的确是治疗哮喘的对症药物,但寨子药房里的鬼见草,却是这个样子的。”燕三郎向傅兴看了一眼,后者赶忙拿出药房里的草药,呈给苏令文。
   几根草药而已,有什么说道?
   不待苏令文发问,燕三郎就接了下去:“鬼见草的根茎是浅白色的,您手里这几棵却青得近紫。”
   话音刚落,他眼角余光就见石鸣脸色一白。
   苏令文还是不明白:“这说明?”隔行如隔山。打家越舍他在行,这辨别草药么,这里所有人都是门外汉。
   “鬼见草是一种很灵敏的草药,茎叶的颜色会根据土质而变化。”燕三郎拈起一棵鬼见草,“它转作浅紫,说明地土里含有砂汞。”
   “砂汞?”苏令文沉吟,这名称怎地听起来那样耳熟?
   “俗称铅精,又叫水银。”燕三郎提醒大伙儿,“这东西不稳定,有毒性。”
   “有毒”两字一出,苏令文目光如箭,直射向石鸣。后者脸色很不好看,却反驳道:“头一次听说!你就凭空臆想罢?”
   “这有何难?”燕三郎笑道,“取银针一试便知。”
   银针不独是大夫才有,苏令文瞪了石鸣一眼,派人随意取来一枚,照准鬼见草的根茎扎了下去。
   待拔出来一看,针尖果然变色。
   只黑了一丁点儿。
   但毒素就是毒素,苏令文怒极反笑:“好,好你个石鸣!拿下他!”
   石鸣大惊,指着燕三郎就道:“鬼见草是傅兴拿出来的,我药僮被他买通,在草里动了手脚、注了砂汞!”
   这也不无可能。
   傅兴不干了,上前一步道:“方才大夫让我去煎药,还特地交代我今次不要抓鬼见草。当时阿标就在一边,也听见了!”说罢,往边上看热闹的人群一指。
   被他指中的少年只有十三、四岁,先是一怔,而后点头:“啊是有这么回事儿。我记得石大夫说,今次不要抓鬼见草了,多抓一钱土茯苓。”
   “土茯苓通常用作治花柳、驱汞毒。”燕三郎侃侃而谈,“大少爷又没有花柳病,土茯苓对哮喘也不大对症,石大夫取这味药做甚?
   石鸣怒道:“你胡说……”
   燕三郎一气呵成:“大少爷发病,你反而把治哮喘的鬼见草给剔出去了,可见你知道这味草药有些不对劲;你又把土茯苓加入进来,显然想用它中和砂汞的毒性。”他作了个小结,“总之,你不想大少爷暴毙当场,才给他中和一下毒性、减缓病症。多年以来,你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吧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