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4章 处理结果

 ,
   原本官兵是赶不上苏令文的,出了缪毒这个大bug,双方距离一下就拉近了。
   “游戏中时刻都有意外发生。”千红夫人面色不变,“意外,本来也是游戏的趣味所在,现在‘雨夜大逃杀’更加惊心动魄,因此我认定接下来的游戏进程仍然有效。”
   她说出来就是官方定调,认为游戏应该继续进行。
   许多下注者面面相觑,有人不服:“他的行为已经改变游戏进程了,说不定连结果都变了!”
   “那么,依你之见?”
   “取消。”这人忿忿道,“重来!”
   其他宾客恼火了,纷纷出言反驳:
   “凭什么!”
   “游戏都进行到这了,缪毒也没用神通杀人,为何要取消!”
   押注阵营不同,立场就不同,各自站队的宾客立刻吵成一团。
   从人数看,押注官兵的占了多数;赔率是土匪更高,双方都希望优势更偏向自己一方。
   千红夫人不得不提高了音量:“安静!”
   她一张口,数百侍从也跟着齐刷刷高呼,声量一下就盖过了所有宾客,余音回荡在公平大厅,久久不散。
   “你也提到,‘说不定’。”千红夫人向着最初反对的宾客一指,“就目前而言,我认为‘一切照常’才是最优方案,就这样定了。”
   她这里一棰定音,旁人也不好再辩,毕竟这里是她的地盘,她在这里拥有的威能大得惊人。
   但是,押注土匪阵营的宾客,眉眼间都有些不服气。
   有人就道:“那么应该对这缪毒有些限制措施,立刻将他驱离游戏!”
   “对对,或者往土匪阵营再放进几人,以作补偿!”
   官兵阵营的投注者立刻反唇相讥:“胡说八道,缪毒本人又没想作弊,是游戏给他挑中的皮囊正好可以发生共鸣,处罚他作甚?现在收回异能也就算了!”
   “放什么人进去?游戏都进行到这里了,再胡乱破坏不合适!”
   眼看双方又要吵成一团,千红夫人冷冷道:“谁再吵闹,谁下注的阵营里立刻驱逐一名玩家离开游戏!”
   这话比什么劝架都有用,双方一起闭上了嘴。
   贺小鸢私下对金羽等人道:“听她所言,这种事从前在游戏中也发生过。”
   她没有特地避讳旁人耳目,站在一边的侍女立刻接话:“偶有出现,数千游戏中罕见一例。”
   傅小义倒没多大意见:“不这么做,又能如何呢?”
   都成既定事实,无论进退都有人反对,千红夫人除了宣布游戏继续进行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   陶浒早就踱过来了,这时笑眯眯表示同意:“意外永远存在,不能因噎废食嘛。”
   “你投注在官兵了?”贺小鸢问他,“投了多少?”
   陶浒说了个数字,连金羽等人都“嘶”了一声:“这么多?”这老小子不显山不露水,居然玩得这么大?
   “富贵险中求啊。”陶浒笑意不减,“好不容易来千红山庄一趟,当然要赚到钵满盆满回去。再说这次赔率不高,投一枚筹码最多就赚个小半枚,没啥意思,还得加些杠杆。”
   眼见侍女被其他宾客叫走,贺小鸢压低声音飞快问道:“你们觉得,缪毒施展神通真地只是意外?”
   陶浒面色肃然:“你怀疑?”
   “或许这游戏原本就有什么漏洞?”贺小鸢下意识咬了咬食指指节,“缪毒没有千岁那么聪明,可不排除他偶然找到方法。”
   “有道理。”陶浒拊掌惋惜,“只可惜,好像谁也查不到证据。哎,我再去看看,这游戏可真精彩。”说罢,他抬腿要离开。
   这一次,他往燕三郎的方向行去。贺小鸢道:“我也去。”
   定胜负的最终时刻到了,她可不会放过。
   和她抱同样心思的客人很多,因此游戏剩余玩家身边都被围得水泄不通。
   陶浒转头,恰好望见庄南甲等人站在几丈开外,眼里有理所当然的疑惑和询问。
   他微微一笑,仿佛意味深长。
   ¥¥¥¥¥
   小船行驶在开阔的水面上,崔判官忽然道:“后方不对劲。”
   关键时刻,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众人警觉。燕三郎往后瞥去一眼,只有漆黑一片,什么都没有。
   土匪阵营的玩家本来占了两条船,其中一条被他打发去沙洲伏击追兵——万一真地追来。
   船行速度很快,后头不应该有官兵追来才是。
   少年看了看崔判官,后者肃然:“心血来潮。”
   修行者的灵觉不讲道理,也不需要讲道理,但往往很灵验。燕三郎很重视他的感受,当即吩咐王老六:“熄灯,快!”
   夜色如墨、河心开阔,如果后有追兵,他们还点着灯,不啻于活靶子。
   王老六“哦”了一声,将船头灯给灭了。
   于是,整条白龙河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   众人静下心来,凝神倾听。
   可是白龙河并不是一条安静的河流,再加上近两日都下雨,周边水流奔涌之声不绝于耳,开阔的河心又是北风呼啸,想捕捉到其他杂音并不容易。
   这时燕三郎也怀念起自己的原身。普通人的听力,的确太弱了。
   “什么也没有呀。”傅兴听了好一会儿,连连摇头,“按理说他们也不该追得上。我们比官兵早出发那么多,中途还布下了伏兵。”
   苏令文冷笑:“小题大作!”
   话刚说完,燕三郎忽然竖指在唇前,猛地“嘘”了一声。
   看他神色凝生,傅兴不敢吱声了。
   “附近有东西靠近。”燕三郎声音压得极低,几乎被浪声盖过,“可能是官兵。”
   他望向苏令文:“他们一到,我们都得死!方才你也看见了,官兵一心要取你的性命。”
   苏令文脸色微变,也闭起了嘴。
   官兵和土匪天然就是死对头。方才箭雨嗖嗖,好几回直接往他要害招呼。苏令文不傻,也能感受到对方的蓬勃杀意。
   熄灯之后,河心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,仿佛什么也没有,又仿佛随时会有猛兽扑出来噬人。
   在他示意下,王老六也收起了桨,小船静静浮在水面,不发出一点声响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