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9章 无期暗牢

 ,
   这两位修罗道的大佬分别站在沙盘的最左和最右侧,面色凝重,都在聚精会神观察地形。两人虽然头也不抬,但千岁依旧可以感受到他们之间紧张的气氛。
   燕小三说过,方才千红山庄剧变时,这两人起过冲突。原本白夜和重潼之间的矛盾就已经很突出了,千红山庄的开放,更加重了彼此对立。
   传言传啊传就变成真的,看起来他们有意在这里分出胜负。千岁也觉得,如果两人之间必有一战,压轴的游戏就是最好的舞台。
   就在此时,公平大厅一层传来一阵骚动。好事的人群“呼啦”一声都围上去看热闹。
   千岁站在梯口凭阑临下,恰是个好位置。
   她低头一瞧,就看见角落的赌桌上起了纷争,两名侍女一前一后,把赌客围在中间:
   “交出来!”
   那赌客是只饿鬼,身高一丈,在娇小的侍女面前却没什么威势可言。他眼睛瞪得很圆:“交什么!我正经玩游戏,又没出千!”
   侍女正色道:“你是没出千,但方才趁乱拿到了不该拿的东西,请交出来罢。”
   不该拿的东西?众人疑惑。
   “不知你说什么!”赌客理直气壮,“不信?你来搜身呀。”
   侍女上前一步,果然要动手。
   她的神情木讷,但千岁还是看出一丝阴沉。
   她有情绪,就代表千红夫人不高兴了。后者已经非常疲惫,在这非常时期还要努力维持千红山庄的秩序,抓捕各种偷漏,心情怎么能好?
   “慢着!”赌客后退一步,“先说好,要是没搜着就是你理亏,山庄大了欺客,你得赔偿我十年修为!”
   侍女点头:“好。”
   于是赌客双臂高举:“来呀。”果然坦荡荡让她来搜。
   千岁皱眉。这种闲事她本不该花时间多看,但她下意识觉出不对。
   修罗道和饿鬼道的界限并不十分森严,这名赌客唤作渠应,在千岁任领主期间来过修罗道,是个没什么原则的掮客。
   这厮给人牵线搭桥做买卖,易手的东西千奇百怪,千岁更是听说他名声不好,有时遇上买不起的宝物就亲自下手去盗。
   千红山庄常见六道至宝,他在这里觊觎什么宝贝,那是一点儿也不奇怪。
   但他居然敢在千红夫人眼皮底下出手?
   两个侍从一起动手,把赌客渠应从里到外搜了一遍,连靴子都没放过。
   结果并不让人意外:
   没有。
   他身上没有所谓的“不该拿的东西”。
   渠应一边穿靴一边咧着嘴笑:“没搜着吧?十年修为拿来!”
   旁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。
   这十年修为来得也忒容易了吧?
   结果侍女面无表情转头,看向他身后丈外一名客人:“你,上前来。”
   这人生得干瘦,也是饿鬼道客人,闻言反而后退一步:“干什么?”
   “你们是一伙儿的。”侍女走上前去,“在他身上搜不着的东西,或许在你这里。”
   “胡说八道!”这人满脸怒色,“千红夫人你疯了么,到处给人乱栽赃!”
   这话换在半天之前,他是万万不敢讲的。
   几名侍从穿出人群,将他围在中间:“你不说含血喷人,却说栽赃,是承认自己身上有‘赃’么?”
   不待这人回应,他们紧接着又道:“你和渠应进入千红山庄以来,在公开场合至少聚首四次。合理怀疑,你们协同行事。”
   “胡说八道,凑一起说过几句话就是同伙了?”这人大怒,提高嗓门,“大伙儿都来看,欺市霸客,这就是千红夫人的待客之道……”
   话未说完,几名侍从一起出手。
   这人奋力反击,可惜修为平平,没几下就被压翻在地。
   侍女在他身上一阵翻找,最后搜出一个布袋,把里面的东西往赌桌上一倒。
   乒里乓啷,金属掉落的声音。
   围观群众一看,好家伙,居然是黄金天秤!
   此前已经有人试盗黄金天秤,被千红夫人逮了个正着,人也丢进监牢里去;这瘦子与前车之鉴不同在于,他偷取的这具黄金天秤已经碎了,裂成了好多块,连外形都不能保持完整。
   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   看客看到这里,“哎”地一声都散了。
   又是千红夫人占理,这人铁定被投狱,没有新戏可看。
   侍女指着黄金天秤碎片问瘦子:“还要狡辩吗?”
   瘦子结结巴巴,只得从喉间挤出几字:“我、我就是看它们已经坏了……想说既然没用,不如拿一个回去收藏。”
   方才千红山庄异变,好几张赌桌上的黄金天秤都坏了,或碎或裂,显然不能再用。
   “就算它坏了,也不是你能碰的东西。”侍女冷冷道,“站住!”
   后面两字,她是对渠应说的。后者趁她审讯瘦子,蹑手蹑脚就往外走,结果又有两个陶俑站上来,一前一后挡住他的去路。
   侍女转向瘦子:“给你一个机会,指认他,你的刑期减半。”
   瘦子战战兢兢:“我原本要受什么刑罚?”
   “无期暗牢。”
   瘦子大惊:“我、我就偷个坏掉的物件,为什么被判顶格处罚!”
   千岁听得一惊:无期暗牢是最高处罚?
   “你错了,最高处罚是直接斩首收魂。”侍女冲他一笑,“你要是指认同犯,我只关你十几年,下一次千红山庄开放就让你出狱。”
   “好好。”瘦子连连点头,“就是他,他就是我的同伙!渠应趁你不备顺走桌上的天秤碎片,说拿回修罗道可以卖个好价格。他又怕你发现,就让我掮过去。”
   赃物一旦转移,渠应就安全了。
   但他没料到,千红夫人依旧心细如发。
   被瘦子这么一指认,渠应面如土色:“这是诬陷,他只想脱罪!”
   然而无人理他。侍女走上前来:“认罪不杀,否则……”
   她身上杀气凛然。
   渠应修为平平,又知道自己站在千红夫人的地盘上,根本逃无可逃,这里也没人同情他,只得乖乖就擒。
   他愁眉苦脸:“你要罚我什么罪?”
   “死罪可免。”侍女宣布,“你得去无期暗牢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