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5章 土匪头子的心思

 ,
   这土匪头子微微一愕,怒火消去不少,伸手一指身边的矮榻:“放他下来休息,今晚就在这里过夜,哪里都不许去。”
   仆妇只得照做。
   此时外头又有匪徒飞快来报:“帮主,不好了……”
   苏令文满腹闷火正愁没地方出去,闻言一脚踹在他心窝子上,把这人踢了个原地后空翻:“会不会说话,谁不好了!”
   四周吵闹,床上的苏可“唔”地一声,眼皮半睁不睁。
   苏令文一把提起地上的斥候:“走,外头说去!”不要在这里吵闹病人了。
   两人都去了屋外,那斥候才强忍着疼痛报告道:“二当家在西线受伤了,这一回官兵好生凶猛,我们伤亡三百多人。”
   苏令文大惊,家事的烦恼一下就被公事冲淡了:“召集所有人去青屋,快。”
   他这么一走,苏可院里的匪徒也跟着走掉了大半,只留下三个守大门的。
   燕三郎喊了一声:“崔判官,进来帮忙。”
   那三个守门人之一就进来了——
   他正是地狱道的崔判官。
   燕三郎将他唤到侧房外,低声问:“后山发生什么事了?”
   崔判官方才轮值后山。只有他最清楚,苏令文方才都做过什么。
   “苏令文怒气冲冲赶来后山,提着个人直接冲入夫人的院子,然后我就听见尖叫声、哭喊声,而后是苏大帮主的怒吼,说我哪里对你不起,你要这么谋害我儿子!”
   “下人都尖叫了,他那夫人哭了几声,突然冷静下来,反而大笑‘亲人被害的苦,你终于知道了’?”
   燕三郎突然记起来了,苏令文的压寨夫人是从山下抢上来的。
   “你总说当年守诺放走了我的表哥,但后来有人告诉我,他没能活着离开出云山!”崔判官转述,“他夫人道,你害死了我表哥,我就害死你儿子作回报,很公平罢?”
   “后来我就听见苏令文不怒反笑:‘好,好,的确很公平!’然后院里的仆妇就放声尖叫。”崔判官耸了耸肩,“再后来,苏令文提刀大步奔出,我见他身上、刀上都有血迹,再进屋子里一看,那压寨夫人已经身首异处,她和苏令文的儿子站在一边发呆,眼睛都直了。”
   他往苏可屋里一呶嘴:“然后那小鬼就被送到这里来了。”
   “好消息。”燕三郎低声道,“苏令文已在考虑撤退准备。”
   崔判官和傅兴都有些奇怪:“怎么说?”他们怎么没看出来?
   “从这里到后山有些路程,孩子没了母亲,放在那里不便。”燕三郎进入游戏之前,牢记流波寨的地形,“更重要的是,苏可的院子距离南边的青龙河最近,如要撤退,从这里出发最是方便。”
   苏令文虽是个土匪,但对儿子格外疼爱,从他对待苏可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。
   “看好苏可和苏青,关键时刻可能有用。”燕三郎说罢就往屋里走去,“我们莫要久聚,苏令文现在疑心病很重。”
   他和傅兴走进屋里,见苏可已经醒来坐起,身后垫了个枕头,正与弟弟苏青谈话。
   苏青亲见母亲横死眼前,还是被父亲斩首,吓得魂不附体,这时得兄长安慰,才放声大哭。
   燕三郎在一边瞧着,发现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感情相当不错。
   俟苏青哭声渐小,又过去了很久。
   燕三郎得空就回望西边,眼下官匪就在那片黑暗中鏖战,援军又从流波寨源源不绝派出去,不知道现在战况如何,也不知千岁如何了。
   他总觉千岁应该就在那里,就活跃在战场上。
   “孔友。”
   苏可唤第一声时,燕三郎兀自出神,直到他喊出第二遍,少年才意识到病号在喊他,当即回头:“大少爷?”
   苏可看他的目光有点奇异:“有没有清心安神的药物,不损身体的,我弟弟需要。”
   苏青的哭声已经哑了,现在拼命打嗝,一张小脸憋得通红。
   苏可怕他伤心过度,撅过去。
   “哦,有有。”燕三郎站起来往外就走,去药房取材。
   药房就在青屋隔壁,他还能借机探听点情报。
   傅兴也跟了上来,显然跟他抱着同一想法。
   这一路走去,沿途所见,人人面色凝重。
   青屋在前,燕三郎和傅兴换了个眼色,一同走了过去。
   即有匪徒拦截:“喂,做什么?里面开会呢。”
   “小少爷要用药。”
   无论是大少爷还是小少爷,都是匪窝里好用的金字招牌。这人也不拦了,放燕三郎两人进屋。
   青屋里面不再济济一堂,只有十来人坐着。
   燕三郎走进,苏令文就停话了,皱眉问他:“你们做什么来?”
   “给小少爷抓些镇定止厥的药物。”
   苏令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让他们自去。
   燕三郎进了药房,随手关门,先抓几味药材,再把耳朵附去门板上。
   孔友的听觉可没他原身灵敏,外头的声音模糊断续,听得很不真切。他只知道外头你一言我一语,讨论有些激烈。
   最后是苏令文提高了声调:“老子说不走就不走,谁要再劝,提头来见!”
   这一记大吼过后,四座安静,果然没人再吭声了。
   过不多时,外间传来挪动椅子的声音。
   看来是散会了。
   燕三郎两人也拉开门扉,拿着药走了出去。
   趁着四周无人,傅兴小声道:“看来战况不妙,土匪干不过官兵。”,
   燕三郎点点头。从游戏之初,土匪们的结局就注定了,再挣扎不过徒劳。
   关键点在于,什么时候败?
   “现在刚到亥时初(晚上九点),距离日出只有四个时辰。我们得带苏令文逃出去。”
   从现在起,时间终于紧迫。
   “你判断错了,他不想走。”傅兴嘀咕,“这人犯的什么抽?”
   “走了能去哪?”燕三郎无端想起了得胜王和茅定胜,“悍匪下场,大多如此。”
   “你年纪轻轻,感慨倒不少。”傅兴揉了揉鼻子。这话从一个娃娃脸嘴里说出来,格外滑稽,但燕三郎和迎上来的崔判官都没心情笑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