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6章 商议

 ,
   手下劝他撤离,可见匪军败象明显,颓势难挽。”燕三郎分析道,“他把两个儿子放到一起,说不定想让他们赶紧逃走。”
   这倒是很有可能。
   崔判官摇头:“人类真是有趣,自己都快死了,还想着以后的香火。就这么千百年来始终不变。”
   燕三郎敷衍地笑了笑。
   此时三人已经走到苏可住处。燕三郎走了进去,打热水浸泡几片药材,又取些粉末调和,要喂给苏青。
   孩子闻到浓浓的药味儿,扭头不吃。
   苏可接过药碗,好生哄劝,最后还是让三弟乖乖吃下了药。
   燕三郎亲手配制的药物,生效又快又温和。苏青喝药后打了个饱嗝,后背暖乎乎地,不久就打了个呵欠。
   “在床上睡吧。”苏可替他盖好被子,自己站下了地。
   燕三郎适时提醒他:“大少爷,您也需要休息。”
   这少年干净温和,没有寨里其他人的匪气,倒像个白面书生。何况燕三郎对于病人向来是中立而严谨的态度。
   苏可没有回话,只是上下打量他,又露出那种奇异的眼神:
   “你不是孔友吧?”
   燕三郎心中一震,脸上却显出惊讶:“大少爷何出此言?”
   “我见过孔友,也跟他聊过。”苏可摇头,“你不像。”
   这少年好生敏锐。燕三郎搜索记忆,想起孔友果然跟这位大少爷见过几面,但只是程式化的几句问答,从未有深入接触。
   孔友的身躯里面塞进了新的魂魄芯子,若是其至亲好友在此,应该能看出不同;但苏可对孔友不该有很深的印象才是。
   燕三郎也不跟他纠缠这个问题,委婉道:“像不像有什么打紧,能治好您的病最重要。”
   这时苏青已经入睡,呼吸声均匀。苏可给他掖好被角,才转头问燕三郎:“能不能拜托你一事,替我将母亲安葬了。”
   这少年可真好心。燕三郎还未答话,苏可已经指了指床上的孩子道:“我答应过他,要令母亲安宁。”
   这时候,燕三郎可不会离开他身边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,他走去大门外,对另外两个守卫道:“大少爷有令,你二人去后山把夫人好生埋葬。”
   那两人面面相觑。
   听说外敌都快打进来了,这节骨眼儿上还要他们去埋人?
   见他们不动,燕三郎立刻扯起了虎皮:“要我请大少爷出来么?”
   那可担不起。这两人一翻白眼,只好挪步后山埋人去了。
   燕三郎再走回来,让苏可熏吸一点药物,才对他道:“帮主对你们兄弟十分疼爱。今日官兵进山,战况紧急,帮主恐怕有意让你们兄弟先行离开。”
   苏可脸色一变:“这?”
   他看看苏青,立刻明白了父亲的用心。
   “我方才去药房抓药,听见帮主在青屋表态,决意留守流波寨。”燕三郎看苏可脸色大变,于是追问,“若你去劝,有几分把握能劝他离开?”
   匪徒们的输赢,他并不关心。决定游戏成败的唯一关键,就在于苏令文能不能活着离开出云山。
   只要能达成这个目标,燕三郎什么手段都能一试。
   苏可慢慢坐了下来,凝神苦想,好一会儿才摇头:“恐怕,我也劝不动。”
   他低声道:“父亲向来执拗,下定的决心九匹马都拉不回头。”
   “当真没有办法?”傅兴过来追问一句,“我们不想死啊。”
   苏可色变:“外头的局势,当真这么糟糕了?”
   “这话说出来,可能会被帮主斩了吧?”崔判官苦笑,“但官兵势如破竹,恐怕天亮前可以攻破流波寨。”
   苏可“啊”了一声,坐了下来:“那么我也不走了。”
   “好,好。”崔判官撇了撇嘴,“就算你这样表态,帮主也会命我们将你架下山去。你还是好好想想劝动他的办法吧。”
   进入游戏久了,玩家的本性逐渐流露,说话越来越不客气。好在苏可陷入惶思,也没计较他的语气。
   这里没有进展,燕三郎等人走出屋去。雨水连绵不绝,大伙儿身上湿答答地,更添烦躁。
   崔判官忍不住骂了一句:“短见又愚蠢的人类!”
   燕三郎转头看去,他才摆了摆手:“哦,我不是说你。”
   傅兴也道:“这么软绵绵地办事太难受!依我看,不如趁乱偷袭苏令文,将他架下山去!”
   “在丛山峻岭走夜路,要在后有追兵的情况下架着不情不愿的土匪头子离开出云山?”燕三郎啼笑皆非,“你不觉得难度太大?”
   傅兴瞪眼:“你行你说,那怎么办?”
   初入游戏的谨慎渐渐褪却,他们开始恢复本来性情。
   燕三郎牢记这些客人多半都是非人生物,就算是人,也与常人大不同,不能用寻常道理套用其身。
   “水路。”他也有个模糊的想法,“南边数里,双龙河交汇。一旦下了水,追兵可就不容易追上来了。”
   “怎么让苏令文下水?”崔判官瓮声瓮气,“我记得你们人间有个笑话。一群老鼠想出来对付猫的办法,就是在它脖子上挂个铃铛,这样老远就能听见猫儿走近,再不会有老鼠被吃。可问题的关键在于,谁去给猫挂铃铛?现在我们也是这个问题!”
   “从长计议。”燕三郎目前也没有太好的办法。人嘛,总要尊重客观环境。
   实在没有条件,就算创造条件也未必能上啊。
   “现在我担心的是,官兵阵营的玩家也早就看过缩微出云山,知道流波寨南边就有水路可走。”他继续道,“若我是他们,就得想办法截断匪徒的水路,让他们插翅难飞。”
   “你没读过原身的记忆么?”崔判官笑了,“这里的河的确通往外界,但是,可不比山路好走。”
   他顺手往南边一指:“南部、北部和东部的水上树林诡异,每年雨季过后,河水在那里都会淌出新路子,本身就跟蛛网似地,又是三天两头就有河道改道。若非在这里天天行船的住民,外人驶船进来,哪怕技艺再高也会迷路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