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9章 到底有没有情报?

 ,
   在这期间,千岁把他投入时空通道之后发生的事儿都说了一遍,而后道:“我们都小瞧陶浒了。唔不对,是附在他身上那个圣人。”
   “从一开始就想偏了,我原以为他走不脱幽魂的天性限制,了不起是庄南甲、海神使之流。”燕三郎绞干巾子,擦去脸上的水珠,“是我的错,能击败苍吾使者的幽魂,不可以常理推断。”
   迷藏海国覆灭之后,苍吾使者曾经前去察看,却被幽魂大首领附了身。据弥留的官方说法,苍吾使者和这位大首领两败俱伤,一起毁灭,只有苍吾使者的躯壳保留下来,却也泯灭了灵性,最后变作了只受本能驱使的怪物。
   可现在的事实证明,这位大首领并未被消灭,只是躲了起来。这份隐匿自身的功力,甚至瞒过了无所不知的弥留。
   这就更可怕了。
   那时燕三郎年纪尚小,对于苍吾使者的能力并没有直观认识。现在想来,能打败苍吾使者、能瞒过弥留的天眼,这人的本事已经大到逆天。
   何况他还只是个幽魂,并没有实体真身。
   是以嘉宝善透露情报,说幽魂一族的“圣人”就附身在陶浒身上时,他首先用魂石戒指进行了测试,发现魂石并没有发光,心底对陶浒的怀疑就减了三分,毕竟魂石戒指一直都那么有效;其次,他对待陶浒的监视,也只是让金羽等人暗中留心,或者将这人直接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观察。
   可是,被附身的陶浒在众人面前根本没有动过什么手脚,游戏的进程却能按他的预想进行,甚至千红夫人也吃了大亏。
   燕三郎明白,说到底是自己和圣人的交手在层面上出了问题。对方施展的手段,和他根本不在一个维度!
   他没有按照千岁的提议,从一开始就下狠手。
   否则……至少他们眼下不会这样被动。
   这是他的重大失误。
   燕三郎记起一事,从颈间拖出了木铃铛:“对了,海神使来袭之前,天衡又发光了,派出的任务就是‘海神使’三个字;待我返回这里,任务又变作了‘千红山庄’。”
   木铃铛发的光,除了他也只有千岁才能看见,后者啧啧称奇:“这么来回走一趟,它又正常了?”
   “看起来是的。”燕三郎将木铃铛放回衣襟内,顺手指了指嘉宝善:“千红夫人准备怎么处置他们?”
   “杀了。”嘉宝善瞪大眼睛的同时,千岁却轻描淡写,“海神使已经进入山庄,千红夫人不会坐视这些幽魂力量壮大。”
   除了嘉宝善、庄南甲,下落不明的“圣人”,现在还多了一个武力值爆表的海神使。无论是燕三郎、千岁还是千红夫人,都很是头疼。
   “勿庸置疑,海神使是被接回来的,千红夫人必会阻止幽魂们的会面。”燕三郎看向嘉宝善,“这是你最后的开口机会,我还能在千红夫人那里替你美言几句。”
   他叹了口气:“时空壁垒又不是你打开的,何必给人作替罪羊?”
   嘉宝善方才瞪眼过后,又开始低眉垂目、充耳未闻。
   千岁轻轻“啊”了一声:“对了,千红夫人找你,想说说下一个游戏世界。”
   “好。”燕三郎起身走到门边,才发现千岁立在原地,并没有跟上。
   他目光微动,但是话到嘴边就变成:“对了,来路上听说,白夜和修罗道的大领主闹出一些矛盾。”
   千岁奇道:“何时?”
   “方才你还未出来时。仿佛是两人的手下对赌,起了争执,接着就引出两人对峙。”
   打了小的,出来大的。
   说罢燕三郎耸了耸肩,迈过低槛,没忘随手带上门。
   ……
   另一间备料室。
   烛火烟直,静得像画儿。
   屋里全封闭,莫说窗子,连门都没有。
   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   庄南甲坐在这里头好久了,这时长长吐出一口气:“空气不太新鲜,能开门换换气儿不?”
   这里是千红夫人的地盘,她说墙上没有门,那就没有,庄南甲想跑都跑不出去。
   侍女没有回应。
   就站在角落,腰板挺得笔直,双目直视前方,过去这么长时间里,眼珠子都不转动一下。
   没有千红夫人赋能,她就是个实打实的陶俑,不会动,不会说话,不用呼吸。
   庄南甲第n次爬起来走动,并经过侍女面前,伸手去翻她眼皮。
   每具陶俑都很漂亮,连睫毛都是又长又翘。
   这是什么材质做成的,他有点好奇。
   不过庄南甲指尖还未触到对方眼皮,侍女就开了口:“你的时间到了。”
   这一下格外突兀,庄南甲也被吓了一大跳,退后两步问:“什么时间?”
   侍女不答,从袖中掏出一只拇指大的瓶子,将里面的液体倒在庄南甲的杯子里。
   杯中还有两口冷茶。
   “喝了它。”侍女面无表情,“发作迅速,无痛无感。”
   庄南甲苦笑:“这是要我死?扰乱山庄秩序,不是该长期监禁或者投入游戏么?”
   “你们所为,太过了。威胁山庄存在者,都要被消灭。”侍女指着毒茶道,“这是我最后的怜悯。你若不喝,就在这里窒息而死,或者换上更痛苦的死法。”
   “等等,你都不打算拷问一下?”庄南甲赶紧举手,“或许有你想要的情报呢?”莫说他是凡人,就算其他神魔恐怕也没法子在这里忤逆千红夫人。
   侍女眼都不眨一下:“有吗?”
   “……”要是回答没有,就会被一杯毒茶赐死吧?庄南甲无可奈何道,“……有吧。”
   “到底有还是没有?”侍女上前一步,“我要听实话,不得有半字虚言!”
   庄南甲不答反问:“夫人终于想起我了,方才很忙是么?”
   侍女淡淡道:“回答问题。”
   庄南甲摸了摸下巴。他和嘉宝善被捕后分拘两室,至少有两刻钟无人理睬。
   千红夫人可是能够分身成千上万的大能,可备料室角落的侍女却静悄悄地没有半点声响。那就说明,方才此地主人分心乏术,连拷问他的心力都没有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