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1章 报复

 ,
   燕三郎眼观鼻、鼻观心,就是不说话。
   可惜千岁和他相处太久,猜都能猜出他在想什么:“想知道什么,大大方方问出来。你问我就答,好吧?”
   燕三郎眨了眨眼,酝酿一下才问:“你进入游戏后的遭遇,都说与我听吧。”
   “咦?”千岁有些惊奇,“不独是白夜的?”
   燕三郎抿了抿唇。
   “好啦好啦,说与你听。”千岁见他下顎线条收紧,就知道这人又在生闷气。这时候还是安抚为主,针尖对麦芒可没有任何好处,“本来也要跟你交换情报来着。”
   能逗到他开口说话就行,后面都好办呵。而后,她就将雨夜中的经历一一道来。
   少年一直保持安静,中间不曾插话提问。
   他到最后才开了口:“白夜与重潼必有一战,并且就在千红山庄?”
   “那谁知道?”千岁耸了耸肩,“不关我事。”
   “你会帮忙么?”
   “当然……不会。白夜这人太骄傲,决战可不容别人插手。”
   燕三郎盯着她:“其实你也想帮?”
   “燕时初!”她坐正坐直,与他四目相对,“我和白夜若是有点什么,遁入人间之前就有了,不必等到现在。对我而言,他不过是游戏里的临时搭档,就如崔判官与你,并没什么特殊。”
   对她来说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没有中间态。
   可白夜对她呢,未必就是这样想的罢?这话,燕三郎没说出口,脸色却好看多了。
   坐姿不适,她在他怀里蹭了蹭,换了两个姿势,又叹了两口气,揉了揉自己的腰。
   少年目视前方,面无表情,但右手还是伸出去扶着她的腰,让她坐得更舒服点。
   这才像话嘛。千岁伸出粉嫩的藕臂,在他眼前晃来晃去:“你可真心狠,一弩就把我手臂给射穿了。”
   他射坏的是她么?分明是她的皮囊!
   燕三郎点了点自己心口,再指了指自己面颊:“你也没少下手,算起来恐怕还是你多些。”
   她有好些回就就瞄准他后心来着,好在他机警,都躲了过去。
   至于脸上、手上的擦伤,多得他都没空细数。
   千岁凑近了,在他面颊上亲了一口,又是一口,以示安慰:“还有哪儿?”
   红唇甜软、吐气如兰。
   不待燕三郎出声,她就恍然:“还有这儿是不是?”
   说罢,她就去咬他耳垂,很轻很轻。
   一边啃咬,一边吹气。
   吹到第二下,她就能感觉到少年身体绷得很紧,像游戏里她所用的弓,蓄势待发。
   “距离下一个新游戏还有两个多时辰。”她在他耳边昵声道,“这么长时间做什么好呢?光睡觉会不会太浪费?”
   他们都有修为在身,几天不睡都是小事。
   话刚说完,她就觉天旋地转。
   燕三郎揽着美人细腰,将她推倒在软榻上,自己也合身压了上去。
   他一向讷于言,敏于行。
   “慢点,慢点。”千岁呢喃,想伸手抚一抚他的脸。燕三郎却抓着她的手,五指相扣,一把按在榻上。
   经历一整晚腥风血雨之后,他们都需要情绪上的释放。
   趴在楼下的白猫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,就跳到院子的高墙上,伸了个懒腰。
   院外的侍女刚好端来猫饭,它开心地跳了下去。
   两个主人之间的游戏不好玩,它还是努力干饭吧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一阵风卷过来,吹动檐下小小的风铃。
   千岁睁眼,望见帐顶垂下来一枚小小香囊。
   侍女每过十二个时辰都会给它换料子,现在它散发出来的是清甜的柑橘香气,令人心情愉悦。
   她一醒,燕三郎立有所觉,锢着她的腰往自己怀里带,眼睛却还未睁开。
   这小子现在粘她粘得好厉害,千岁刚一动,燕三郎就彻底醒了。
   “不再睡会儿?”他声音有点沙哑,只迷糊半个时辰显然没歇够。
   “公平大厅快开新游戏了。”千岁揉了揉眼,他可太能折腾了,小睡的时间都很赶呢。
   “不去了。”燕三郎身陷温柔乡,压根儿不想动弹。
   “咦?”这话可真不像燕小三会说出来的,他一向精力充沛得令人发指,“你不想去看看幽魂都在做什么?”
   “不差那一两个游戏。”少年下巴在她头顶上蹭了蹭,“千红山庄的游戏一个接一个,不可能每样都玩到。”
   不说这些神降游戏,公平大厅里的赌桌游戏也是五花八门,花样至少数十种。除了贺小鸢和傅小义爱好此道,旁人几乎不可能玩遍。
   好吧,千岁嘟起红唇,有些可惜。
   不用亲自下场玩,但可以亲自去押注呀。
   两人安享片刻宁静,燕三郎才开了口:“对不住。”
   “对不住什么?”她明知故问。
   燕三郎沉默一会儿,才道:“不该胡乱猜疑。”
   想起白夜全程陪在她身边,他就闷火中烧。其实这两人之间什么也没有,他清清楚楚,可道理虽然都懂,心头的火气就是消不下去。
   尤其白夜投来挑衅的眼神,更是不能忍啊。
   “下回还敢不了?”
   少年摇了摇头。
   千岁似笑非笑:“还有呢?”
   “还有什么?”燕三郎明知故问。方才在他身体当中熊熊燃烧的,不止是情火。
   千岁掐住他的胳膊,左拧接着右拧,拧得他“嘶”地一声响。
   这厮坏透了,刚才欺负她,难受极了。
   还说他没报复她,呸!
   “算了算了,饶过你这一回。”这家伙出完了气也不会再找她碴了,千岁拍拍他的俊脸以示大度,“老实说,若非缪毒突然与皮囊共鸣,可以使出部分神通,‘雨夜大逃杀’这个游戏是官兵阵营输了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