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5章 被改变的世界

 ,
   总有人心态切换不过来,还觉得自己进入的只是个游戏。
   燕三郎也赞同:“这是冒险,是生死考验。”
   缪毒问他:“你既然刚来,可从外头带进有用的线索么?”
   “看到玩家们的尝试了,也看到妖族的分布。”
   “好极,这正是我们所需。对了,你找见那颗心脏的下落没有?”缪毒面色严肃,看了窗外一眼。
   窗外就是丰收的田野,农人、茅棚、鸥鹭,一派平和。
   谁能想象,这里很快就要被战火血洗?
   “截至我进入游戏,没见过它出现。”燕三郎摆手,“坏消息是,游戏里也还未有人找到它。”
   “外部条件险恶,人多力量大。”缪毒认真道,“燕山长何不加入我们?”
   燕三郎也问得不客气:“你们进度最快么?”
   “至少我们探索得最远。”缪毒伸手一指,“往北。”
   “我在千红山庄观望,发现很多人都推断心脏被北方妖族所得。”这是燕三郎最想确定的重心,“迦棱天也是这般认为?”
   “不错。”缪毒也不讳言,“北方城池人口近六十万,比‘绿洲’规模更大,已经顽抗多年,几天前突然被妖族攻破。据逃出来的人警示,妖族力量大增,人类无力抵抗。”
   “北方妖族本就强大,但北城与它们交手多年,深谙其脾性和本领。若非事出突然,不会覆灭得这样迅速。”他舐了舐唇,“有幸存的玩家一路南下逃亡而来,言破城的妖王势不可挡,恐怕已经晋升帝级。”
   “这个节骨眼儿上,很难不引起大伙儿的联想啊。”他接着道,“迦棱天大人也倾向于这种说法,即是我们要夺取的那颗心脏已经为妖王所得,并且增强了它的实力。”
   千红夫人发布的任务其实是两个,有主有次。
   主任务即是要玩家带回苍吾之心。但她也给所有人提示,这颗心脏凑巧非常契合妖兽的体质,因此它会是妖族的香馍馍,人类想取回很不容易。
   幽魂也同样不容易。
   次任务,就是在游戏结束之前保住“绿洲”。
   话说回来,如果取不回心脏,“绿洲”恐怕也保不住了——这是千红夫人的原话。
   进入游戏之前,没人太把这句话当回事儿;可在这里奔忙多日,缪毒只想说,这任务真地坑爹!
   燕三郎问:“你们进来多久了?”
   “用本地时间来算么?”缪毒想了想,“十三天左右。”
   “北边城破,妖军南下?”燕三郎若有所思。在千红山庄来说,本地主人将苍吾使者的心脏丢入“绿洲”只是十几个时辰之前发生的事。但在这里,玩家已经奋战了小半个月。
   两个世界,时间流速不同。
   “是啊,北方妖军南下有两个避难所可选。但我想‘绿洲’会更危险,否则千红夫人不会指派这个任务。”缪毒面色凝重,“我们已在这里侦查小半个月,如果妖王的力量真如传说中那般强大,以‘绿洲’的实力是扛不下来的。所以这两个任务其实归结为一个。”
   燕三郎点头:“玩家进来这么久了,分出派别没有?”
   “当然了。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就有派系,哪怕是风雨飘摇的“绿洲”也不例外啊。缪毒轻声道,“时至今日,玩家已经分作十二、三派,自然我们迦棱天大人自成一系。”
   这次进入游戏的玩家,数量空前巨大,各方势力掺杂,全凝成一股绳是不可能的。
   “‘绿洲’也有察觉?”
   “这里的人也不是傻子,怎会对拉帮结派视而不见?”缪毒好笑,“畜道有十几个家伙太过明目张胆,结果被绿洲制裁,此刻还在矿山当苦力、吃鞭子,并有专人看守。我看,游戏结束前他们都不要想出来了。”
   燕三郎沉吟:“你们现在作何准备?”
   所有人的终极目标是抢回苍吾之心,但他们容身的绿洲又面临灭顶之灾。这项比赛,同时也是和时间赛跑。
   “各组都派人出去收集线索、打探妖穴。”缪毒擦了把脸,“剩下的要在这里协助守城。”
   燕三郎往湖中一指:“离民居这么近,也有水怪?”
   “原本已经清剿干净了,但最近一次帝流浆发生在七个月前。”缪毒叹了口气,“那时,本地人类已经自顾不暇,哪有余力再去剿灭水生妖怪?唔,方才发生什么事了?”
   湖区如此广袤,得动用多少人力才能将潜在危险都清除干净?
   本地人办不到。
   燕三郎将方才发生的事略述一遍。
   “那头鲾鳄刚转化为妖兽不久,不算强大,否则寒食方才也不敢下水。”他低声道,“你在千红山庄旁观游戏,也知道帝流浆么?”
   燕三郎点头:“一直很忙,只听手下说了个大概。”
   他和千岁一直忙着与圣人斗智,真没多少精力研究这个所谓的压轴游戏。也只有决定进入“绿洲”之前做了一小会儿功课,并听取金羽观战的心得和情报。
   不在局中,对时势的理解就远没有那样深刻。
   千红夫人又秉持中立态度,不能向他们透露太多,千岁对此意见很大。
   其实人类原本在这个世界也占据了霸主地位,尽管妖族一直存在,却长期居于弱势。这一点和大千世界差不多。
   改变种群力量平衡之物,就是突然出现的“帝流浆”。
   “这个世界的灵气原本就很丰沛,却又在二百年前拉开了爆发序幕,以至于摸不见、看不着的灵气竟然开始液化,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从天而降,如同雨水。”缪毒介绍得很平实,“这就是帝流浆的由来。”
   燕三郎一下就明白了:“即是高度凝练的灵气?”
   这里的灵气不仅是“如有实质”,甚至都液化为实体了。作为异界人士,他是好生羡慕。
   “不错。这玩意儿也不是谁都能消受得起,飞禽走兽只要吃进一滴帝流浆,九成会立毙当场,但剩下的一成能扛过效力,从此就脱胎换骨、蜕化为妖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